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莫言VS李敬泽:向中国古典小说致敬

2012年11月07日 15:35
来源:新京报 作者:莫言 李敬泽

[观念]以东方“轮回”想像开掘中国魔幻资源

●李敬泽:在《后记》中你多次提到“悲悯”,我认为不太准确,它预设了拯救,《生死疲劳》不是要抵达拯救,而是力图抵达安宁,呈现的是“慈悲”。

●莫言:六道轮回是中国的魔幻资源,是一种无形但巨大的道德力量。我希望这部小说有一种波澜不惊的平静,慈悲好像就应该是这样一种东西。

李敬泽:《生死疲劳》中的轮回转世为小说提供了结构,也为全知视角提供了不断变化的纵深,主要叙述者转世为驴、牛、猪、狗、猴,眼光各不相同。似乎它们的目光也在由动物性渐渐接近于人性,转世为狗时,狗的目光和人的区别已经不大,狗兼备了人内心的复杂。

莫言:聊斋里也有过这样的故事。在《生死疲劳》中,西门闹作为被冤死的地主,急于转世,要讨个说法。随着他不断地转世,慢慢地他认同了动物性,而淡忘了最初他坚持的人性,反而是动物性越来越强,直至高过原有的人性。故事刚开始,西门闹转世成一头驴,但他认为他仍是一个人,对人世的仇恨时时控制着他,他以人的目光体察人间的一切,即使是驴还是以人的思考方式来介入一切,当他想去安慰他的媳妇白氏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只是驴叫。但转世为猪时,他做了猪大王,他很满足。关于西门闹的记忆,他渐渐淡化。转世为狗,他已得意于作为主席狗的身份,狗性越来越浓,控制着他的其他所有行为。当他最终转世为人“大头儿”后,只剩下一个局外人的身份。

李敬泽:所以《生死疲劳》的主题很复杂,它也是关于记忆和遗忘的小说,随着记忆渐渐消失,仇恨也渐渐消失了。在轮回的观念中,忘是很重要的,为什么要有轮回?某种程度上,就是为了让你忘,喝了孟婆汤,让你不要执著。

西门闹一次次轮回,就是为了反抗遗忘,但是同时,时间发生了效应,记忆慢慢消失。

轮回是一种东方想像,西方想像是地狱与天堂、拯救与救赎,是一条直线;而在东方想像中,世界和生灵是在一个圆轮上,循环不息,这种想像曾是中国人基本的精神资源,在古典小说中比比皆是,但在现代小说中基本上被摒弃掉了,《生死疲劳》使这种古老的、陈旧的想像重新获得了力量。

莫言:20年来,当代作家或多或少地受到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我们也写过很多类似的小说。但魔幻是西方的资源,佛教是东方的魔幻资源,六道轮回是中国的魔幻资源,我们应该写一部有中国特色的魔幻小说。假如,我们还是按照《百年孤独》的方式写作,实际上动用的还是西方的魔幻资源。

李敬泽:在后记中你多次提到“悲悯”,我认为不太准确,悲悯属于希伯来宗教传统和西方启蒙传统,它都预设了拯救,上帝的拯救或人的自我拯救,《生死疲劳》不是要抵达拯救,而是力图抵达安宁,所以我更愿意说小说最后呈现的是“慈悲”。

莫言:在佛教的概念里,并没有悲悯,却有慈悲,慈悲比悲悯更广博。站在超脱六道轮回的角度,超出人,超出动物,也超出了鬼,我希望这部小说有一种波澜不惊的平静,尽管底下岩浆涌动,但大地的表面异常平静,慈悲好像就应该是这样一种东西。我对佛教确实没有研究,只是借用这个结构完成这部小说。关于六道轮回,现在已经非常民间化了,即使目不识丁的老百姓也都知道轮回报应,六道轮回是一种无形但巨大的道德力量,社会还能比较安定,就是因为在老百姓的内心里有这样一种天然的自律。

李敬泽:在佛教中,六道轮回是为了破“执”,也可以说,《生死疲劳》是一部关于“执著”的颂歌和悲歌,人之所以苦就是因为放不下,最终安放我们的是这片土地。

莫言:一切来自土地的,最终也回到了土地。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李敬泽 小说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