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译者戴大洪:我不愿跟这个浮躁喧嚣的社会说话

2013年05月01日 17:04
来源:新周刊 作者:丁晓洁

从足球圈销声匿迹,戴大洪译了三本大部头的书,“我们需要了解世界是怎么一回事,文明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书译出来,总会有人想读的。”

对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最早的一批球迷来说,戴大洪还是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的老总;但对于现在的读者来说,戴大洪是一个和西方文学史、政治史联系在一起的名字。

“这种误会说到底,就是我这个人不太适合掺和热闹的事,总是显得格格不入,煞人风景。那些年在足球圈,夸我也好骂我也好,人们最终没有弄清我的本意。”联系上戴大洪时,他正在翻译《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安妮·阿普尔鲍姆的普利策获奖作品《古拉格:一部历史》(Gulag:A History)。“翻译这些书,坦白地说,是我躲避热闹的一种方式。”

他自喻为NBA赛场上的“蓝领球员”,对他来说,“译者本来就是个干垃圾活儿的。”

戴大洪所翻译的第一本书是美国作家威廉oL.夏伊勒的《第三共和国的崩溃》,日子他记得很清楚:“2007年5月24号,收到出版社寄来的原稿复印件,25号开始翻译,算是正式走上这条路--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当时,戴大洪刚刚办完在河南建业的辞职手续。当时任新星出版社副总编辑的止庵先生建议他翻译这本书时,他不过是出于一种“反正我也没别的事儿干”的心情。这一译就是一年半,到了2008年11月,他已经全部译完了这本将近100万字的“巨著”。

为何止庵会选择他?用戴大洪的话说:“我跟止庵是30多年的朋友,他称我为‘买书的朋友’。”感叹戴大洪“能够把对文学的爱好长期保留在单纯爱好的范围内”。2006年,止庵在为撰写《周作人传》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周作人在北大讲授外国文学课程时的自编讲义《近代欧洲文学史》,他有心出版这份史料,于是找到戴大洪,想让当时赋闲在家的后者将其中的外文校对一下。

“校对过程中我发现,由于当时国内外国文学译介的状况,周作人提到外国作家和作品时,大都用的是外文,这本书里大概涉及十种以上文字,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波兰语、拉丁语、希腊语、俄语……因此,若是要给当代读者阅读的话,光是校对还不够,应当给予必要的注释--比如,现在的读者大都知道‘巴尔扎克’而不知道‘Balzac’是谁,注释一下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校对和注释都需要查阅资料,同时进行效率更高。我当时还不太会上网,全靠手边的参考书来进行这项工作。”--戴大洪手边有原版的《美国百科全书》和《不列颠百科全书》。

就这样,两个朋友合作完成了这本《近代欧洲文学史》的校注,止庵主持,戴大洪协助,这是戴大洪喜欢的方式,他自喻为NBA赛场上的“蓝领球员”--干的是一些垃圾活儿,抢篮板、防守,得分不多,不是决定因素,但也不可缺少。对他来说,翻译也是这么一回事:“译者本来就是个干垃圾活儿的。”

在《近代欧洲文学史》校注后记中,止庵回忆起一段往事:“却说二十多年前,我们打算合编一部《二十世纪外国文学家辞典》,已分别写出若干条目,但是规模太大,无力完成。遂改为编纂《二十世纪外国文学家台历》,挑选了三百六十五位作家,依生卒时间分别系于一年各日,每则约四百字。此稿写成后,未能出版。这回因《近代欧洲文学史》‘出土’,又有合作机会,夙愿多少藉此实现,亦幸事也。”

大学毕业后两人“无力完成”的那部辞典,写成了的十几万字手稿至今还在戴大洪家里放着,“后来各自下了海,然而最终觉得那并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戴大洪有时也会想:如果一开始就走翻译这条路会怎样?“那时显然干不了--阅历、经验、知识的增长,都是在这几十年间。”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戴大洪 翻译 《古拉格:一部历史》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