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不知道能不能管这种感情叫执念

2012年09月27日 18:07
来源:豆瓣 作者:cigarra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第215页

已经太迟了:机会曾经就在那辆骡子轨道车上,后来也一直在她所坐的这把椅子上,而现在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上,在为他干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被鄙视,为他忍受了那么多肮脏的勾当之后,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尽管他原本比她年长二十岁:她为他衰老了。她是那么地爱他,她愿意继续爱他而非欺骗他,但她不得不以一种更残酷的方式点醒他。

第378页

城市的灯火已消失在地平线上。从漆黑的了望台上看去,平缓而沉寂的河水和一轮满月下两岸的草丛,都变成了一片泛着磷光的平原。偶尔可以看见一间间茅屋,旁边点着熊熊的篝火,示意人们在那里出售供轮船锅炉使用的木柴。对年轻时的那次旅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只保持着模糊的记忆,但河上的景象使那些回忆复活了,一幕幕争抢着闪现在眼前,宛如昨日。他给费尔明娜·达萨讲了当时的一些场景,以为可以使她振奋起来,可她只是抽烟,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放弃了讲述,让她独自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她不断卷着烟,一支接一支抽着,直到盒里的烟丝全都抽光了。午夜过后,音乐停下来,旅客的喧闹声也消散了,变成了枕边的窃窃私语。只剩下两颗孤独的心留在黑暗的了望台上,随着轮船急促的喘息声跳动。

过来好一会儿,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借着河水的反光看了看费尔明娜·达萨。她仿佛一个神秘的幽灵,雕塑般的侧影在微微的蓝色光芒下显得柔和甜蜜。他发现她竟然在默默的哭泣。他没有安慰她,也没有像她希望的那样,在旁边耐心的等待她眼泪流尽,而是有些惊慌失措。

“你是想独自待着吗?”他问。

“如果是,我就不会叫你进来了。”她说。

于是,他伸出冰冷的手指,摸索着在黑暗中的另一只手,找到它时,他发现它正在等待着。一瞬间,两人都非常清楚的意识到,这两只苍老的手都不是他们在相互触摸前所想象的样子。但片刻后,它们就变成想象中的样子了。她开始讲她已故的丈夫,用的是现在是,好像他依然活着。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明白,她是到了一个自省的时刻,她将带着尊严、带着高傲、带着无法抑制活下去的渴望自问,她要如何对待心中这份无主的爱情。

第400页

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听他说完。然偶他透过窗子看了看航海罗盘上那一圈刻度表,又望了望清晰的地平线,望了望十二月万里无云的天空和可以永远航行下去的一望无际的水面,说:

“我们走,一直走,一直走,重回黄金港!”

费尔明娜·达萨浑身一震,因为她听出了昔日那个被圣神恩典照亮的声音。她看了看船长:他是他们命运的主宰者。但船长没有看她,他被弗洛伦蒂诺·阿里萨那灵感的巨大力量震慑住了。

“您此话当真?”他问他道。

“从我出生起,”弗洛伦蒂诺·阿里萨说,“就没说过一件不当真的事。”

船长看了看费尔明娜·达萨,在她睫毛上看到了初霜的闪光。然后,他有看了看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看到的是他拿不可战胜的决心和勇敢无畏的爱。那份迟来的顿悟使他吓了一跳,原来是生命,而非死亡,才是没有止境的。

“见鬼,那您认为我们这样来来回回的究竟走到什么时候?”他问。

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是一天以来的日日夜夜,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直都准备好了答案。

“一生一世。”他说。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费尔明 感情 执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