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明末妓女的“文人化”

2012年12月21日 14:49
来源:中华网 作者:王鸿泰

左图为余秋室所绘的柳如是画像,右图为清代程庭鹭摹绘的柳如是画像

明代初期,政权曾一度建立官妓的制度,有比较明确的官、私妓的区划。中期以后,政治势力差不多已全然撤出对妓女活动的干预,而原本出自俘虏、罪犯或其家属等官奴婢身分的官妓,因为“买良为娼”的盛行,已经模糊了官妓的界线。同时,由于官僚在法律的执行上无法有效取缔非法营业的私娼,所以原本“不隶于官,家居而卖奸者”的私娼,在实际营业上也走出家庭范围,私设娼肆却公开营业;相对而言,官妓经营不善也可能沦为流动娼妓。如此,无论在法律身分的界定上,或实际的营业方式上,官妓与私妓的界线差不多都已泯灭。满清入关后,曾有解放贱民,革除乐户的措施,这种措施对个别人的影响如何且不论,就妓女活动之整体趋势而言,可说无关宏旨,最多它只是让在明代时已“名存实亡”的官妓,更进一步地“名实俱亡”。要之,明代早期娼妓的产生可以说主要由政治力量所造成,而明中期以后,娼妓之产生则主要由经济性因素在发挥影响力。

既然妓女的营生活动几乎无所差别地同处于自由竞争的市场,以传统“官妓”与“私娼”的区别来辨识妓女活动的方式,在这个已“市场化”的环境并无法呈显出具体的社会意义。所以,为了重新理解城市中的妓女活动,就必须穿透法律身分的分别,而由她们实际的活动情形另立分类架构。张岱(1597-1685)在《陶庵梦忆》中叙及妓女时,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分类方式:

广陵二十四桥风月,刊沟尚存其意。渡钞关横半里许,为巷九条,……巷口狭而肠曲,寸寸节节有精房密户,名妓、歪妓杂处之。名妓匿不见人,非向道莫得入。歪妓多可五六百人,每日傍晚,膏沐熏烧,出巷口,倚徙盘礡茶馆酒肆之前,谓之“站关”。

张岱以“名妓”、“歪妓”来区分扬州地区的妓女,这种分类法摆脱法律身分的考虑,完全由她们实际的营业活动来区别。歪妓这类的流动娼妓,没有特别的资源可以凭借,而必须在城市中流动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以抛头露面的方式招揽客人;而“名妓”因为各种因素,已建立较高的声名,不乏慕名而来者,所以能坐以待客,甚至可以对客人进行选择,不轻易接待来历不明的客人。这种差别是在市场竞争中自然产生出来的,所以这样的分类法颇能真确地反映市场自由化的妓女营业情况,虽然张岱所描述的是扬州钞关附近的妓女活动,但“名妓”与“歪妓”的区别则是一种具普遍性的分类概念,可以用来辨识晚明时期一般妓女活动的实况,由此切入明中期以后的妓女世界,应该比用官、私妓的区别更能掌握妓女的实际活动情境。特别是透过对“名妓”活动情况的分析,更可以进一步理解晚明情艺文化的独特面貌。以下先以名妓所藏匿的“精房密户”──妓院为考察的起点,探测此种特别的男女交往场域,究竟在空间形式与活动内容上具有何种社会文化意涵。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晚明 名妓 文人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