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明末妓女的“文人化”

2012年12月21日 14:49
来源:中华网 作者:王鸿泰

俨如士人──“文人化”的妓女

在这种文会中,妓女凭借一己之文艺才华与文人相唱和酬答,已不仅止于歌舞表演或身体的交易。

在前述明初三杨与江斗奴的故事中,江斗奴周旋于三杨之间,不仅在口舌上与三杨针锋相对,文艺之应答上亦未尝稍逊,也因此甚得三杨之欢心。但在活动过程中,双方的主从关系还是相当清楚的,江斗奴所扮演的只是串组陪衬的角色,三杨也未表现出将江斗奴视为文艺中人的观念,在文艺活动的过程中,江斗奴所以有发言权,只是因其才智而得以乘虚蹈隙,借机发挥。就此而言,明初虽然士大夫与妓女往来密切,但并没有构成对等互动的关系。

嘉靖时期妓女与文人往来的实际内容并不清楚,很可能妓女在这些文艺集会中主要还是以歌舞为文人助兴。如前述富文堂的文宴中,其进行方式是:文人“挥翰联句,甫毕一调,即令工肄习,既成,合而奏之”,据此描述看来,妓女在宴会主要是提供歌艺服务。而在钱谦益的记述中,不太看得出来妓女在其中的作用,由“相与授简分题,征歌选胜”之辞,可能也只是在文人诗文酬答之际,提供歌艺以佐文人之雅兴。总之,嘉靖时期,南京地区艺文集会开始进入兴盛期,而在此“初盛”期间,妓女也成了文人雅集中的常客,但她们在这些艺文集会中可能还没有完全脱离陪衬性的角色。

到了万历时期,文人的集会更至于极盛,而妓女也更活络于这些文艺社交活动中,且其所扮演之角色更有异于往昔:妓女可与文人在文艺聚会中,以文相会,如《续金陵琐事》所载:

公安袁小修来游金陵,俞羡长邀诸词人,请小修结社于秦淮,……邀而入社者三十九人,同声遥和者三十余人,刻一《秦淮社草》。……佐酒妓朱无瑕、傅灵修、张似玉三人皆有诗,皆代笔。35

原本为“佐酒”角色的妓女现在也参与诗文写作,甚至得以刊刻在文社的合集中,姑不论是否为代笔,这些诗列在她们名下,显示妓女的“作者”身份已得到士大夫群的认可,这可以说是妓女由纯声色服务到一定程度的“文人化”最关键的转变。对此社集中朱无瑕之表现,钱谦益则有异于周晖代笔之说的意见:

无瑕,字泰玉,桃叶渡边女子。幼学歌舞,举止谈笑,风流蕴籍。长而淹通文史,工诗善书。万历己酉,秦淮有社,会集天下名士,泰玉诗出,人皆自废。有《绣佛斋集》,时人以方马湘兰云。

根据钱谦益的说法,朱无瑕实颇具诗才,甚至有文集出版,而她在社集中的表现极优异,不但参与分韵题诗,且其诗技已然凌驾诸名士之上。至于文中提到的马湘兰,是万历年间南京地区最负盛名的名妓──《列朝诗集小传》中介绍她说:“马姬,名守真,小字玄儿,又字月娇,以善画兰,故湘兰之名独着。姿首如常人,而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盻,巧伺人意,见之者无不人人自失也。……有诗二卷。……至今词客过旧院者,皆为诗吊之。”马湘兰虽“姿首如常人”,但善画、能诗,可见这个名妓在艺术方面的涵养极高,诗文的写作也是其专长之一。她也曾参与盛大的文艺集会:

承彩,字国华,齐藩宗支,散居金陵。……万历甲辰(三十二年,1604)中秋,开大社于金陵,胥会海内名士,张幼于辈分赋授简百二十人,秦淮伎女马湘兰以下四十余人,咸相为缉文墨、理弦歌,修容拂拭,以须宴集,若举子之望走锁院焉。承平盛事,白下人至今艳称之。

