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民”、“新民”抑或“革命”——重新回到《新民说》

2013年01月11日 15:4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许章润:

听了稼祥兄刚才热情洋溢地演讲,我想补充一下。你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我想补充的是这样的,吴兄,你刚才讲的话是自相矛盾的。什么是自相矛盾的呢?你说人民是花不出去的大票子,因为它不具有行动的主体权能。这就错了,因为你刚才已经解答了这个问题,当我们说“民”的时候,这是没有意义的。为什么?“民”是与“官”相对应的。在今天这样一个多元、开放、充满善意的法治哲学视野里,我们说“民”,首先指的是“市民”,这是一个私性主体,要讲私德。其次讲的是“族民”,我们每个人都有民族和种族身份。

吴稼祥:

你这样划分就不再是人民。

许章润:

不,你听我讲完。我本来这个话要留给下一堂讲的,看到你讲我就先把它端出来。“族民”,你不能否认,你是汉族,我们是黄种人,所以就有种族和民族的立场在里面。其次,我们每个人都隶属国民国家,有国民国家的立场。所以日本人要打来,我们坚决不会同意的。第四,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我们隶属一个政治共同体,秉持以独立和平等的地位追求幸福的自由,这说明我是一个公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公民也好,国民也好,市民也好,族民也好,最重要的一条是我得能兑现。就政治而言,我怎么兑现?刚才你也讲了,我要把自己变成选民,我手上有选票,才能兑现政治权能。这种情况下,无数的选民以自己的出场的方式,烘云托月般出场,这样就把这张大票子花出去了。你讲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所以吴兄,我听你的话,受到你的启发,再帮你把这思路讲清楚。

吴稼祥:

——人民:集合名词?可数名词?

一定要说明一下,他不是替我说的,他把我以前说的重复了一遍。我在另一个的场合讲过这样的话。我说的是一旦把人民概念划分成不同成分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人民了,它就是其他身份了,我讲的意思是,把人民从集合名词还原为可数名词,人民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人民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成为主题,就是革命。除了革命以外他没有别的主题,一旦是选民之后他就不是人民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