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对话莫言:我的创作与中国乡村

2012年11月07日 14:08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莫言 张英

○在我们的故乡,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已经不存在了,或者即将不存在了,有些地方甚至提出几年内“消灭农民”的口号

○我爷爷那一代农民,地是自己的地,像养一个自己的亲人一样,保养它爱护它,让它永远贡献粮食

作家莫言自称回到了“手工艺人”身份。他放弃用了十多年的电脑,在43天的时间里,手写出近43万字的长篇小说《生死疲劳》。有媒体建议他去申请吉尼斯世界写作纪录。莫言对这个调侃很生气:“虽然小说只写了43天,但在我心里积累了43年。”

在这部没有后记的小说里,莫言讲了一个发生在家乡山东高密的“六道轮回”故事:1952年的土地改革中,一个叫西门闹的地主被枪毙。他一世转生为驴,“驴折腾”;二世转生为牛,牛犟劲;三世转生猪,“猪撒欢”;四世转生狗,“狗精神”;五世转生为猴,“广场猴戏”;六世转世为人,“世纪婴儿”。在半个世纪里,他不断回到他的村庄和土地上,看到了土地上惊天动地的变迁,也见证了在这块土地上人的命运浮沉。

在离开故土的30年里,莫言在文学上一直描写他生长的那块土地。1980年代末,《红高粱家族》写了“我爷爷奶奶”那代人;1990年代中期,《丰乳肥臀》写了“我爹”那代人;2005年,50岁的莫言用《生死疲劳》写了“我”这一代人。

在现实生活中,莫言成了知名作家,在北京安了家,还当上了山东大学带研究生的客座教授。但他发现自己仍然无法做一个彻底的城里人。他怀念简朴、单纯的农业年代生活。他家的客厅和书房里,摆着各种植物,阳台上的花盆里,还种上了葱和蒜。

“每年我都会回老家过年,我父亲、哥哥、嫂子、姐姐、侄子们几十口人都住在乡下。我的叔叔家的一头猪生了16头小猪,就会马上打电话给我,一头牛生了3个小牛犊,也会当作喜事告诉我。”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言 生死疲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