此外,马湘兰在万历期间与知名文人王伯谷的交往也为时人所乐道──钱谦益在马湘兰的传中说:“常为墨祠郎所窘,王先生伯榖脱其阨,欲委身于王,王不可。万历甲辰秋,伯谷七十初度,湘兰自金陵往,置酒为寿,燕饮累月,歌舞达旦,为金阊数十年盛事。……有诗二卷。……湘兰殁,伯榖为作传,赋挽诗十二绝句。”王与马的交情,固然与两人的性情有关──马湘兰“性喜轻侠,时时挥金以赠年少。”而王伯谷为人“通明开美,……好交游善结纳”,但除了这些个人性的因素外,此中所展现之文人与妓女间的关系,实别具社会意义,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说:王、马的情谊有其现实基础,且具有相当的象征意义,它反映着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上,文人与妓女间有着密切的交往关系,因而在社会文化层面上有其亲近性、共通性,这透露出妓女与文人可以进一步共建“情感世界”、营造“情艺生活”的基础。

文人与妓女的交往唱和,不止在偶尔举行的文会中邀妓女参与写作而已,文人们甚至争取有文才的妓女加入其社团中──《列朝诗集小传》中载:

周文,字绮生,嘉兴人也。礼貌闲雅,不事铅粉。举止言论,俨如士人。檇李缙绅好文墨者,每召绮生即席分韵,以为风流胜事。……新安王太古,词场老宿,见绮生诗,击节曰:“薛洪度、刘采春今再见矣!”李本宁流寓广陵,与陆无从、顾所建结淮南社,太古携绮生诗,诧诸公曰:“吾能致绮生入淮南以张吾军。”诸公大喜,相与买舟具装,各赋四绝句,以祖其行。

所谓“致绮生入淮以张吾军”显示周文虽为妓女,而实已被当成一具高才之文人看待,说明晚明的妓女在与文人的交往过程中,不但逐渐融入文人文化中,其特出者甚至可能以文人的同志身份对等往来。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缙绅召周文创作诗文,是当作“风流胜事”,周文身为妓女而能诗是其受瞩目之因,因此这种“对等”往来仍有相当的限制。另一方面,周文自身也不以妆扮为重,可说几已脱离妓女之“本色”,她“举止言论,俨如士人”,是妓女“文人化”的极致表现。

妓女参与诗文写作逐渐形成风气,成为与士大夫往来的新形式,而具备文艺写作能力也成为活动于文士间之妓女的新要求。如金陵南市楼的马如玉:“修洁萧,无儿女子态。凡行乐伎俩,无不精工。熟精文选唐音,善小楷八分书及绘事,倾动一时士大夫。”从反面来看,前述马如玉的文才是在其它妓女的反衬下凸显的:

北里名姬,多倩笔于人。惟如玉不背,即倩人亦无能及玉也。

名妓需倩人写作诗文,显示名妓的社交活动中,诗文酬答已属重要交往模式,非如此则难以在此文人世界中立足。真正决定一个妓女的名声与身价的,正如前所言,最重要的关键是能否进入文人社交圈,而进入文人社交圈最“正当”的管道是:模仿文人的社交模式,扮演文人的同志,操弄文人熟悉的语言,以诗文与文人相酬答。艺的重要性甚至可以高过色,除前述“姿首如常人”的马湘兰,“不事铅粉”的周文,又如郝文珠:“貌不扬而多才艺。……(李)宁远镇辽东,闻其名,召掌书记,凡奏牍悉以属焉。冯祭酒开之有詶郝姬文珠诗云:‘虚作秣陵游,无因近莫愁。’其为名流契慕如此。”从这些记载中,可以看到一种“文人化”的妓女已逐渐成形,诗画这种文士的才艺逐渐成为她们最重要的特质。

这些表现如文士的妓女,主要的往来对象即是文士。《列朝诗集小传》中介绍王微道:

微,字修微,广陵人。七岁失父,流落北里。长而才情殊众,扁舟载书,往来吴会间。所与游,皆胜流名士。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晚明 名妓 文人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