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莫言VS李敬泽:向中国古典小说致敬

2012年11月07日 15:35
来源:新京报 作者:莫言 李敬泽

[叙事]宏大叙事是每个作家内心深处的情结

●李敬泽:三位叙述者构成了复杂的张力关系,《生死疲劳》是一种重建宏大叙事的努力。

●莫言:《生死疲劳》看起来是向宏大叙事回归,事实上是螺旋式上升,高于原点,而不是简单地重复过去。

李敬泽:《生死疲劳》的叙述角度异常复杂,“大头儿”是近乎纯粹的精神,是巫一般全知的说书者,通天彻地。“蓝解放”是常人,是日常经验水平上的有限视角,小说中的“莫言”是个“知识分子”,没他什么事,但是瞎起劲,到处为故事提供似是而非的阐释,又像一个插科打诨的小丑。这三位叙述者构成了复杂的张力关系。

莫言:“大头儿”与“蓝解放”构成对立的关系,对话的关系,彼此消解,又互相矛盾,像一部复调。书中的“莫言”不纯粹是一个作家,他的出现是作为小说的叙述者存在。马原小说中早已有过这样的表达,“我是一个汉人”这是他的一个品牌。“大头儿”、“蓝解放”、“莫言”这三者构成三重对话关系,再现了乡村50年变化的历程。起码,在形式上,这比单一的全知视角要丰富,给读者提供想像和思考的空间更广阔,更是对历史的确定性的消解。多角度的叙事对小说的多义性提供了可能。不过,当时我仅仅是凭直感来写作的。

李敬泽:我感觉“大头儿”的声音还是压倒一切的,他丰沛、鲜明和全面,这使其他两种声音显得比较弱,实际上,真正有力的对话我认为是在“大头儿”声音的内部展开的,驴、牛、猪、狗,每一次转换都是新的一重调子。

中国的小说家常常把复调简单地理解为叙述中的自我“抬杠”,实际上复调是力求从总体上想像世界,它有宏大的总体性志向,在这个意义上,《生死疲劳》是一种重建宏大叙事的努力。

莫言:纵观小说发展的历史,到了托尔斯泰、巴尔扎克之后,史诗性的宏大叙事已经到达了顶峰。如果要写一部所谓的带有历史意义的作品,按照传统的现实主义的写法,显然是写了一个故事,仅仅是和过去的故事不一样。

即使天才的现实主义作家也只能写出一部跟《静静的顿河》类似的作品。在这样的境遇下,逼得现代作家在小说叙事上不得不另辟蹊径。

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外国的许多小说家挖空心思地尝试着离经叛道,是因为那些大师的作品已经到达无法超越的高度,新小说派也好,感觉派也好,福克纳也好,卡夫卡也好,都是在寻找另外的叙事角度,而真正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和真正的大师正面交锋,显然不是对手。但是,重建宏大叙事确实是每个作家内心深处的情结。所有的作家都梦想写一部史诗性的皇皇巨著。而我既不想落入窠臼,又舍不掉情结,还想独树一帜,所以《生死疲劳》只是另辟蹊径的一种努力。

《生死疲劳》看起来是一种重复,向故事回归,向宏大叙事回归,向全知视角回归,似乎昭示了小说历史或者说是文学历史的循环,但事实上这是螺旋式上升,看起来回到原点,其实高于原点。它毕竟吸纳了很多新鲜的元素,而不是简单地重复过去,更不是简单地回归。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李敬泽 小说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