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说

导读:2014年1月5日,“2013年凤凰网读书年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在清华紫光国际交流中心举行,整场活动内容包括“凤凰网读书文库”《临渊》《盗火》《野渡》的新书首发,和以“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为主题展开的三场论坛,汇集了钱理群、贺卫方、秦晖、王人博、许纪霖、许章润、刘瑜、何怀宏、熊培云、欧阳江河、格非、戴锦华、柴春芽、王利、施展等15位学术、思想、文化界人士,为广大读者呈上2014年开年第一场思想文化盛宴。

分享按钮

凤凰网读书与新民说联袂奉上思想文化盛会

18:08

2014年1月5日,“凤凰网读书年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隆重举行,为读者呈上2014年开年第一场思想文化盛宴。

凤凰新媒体COO李亚致辞 |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社长何林夏致辞

秦晖:假如血汗工厂战胜福利国家

11:52

我们都希望中国崛起,可如果中国的崛起是一种以18世纪的资本主义战胜21世纪的资本主义的方式实现的话,对世界可能不是好事。那么,对中国是好事吗?

钱理群、贺卫方、熊培云等五人谈:国民性之辩

15:04

所谓的“国民性”不一定能影响我们的行为或者思想,而往往是相关的制度安排、相关环境影响人们的行为和观念。

大会信息

时间:2014年1月5日09:00-21:30

地点:清华紫光国际交流中心

主办:凤凰网·读书频道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主题: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

主持/施展

嘉宾/秦晖 许章润 刘瑜 许纪霖 王利

主持/贺卫方

嘉宾/钱理群 王人博 何怀宏 熊培云

主持/欧阳江河

嘉宾/格非 戴锦华 柴春芽

正在加载中...
  • 主办方凤凰新媒体COO李亚致辞
  • 主办方广西师大出版社社长何林夏致辞
  • 施展:什么是中国和世界秩序
  • 王利:中国与世界的双重定义
  • 秦晖: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
  • 刘瑜:中国还是比较孤独的国家
  • 许章润:“中国问题”的“中国意识”
  • 许纪霖:中国要有“天下”的心态
  • 秦晖、刘瑜等人对话录:中国与世界
  • 贺卫方:从中国人的气质说起
  • 熊培云:“国民性”是不存在的
  • 钱理群:最懂毛泽东的是鲁迅
  • 何怀宏:鲁迅欣然于痛苦
  • 熊培云等: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担当
  • 钱理群、王人博等:国民性之辩
  • 柴春芽:放下恶之花,重新自启蒙
  • 格非:好的文学应有切己的观察
  • 戴锦华:我一直拒绝自恋和悲情
  • 欧阳江河:人到中年,“翠鸟”写作
  • 欧阳江河、格非、戴锦华等对话录
历史场·大势纵观:世界改变中国,还是中国改变世界?——从“第三世界”到“第三个世界”

【本场主题】世界改变中国,还是中国改变世界?——从“第三世界”到“第三个世界”

世界和中国相互之间的关系是最近几年非常热的话题,甭管从正面还是从负面的热炒中国模式还是炒中国崩溃,甭管怎么讨论,肯定都是因为中国和世界之间已经有了极其深刻的相互构造的关系。[本场文字实录]

嘉宾介绍

【施展,本场主持人】现任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政治学教研室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西方政治思想史,政治学理论。[详细]

【王利】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助理研究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领域为政治哲学、西方政治思想史。[详细]

【秦晖】当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学者、公共知识分子,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研究领域宽广,主要有农民史、经济史等。[详细]

【刘瑜】青年政治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详细]

【许章润】著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法理学、西方法哲学、宪政理论、儒家人文主义与法学学历。[详细]

【许纪霖】著名学者,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研究方向为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和思想史。[详细]

 施展:什么是中国,什么是世界秩序?

