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苏联共产主义体制是更隐秘的恶——古拉格警示录

2013年04月15日 15:59
来源:共识网 作者:戴大洪 左凤荣 止庵 史航 刘丽华

超出人类想象的罪恶:古拉格劳改营的前世今生

——《古拉格:一部历史》出版沙龙

会议时间:2013年4月6日

会议地点:彼岸书店

嘉宾:止庵 史航 左凤荣 戴大洪 刘丽华

刘丽华:各位下午好!我是新星出版社的刘丽华。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古拉格:一部历史》的读书沙龙,我先说一下这个书,这本书的翻译是戴大洪老师,但是原来不是在新星出版社出版的。后来遇到一些问题,止庵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能否在新星出,我说当然可以,然后我们社长也非常支持,最后就在新星出版社出了。下面大家也看到还有山西人民出版社,两家出版社合作出版的。

出这本书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去年我去了一趟匈牙利,在首都布达佩斯,他有一个博物馆是非常有名的,叫恐怖博物馆。这个恐怖博物馆有一个电视墙,一边记录的是希特勒法西斯的暴行,一边记录的是斯大林统治时代,匈牙利他们的一个暴行,就是共产党统治的时候。然后他的大主教这些照片都摆在上边,而且博物馆办的非常好,你就等于身临其境。比如说主教当时死了的过程,我们就进入一个黑的电梯,然后整个电梯就往下走,其实它也有象征的意义,然后什么也看不见,你只能听,听当时的审判。当时我们也不懂匈牙利语,但是你能身临其境的感受到这种恐怖。就给我们的启示,我觉得就是说不管是希特勒法西斯打着国家社会主义的旗号,还是斯大林统治下,打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旗号,旗号都很响亮,但实际上他实行的是一个恐怖的统治,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整个对人性都是一种压抑,都是一种残暴的迫害。我觉得他们这个博物馆办的非常好。

这本书,它有一个替代的作用。就是非常好地展示了曾经和我们相似的制度,它的一个历史过程。所以我觉得出版这本书是非常有意义的,止庵和戴大洪,他们真是倾尽全力,买版权,包括尚红科做这个书也是很熟悉,然后通过他们两个的努力,能够在新星出版,我觉得也是挺荣幸的,新星出版社能够让大家记住历史,记住历史的教训,出版这么一本书,我觉得是非常值得的,我现在就不多说了。把其他的话题留给三位嘉宾,谢谢大家!

戴大洪:大家好,我是戴大洪,是古拉格这本书的译者。这本书,给大家讲讲翻译的过程。这本书的翻译是在2010年我翻译的第一本书《第三共和国的崩溃》出版之后。翻译《第三共和国的崩溃》这本书的起因还是出于帮忙,当时因为找不着人翻译,让我翻译。我当时也没翻译过书,第一次就把它翻译了。后来觉得还行,第三共和国出版之后,我还想再译这方面的书。所以我在网上查,我就查到这本书了,我当时在网上买了一本旧的版本,就开始译了。一个中国人他买这本书看完之后,放网上就出售,我当时找这个原版,就找到买了。买了以后我就开始翻译。

2010年初的时候,翻译过程中,当时止庵也认为这本书非常好,就告诉我说,问我这个原由,我就告诉他,他说这可不行,因为92年中国加入版权公约之后,所有书都必须得有版权,没有版权你翻译出来不能出版。实际上我最初翻译这本书,我觉得出不出版,倒是其次。因为说到底我还是一个读者,我现在算是下海。严格来讲,我是读者,也不是作者,也不是译者,我主要是想对这些书感兴趣,并且翻译《第三共和国的崩溃》这本书之后,我有一种感受,就是你翻译一本书,跟你普通的阅读一本书还是不一样,第三共和国那个七十年的历史确实是非常清楚。我以前也读过一些书,都是泛泛读,既不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也没有业余的爱好,就是把它当做生活的一部分。尤其是辞职之后,工作之后,我觉得有一些书,不是泛泛读的。例如关于鸦片战争这一段历史,我就读了几本。我希望翻译书的起由还是希望读这本书,把它读的更仔细一些。止庵知道这个事之后,就说这本书没有版权,我赶紧给你找人,当时找不到版权在哪儿,因为他原来在业内工作过,但是他也是干这个事的人。最后通过他的一个亲戚,他的一个表姐在联合国当议员,居然跟作者的经纪人联系上了,经纪人就告诉我们说中国版权早已经买过了,哪个出版社不清楚。然后止庵到处打听,最后打听到了。这个书已经译好了,在某一个编辑部搁着,没出。所以这时候止庵就说你不要译了,你这译就等于白费了,我倒是无所谓。可是这时候止庵就给我找了一本书,说你先译这本书吧。中间就插了这么一本书,实际上这本书要是没有版权,我应该在2010年就把它译完了。但是因为版权这个事,我当时译了四章就停了。就开始译雷蒙德·卡佛,但是我实际上还是对这本书念念不忘。止庵我们也是多年的朋友,他也比较理解我的心情,他就开始找人打听这个事,最后找到尚总,尚总对这个事也很积极,马上就联系版权,居然版权过期了。国内的书是03年的书,当时中国有一些大的出版社对这个很关注,只要你一出书,现在好多诺贝尔奖一得奖,马上这个书就出来了,很多早就买这个版权了。所以按那个看,如果是04年初买的话,应该到2010年就到期了。上午一联系,这个事就成了。当时新星实际上也参与竞争了,但是没有竞争过汉唐阳光,汉唐阳光把这个买下来了。

当时我已经接了卡佛,跟尚总商量一下,稍微把合同推迟了一些,当时这里边也有一些难度,因为里边有很多俄文,这是英文翻译一个的新问题,这样和尚总把合同签了。同时实际上是两本书,但是先把雷蒙德·卡佛译完了,译完了之后就抓紧译这个。这本书是去年年终就译完了,尚总一直很担心,他没跟我直接说过,他跟止庵说过,止庵说你不用担心。到8月份,尚总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书怎么样?我说译完了,尚总心里就放心了。出版刚才刘老师也说了,出版也遇到一些问题,所以一直拖了这么长时间,才把这本书出来。

我在翻译过程中,我觉得这本书确实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它是一本很有力量的书,我作为一个译者,我在阅读过程中,翻译过程中感觉到这个力量。至于我的译文把这种力量是不是体现出来?这个得由读者们说,由书评人说,所以下边就交给你们吧。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古拉格 劳改营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