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凯伦·史密斯:在中国当代艺术环境中寻找“发光体”

2013年05月22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5月17日晚,在Page One 书店三里屯店,《发光体2号》的作者凯伦·史密斯与《艺术新闻》主编叶滢围绕当代艺术展开对谈。在对谈中,她们不仅探讨了《发光体》系列丛书的写作背景和缘由,还对当代艺术在新媒体时期的生存境况进行了总结和反思。同时,对于艺术与市场的关系,艺术爱好者在观展中所遇到的问题,她们也提出了各自的看法。

《发光体》系列:梳理信息碎片化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

作为一名艺术家、策展人,凯伦在中国已生活20年之久。自她20世纪90年代初来到北京,正规的当代艺术系统尚未出现,整个90年代,她都奔走于展览和行为艺术现场,与艺术家对话并将自己的记忆与理解付诸笔端。

“在中国,现在的画廊等展览平台变得越来越多,它们承担着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将收藏的作品传递给下一代。在这样的一个传递过程中,作品也将被重新认识,重新理解,重新解构。”凯伦表示,“但是中国的展览平台依然存在一些问题。”

“你能够在这里看到一点点的绘画,在那里看到一些雕塑,但是它们都缺乏一个系统性和连续性的框架和标准。”她说。

凯伦认为,现在中国的各个画廊及其他展览平台都在做尽可能多的展览,拼命地吸收新的东西,以进一步说明历史的发展。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中国的当代艺术展览开始趋于碎片化。

“因此,我觉得不管是艺术媒体人也好,是写评论也好,或是写历史也好,就是要把这些碎片化的内容进行梳理和整合,从而将中国的当代艺术环境勾勒清晰。”

凯伦所著的《发光体》系列则是对中国当代艺术这样一个持续变形生长的文化领域的可靠记录。本书不以泛滥的机构及市场发展角度梳理当代艺术,而是由作者亲身经验出发,以时间顺序记述一年中的当代艺术事件。而“发光体”计划从2011年开始,将持续五年。

“艺术和商业可以当朋友,但是不能谈恋爱”

“06年的时候,苏富比在纽约开展了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拍卖。”凯伦o史密斯在活动中说,而这一举动“让西方人发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巨大市场价值。”

据凯伦介绍,在06年之前,关于艺术的报道几乎缺席大众类媒体,而仅存于一些专业的艺术杂志上。直到06年以后,它们开始广泛地出现于各大报纸之中。

作为在艺术类媒体工作多年的媒体人,叶滢也提出,大概从2006年开始,中国当代艺术成为一个艺术市场追捧的角色,相关艺术品的价格现在也越来越高。很多人是因为艺术的投资价值,或者是艺术市场的价格来开始关注中国艺术。

凯伦认为,现今社会对于物质的注重比以前更加明显。对于艺术家来说,在其作品被肯定的渠道如此之少的情况下,艺术市场的接受也是对其作品很大的一种认可。但是同时,艺术一种艺术家自我表达的方式,不能通过市场及经济手段将其强行推出。

“我们可以看到,前几年拍卖中最红的作品,直到今天都没有再出来。”凯伦说,“我认为,艺术和商业可以当朋友,但是不能‘谈恋爱’”。

艺术爱好者的观展困境

“90年代,可能你会通过朋友来知道什么时间会有一个活动,而现在,最有意思的一个变化就是今天有一个观众的一个概念,这是在90年代或者在80年代就没有,这些作为观众的艺术爱好者是非常重要的群体。”

然而,凯伦认为,现在的艺术爱好者在选择和发现自己喜欢的艺术展览的时候,依然面临许多问题。

现今的中国的艺术环境与90年代的时候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90年代的时候,艺术展览的社会能见度非常低,艺术家的行为及展览多依赖一些特定的场所,比如“城中村”这样的载体。但他们拥有一个非常紧密的圈子,大家更多地通过人际传播来很快获取最新展览的信息。

而现在的艺术爱好者每天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信息,很多媒体都在做艺术的报道,网络上也有很多和艺术相关的咨询。艺术爱好者群体在面对这个选择如此多的环境的时候,反而容易迷失方向。

与此同时凯伦表示,除了以上的问题,北京的艺术爱好者还面临着展览场所位置的边缘化的情况。

“上海一位做书店的女士和我聊天的时候提到过,上海的观展条件比较便利,很多画廊都在市中心,下班的时候就可以过去看看。北京的艺术展览场所位置大多处于城市边缘,这需要耗费专门的,大段的时间来进行观展。”她认为,现在不少人去北京798艺术中心只是抱有一种游玩的心态,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艺术”就变得更加不容易。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当代艺术 策展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