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我没说过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

2012年11月07日 17:51
来源:凤凰网 读书 作者:顾彬 窦文涛 许子东

窦文涛:我再问问您,像在我们这里,最火的作家,就像您说的,你们还评奖呢,莫言,为什么你刚才讲莫言是个落后的作家呢?

顾彬:这个好像我说的有点过分,但是什么叫小说,什么叫现代性格,还是当代的小说,如果你从德国来看,你会发现一个非常认真的比较好的德语小说家,他的小说不会超越100页,200页。可能小说里头才有一个主人公,一个德国小说家他会集中在一个人的灵魂之上,比方说有一个瑞士女作家,她用德文写作,她写她的妈妈,一个苹果,写200页,没有写别的。

窦文涛:一个苹果写200页?!

顾彬:一个妈妈和一个苹果的关系写100页,语言美得不得了。有一个奥地利作家,他刚刚得了德国最高的文学奖,他写了120页,专门写一个世纪末的维也纳诗人,写他度假,度了两个星期的假,语言非常美,基本上没有什么故事他会讲,但是他完全集中在他的思想上。

但莫言跟一个十九世纪的小说者一个样,会讲好多好多故事,会介绍好多好多主人公,有的时候你觉得她小说里面的人,一共可能100个,200个,另外会有三代,有祖母、有爸爸,有年轻人。

窦文涛:轮回转世,一代又一代。

顾彬:什么都有。

许子东:还变成很多动物。

顾彬: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以十九世纪的方法来讲故事,现在在德国基本上没有什么小说家还会讲什么真正的故事。

窦文涛:我看到顾教授您讲,说我们德国的好作家,世界著名的作家,一天只能写一页,可是莫言呢,《生死疲劳》这么多,几百页的小说,43天就写完了,这个说明什么问题呢?

顾彬:他没办法修改。

窦文涛:做充分的修改是吗?

顾彬:是,比方说我刚在德国出了一本小说,才100页,我写了三年,然后我允许它休息三年,三年后再拿出来看一看,可以吗?我觉得可以给出版社出版。

许子东:莫言现在太红了,我倒是不像顾彬教授这样批评,我觉得他有点苛刻,当然你听柯浩文,另外一位汉学家来讲,他说莫言又是最好的,最可以得诺贝奖等等,又有中国的草根,又有现代主义的技巧等等。

我自己觉得莫言就是,因为现在整个社会对他的评价很高,他几乎每篇作品都得奖,甚至《疲劳》得了红楼梦奖,最近《蛙》,他也参加,我也参加,我们都是评委,中国南方一个报纸的评奖,他的《蛙》又得奖。

所以莫言是锦上添花,而且大家,他现在怎么写,人家都能怎么出版。所以他也好,王安忆也好,好多作家也好,我们私下里都说文字里有点缺乏节制,他们的文字,他怎么写都能发表,怎么写都可以。

窦文涛:所以顾教授认为小说最重要的是语言,而不是故事,甚至说着重于讲故事是一种过失的做法。

顾彬:对,故事是次要的。

窦文涛:那么语言非得是长时间推敲,才能出来一个好的效果吗?

顾彬:是,托马斯曼那个伟大作家,每天一个小说家应该写一页,然后第二天应该开始修改,第三天也可能继续修改,这样可以提高水平。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顾斌 中国当代文学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