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民”、“新民”抑或“革命”——重新回到《新民说》

2013年01月11日 15:4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吴稼祥:

——人民:一个永远不能个人的名词

刚才所有的发言可以划分两个派:一个是新民的道德学派,或者新民的公德学派;另一个是新民的制度学派。新民一定要划分两个概念:一个是道德概念,还有一个是身份概念。中国的老百姓的发展,芸芸众生,他们的身份已经经过四个发展阶段,还没有到第五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叫奴隶,所谓的西周以前的,所谓的奴隶制时代,西周以前是所谓的奴隶制时代。那是奴隶身份,跟现在没有关系。西周以后有臣民的概念,一直到1911年以前叫臣民,所有的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梁任公先生讲的,有皇帝也好,没有皇帝也好,都不完全是臣民的概念,是具有一定的人身权利的,或者不完全服从于皇上的国民概念。国民的概念是被国民党继承了,国民有一个特点,它既是复数称谓,一个集合名词,又是单数名词,我们可以说一个国民,也可以说全体国民,比臣民要稍微新一点。但是这个新没有过渡到公民的阶段,因为公民只有跟选民紧密结合才能是公民,但是这个历史进程被断了,把国民变成了一个永远不能个人化的名词,叫人民。举个例子,一个“公民”,到政府窗口办一件事,里面的“公仆”态度很恶劣,外面的公民说:“你不是为人民服务吗?”“是啊,我为人民服务。”“你态度为什么这么恶劣?”“我恶劣什么,你是人民吗?”“我是人民。”“怎么证明你是人民?”证明不了。这个交谈就中断了。人民是一个不能行动的主体,所以他完全不能说“我是人民”,这个概念是站不住的。所以人民的定义是当局对你的定义,而且标准是不一样的,曾经你手上有老茧就是人民,后来你鬼鬼祟祟就不是人民了,或者你的态度不好,你在“文革”中就不是人民,你反党反社会主义。

——“新民”与“新政”,“新民”与“选民”

所以这种条件下,新民的新旧都是没有意义的划分,道德更是没有意义的划分。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历史上道德沦丧到极点登上顶峰的例子。首先是殷商,殷纣王末年道德沦丧到什么程度?但是西周一建立,道德水平到了多么高的程度。你再看看秦朝的暴政,整个人的道德发展到什么阶段,西周一建立,文景之治,公民的道德水平多高。皇帝自己和皇后都穿麻布。经过魏晋南北朝的犬儒主义,加上杨广的残暴统治,到了唐朝贞观之治的道德主义又达到高峰,所以我们现在谈道德没有任何意义,这个道德一定和你的政治,这个我非常赞成,梁治平说的,就是新民和新政有关系,另一个对我们老百姓的素质和道德不用担心。在座的各位里面,我是北大毕业的,除了我就是许章润,他是北大的女婿,1987年我起草文件每一次路过北大,北大分两派,托派和马派,所谓的学术报告一个也没有,待在书桌上的时间不如待在床上的时间多,在教室的时间不如在寝室的时间多。所以这个东西没有太大意义,怎么能够把“人民”这个概念还原成“公民”呢?让“公民”同时成为“选民”,这才是真正的“新民”,除此以外都是毫无意义的。谢谢大家。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