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霍乱时期的爱情》翻译之争

2012年09月24日 19:2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李北辰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直译引质疑

然而,对于直译,却引来了些许质疑。或许因为马尔克斯天马行空的语言,以及老一辈翻译家的笔调已深入人心。读完杨版翻译,有人觉得新版《霍乱时期的爱情》丧失了马尔克斯语言的美感和力量。网友“奔跑的蓝”认为:马尔克斯引进中国的作品里,《百年孤独》无论旧版还是范晔版,再或者《我不是来演讲的》,都能强烈地感觉到作者充满南美潮湿的雨林气息的语言风格,可谓一脉相承,非常马尔克斯,但到了新版《霍乱时期的爱情》似乎断了。

某媒体文化主编也表示:“新译本太过平庸,以至让人怀疑马尔克斯的写作水准,好在有之前的译本参照,让读者得以看到了天才的写作和野心。”

事实上,在一个习惯论资排辈的社会里,当年轻译者的“对手”是老一辈翻译家时,尤其在文学领域,招致争议可谓在所难免。

面对质疑声,新版《霍乱时期的爱情》责编黄宁群告诉本报记者:“质疑者可能未必读过原文,《霍乱时期的爱情》和《百年孤独》本身就是两部风格迥异的作品,杨玲老师已经译出了马尔克斯文字的魔力。读者不能总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新生代译者,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学问不够。”新版《百年孤独》译者、三十岁出头的范晔也对记者说:“所谓新一代是相对而言,年龄肯定不是评论译者最重要的指标,一位前辈译者与另一位之间的差异可能远大于与某个”新生代“之间。”

对于永恒的译本比较问题,在发布会尾声,作为主角的杨玲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老一辈翻译家有他们的语言风格、他们的社会文化背景,我可能没有他们那样的底蕴,但我有的是20年来中国的变化带给我的一些新鲜感……真正完美的翻译是不可能的,翻译只能像数学上的极限一样,不断贴近作家的意思,何况是我这样年轻的译者。”

杨玲自信而腼腆地说道。

翻译人才流失

杨绛先生曾说,翻译是一项苦差事,得同时伺候两个主子,一个主子是原文作品,另一个主子是译本的本国读者,他们要看到原作的本来面貌,却又得依顺他们的语言习惯。钱钟书先生更是把翻译比作“戴着手铐和脚镣跳舞”。的确,翻译是一个寂寞的行当,就像陈众议所言,无论译得多好,似乎都是作家的功劳。

无可避免的,当老一辈翻译家退出舞台,像杨玲和范晔这样的年轻译者势必将承担更多重任。无论你喜不喜欢他们的翻译,都必须珍惜他们的存在,因为现实摆在面前:拉美文学翻译人才正在流失。

早有媒体报道,由于缺少优秀的译者,相比于英文和日文在国内的大量引进,拉美文学的引进少得可怜。事实上,拉美文学翻译的辉煌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云南人民出版社的《拉美文学丛书》为代表,涌现出很多高质量的拉美文学翻译作品。这之后,发展势头日渐式微。

而今,大多数拉美文学的译者全凭兴趣,多年不变的千字几十块钱的翻译费还不足以谋生。对此,范晔表示:“其实至少在西语界,并不缺少人才。如果存在也应该和报酬有关,我的一位学子说过,喂耗子料而求千里驹,岂可得乎。”

黄宁群编辑也对记者说,由于文学翻译的报酬不及商务翻译,很多小语种专业毕业的同学不愿意去做文学翻译。青年作家、翻译于是(笔名)更是告诉记者:“文学翻译作者在这个时代没有受到公正的待遇,新一代学子就无法心安理得地选择语言艺术作为自己终生钻研的事业。浮躁的社会里,要人安心翻译大量小语种作品,却不给人活路,人才必定流失,文学翻译的质量和数量也必定堪忧。”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霍乱时期的爱情 翻译 杨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