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古拉格——一部不应该被遗忘掩盖的苦难史

2013年04月15日 15:30
来源:财经网 作者:朱学东

5

安妮·阿普尔鲍姆不仅全方位描述了古拉格的残酷历史,也对苏联的古拉格没有受到像纳粹集中营那样的批判,从西方国家的价值立场角度进行了反思探讨,这是非常难得的。

正如她在序言中写到的,海德格尔的名声因为曾公开支持纳粹、因为在希特勒实施主要暴行之前所产生的一阵热情而受到了严重损害,但萨特的名声却没有因其战后始终坚定斯大林主义而受到丝毫损害。

“我们对于苏联的看法并不全都与意识形态有关。实际上倒不如说其中许多是被我们渐渐淡忘的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的副产品。现在,我们坚信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完全正义的战争,几乎没有人想去动摇这一信念……。

“通过战后强行遣返成千上万名俄国人而把他们送入虎口,通过雅尔塔将数百万人民交给苏联去统治,西方盟国可能已经帮助别人犯下了反人类的罪行。承认这一切将会破坏我们关于那个时期的记忆的道德纯净感。没有人想知道,我们用帮助一个大屠杀者的手段打败了另一个大屠杀者。没有人想记住,我们所帮助的那个大屠杀者与西方的政治家们相处得有多么融洽。”

“可以肯定的是,殖民主义的某些方式既充实了白色人种优越的神话,又使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使用暴力合法化。可以说,一些欧洲殖民主义者的经验帮助铺设了通往二十世纪欧洲极权主义的道路。”

安妮·阿普尔鲍姆也写到了俄罗斯及其他地区对这些沉重历史的集体沉默和失忆,以及自己的担心。

“如果我们永远忘记欧洲大陆另一半的历史,我们所了解的关于人类的某些东西也将失真变形……一遍又一遍地反复表现——而且还将继续表现——的只是我们贬低、毁灭自己的同类并将其非人化的能力:我们把邻国变成‘敌人’;我们把对手贬为虱子、臭虫或毒草;我们一再把受到我们侵害的人说成劣等、次要或邪恶的人,只配监禁、驱逐或处死。”

所以,阿普尔鲍姆沉重地指出:

“写作此书时因为,几乎可以肯定,这种事情还会再次发生。极权主义哲学曾经对成百上千万人产生过——而且还将继续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正如汉娜·阿伦特所曾指出的那样,消灭‘目标敌人’仍然是许多独裁政府的主要目的。我们需要知道这是为什么——因此,关于古拉格的历史的每一个故事、每一步回忆录、每一份文件都是这个谜题的一部分,都是对它的一种解释。没有它们,终有一天我们在醒来之后,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古拉格 劳改营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