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作家榜:谈作家挣了多少钱是本末倒置


来源:中新网

人参与 评论

 

  

随着20晚“第九届中国作家榜文化盛典”落下帷幕,有关2014年中国作家榜的关注终于告一段落。从2006年开始,该“作家榜”已经连续公布数年,每次伴随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质疑、争论与评说。除了“娱乐文学”、“以财富论英雄”等批评外,更值得关注的或许是这份榜单背后大的社会文化环境。学者胡野秋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便表示,“作家榜”是整个时代娱乐化的产物,“是一个‘小时代’、‘轻时代’(指浮浅的时代)产生的新的娱乐事件。”

榜单分析:莫言排名跌至第十三 纯文学“式微”?

在最终公布的第九届中国作家榜上,张嘉佳以1950万的版税收入夺得第一,前三名其余两席被“童话大王”郑渊洁及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占据;榜单上的网络文学作家仍不在少数,其中排名最高的江南位列第五。与之对照,纯文学作家上榜人数则日趋减少,排名最高的是杨绛,位列第十二,莫言则跌至第十三名,其650万元的版税收入只有首富张嘉佳的三分之一。

不过,众多纯文学作家不能从写作中得到太多的经济收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很多作家甚至要靠其他职业养活自己。据悉,一个作家创作一部一万字短篇小说收入大致在1000元至5000元,而一名作家要在各大刊物上发表作品大多需要经过3至6个月的漫长等待,还有可能出现作品不被采用的结果。

这个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有些感叹,甚至有些读者怀疑,这是否意味着纯文学在当今社会的“式微”?评论家白烨的回答是否定的。他指出,这份榜单与纯文学关系不大,使用的也不是文学标准,原因就在于该榜单数据多是根据市场版税调查而出,那么,就此得出的作者排名应该是市场标准,在很大程度上更像“畅销书作家排行榜”。

各方议论:具有一定价值 评价作家应结合具体作品来谈

与往年一样,2014年的“中国作家榜”从第一个子榜单公布开始便伴随着诸多质疑,“将文学娱乐化”、“过份渲染财富”成为质疑中的焦点,这些话题的发酵也引发普通读者、学者乃至作家纷纷发表看法。白烨便指出,纯文学或严肃文学本来就属“小众”,就这个榜单来说,与畅销书比销量毫无意义。

不过,白烨也没有全盘否定“作家榜”的价值。在他看来,至少这份榜单告诉大家哪些书畅销、读者的阅读趣味变化等等。如果要从文学角度衡量一个作家,应该看此人被关注的程度,作品被借阅次数等。

作家阿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谈到过这个榜单,并以“无聊”概括此事。阿来认为,作家的收入不是不能见天,但并没有千万级亿万级的,“我们不谈一个作家在文化、思想上的贡献,而是去谈他挣了多少钱,是本末倒置。”

胡野秋对阿来的观点抱有类似的态度。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一些作家其实把这个榜单当成游戏,“哪怕上榜作家,对这个排列可能也不是十分认同。如果真的有一天,作家能靠自己的劳动发家致富也不是坏事,但问题在于,目前舆论对榜单的关注多放在奖金、财富之上,这有点‘走偏’,真正的作家榜要结合作品来谈,看这个作家究竟能给社会创造多大的价值。”

学者评说:“作家榜”是“轻时代”产生的新娱乐事件

不管各界如何质疑,从2006年创立至今,每到发布,中国作家榜便会成为一个饱受关注的文化事件。在很大程度上,或许值得关注的不只是榜单本身,而是围绕榜单而来的争议以及就此折射出的幕后诱因。胡野秋便认为,这份榜单确实有些娱乐化,原因就是整个社会便处在娱乐化时代。

“文学其实也在走向娱乐化。一些作家包装自己也是朝着娱乐明星的方式包装,包括一些跟文学不相干的事情。”胡野秋认为,一个严肃的作家实际不会乐意传播这些事情,“比如张嘉佳位列首富,固然可能是作品好,但之前他代班《非诚勿扰》知名度扩大,可能会使得原本与文学绝缘的人都去买他的书,这就是借助了娱乐的生产机制。”

当然,如果说作家自己保持旺盛创作力,在通过娱乐事件成为公众人物的同时仍然埋头创作,那也不是坏事。令人担心的是成名后心思不再专注创作。胡野秋说,当下文学开始运用娱乐的生产、传播机制,这是一个特定时期的现象,很难说好和坏,“但娱乐化传播后还要重返文学自身,不要失去文学的标杆、底线和审美功能。”

“总的来说,‘作家榜’也是整个时代娱乐化的产物,是一个‘小时代’、‘轻时代’(指浮浅的时代)产生的新的娱乐事件。”胡野秋同时建议,对于这份榜单,既不必咒骂也无须太过认真的对待,上榜作家自有入选的道理,“文学史真正留名的作家,却多是寂寞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媛]

标签:中国作家榜 文化 畅销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