中国因加入现有的世界秩序而获得崛起,但由于中国的体量,使我们的崛起正重新定义着世界秩序;而这个重新被定义的世界秩序也一定反过来重新定义中国。重新定义出来的世界秩序和中国是什么,是需要我们仔细思考的。[详细]

 王利:用交互的视角来定义中国和世界的未来

一个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庞大国家体,13亿人口,充满了对物质和财富的不可遏制的欲望,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无休止的追求,远远超过了当年舰队贸易的欲望,从而在改变这个世界。[详细]

 秦晖:假如血汗工厂战胜福利国家,世界将会怎样?

我们都希望中国崛起,可是如果中国的崛起是一种以十八世纪的资本主义战胜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的方式实现的话,对世界可能不是好事。那么对中国是好事吗?[详细]

 刘瑜:中国还是很孤独的国家,和世界的双向改变都还不足

从“用”的层面、从经济的层面,中国的确改变了世界。但从另一个方面讲,中国的崛起等于中国模式的崛起吗?我们真的重新定义了政治经济发展的模式了吗?在软实力方面,我们真的能塑造世界的未来吗?[详细]

 许章润:在文明论的意义上,近现代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并不多

中国的处境1840年以来,不过是从被动到有限地主动去学习、模仿、承接、内化西方两拨文明的一个漫长的学徒过程而已。表现为这100多年来我们要建设民族国家,发展经济社会,建构优良政体,重新缔造我们的意义世界。[详细]

 许纪霖:中国要改变世界,须确立“新天下主义”的心态

在一场全球中国化的大竞争里,还看不出中国能改变世界。首先我们的心态还不是“天下”的心态。中国特殊论、中国模式不是天下的语言,而是民族主义的语言。[详细]

 嘉宾讨论:中国不变好,世界就变坏?

诸位谈到世界改变中国还是中国改变世界时,都在说中国很难改变世界,到现在也还没一个有效的改变,但这都是从积极的(主动的)角度而言,但消极的(被动的)改变也是改变。这么一个消极的可能性,它作为现实的力量结构存在,我们是否有可能对它进行某种驯化?[详细]

 许章润:以文明及其制度化参与全球竞争,则现代中国出矣,而现代秩序成矣

 施展:如果我们能理解中国内部复杂的逻辑,就是中国对世界的贡献

 秦晖:每一代人都在进行选择,世界和中国好与不好,只能看我们自己

 刘瑜:劣币很难驱逐良币,但民主的脆弱性也需要每一代人的努力

 许纪霖:未来的世界一定属于良币,因为它背后有理想、有文明

思想场·观念交锋:“国家”中的“国民性”——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

【本场主题】"国家"中的"国民性"——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

如何建设新国家、塑造新国民,以及二者之间的纠葛,一直是近世中国思想的核心。而胡适和鲁迅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本场文字实录]

嘉宾介绍

【贺卫方,本场主持人】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公共知识分子,中国法学界最具影响力的法学家,几乎是中国法治的代言和符号。[详细]

【钱理群】著名人文学者、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主要从事现代文学史研究,鲁迅、周作人研究与现代知识分子精神史研究。[详细]

【何怀宏】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伦理学、人生哲学、社会史等领域的研究,其译作对国内伦理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详细]

【王人博】著名宪政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政法论坛》主编,其专著在国内外法学界都有很大影响。[详细]

【熊培云】著名新闻工作者,曾两次入选世纪中国网友“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现任南开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详细]

 贺卫方:中国人的气质和我们追求的民主法治社会有何关联?

这些在中国人的性格中非常深邃的东西,到底它的来源是哪儿?它跟我们现在要追求的一个更加民主的、法治的和自由的社会之间又有怎样的一种关联?是正面的影响还是负面的影响?[详细]

 钱理群:鲁迅为何终生关注国民性?

在鲁迅看来,即使物质丰富了,科技发达了,有了议会民主,如果中国人没有个体的精神自由的话,那么中国还不能说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所以他把“立人”,把个体精神自由作为他的一个基本的追求目标。[详细]

 何怀宏:中国崛起的秘密,其实还应从国民性中找原因

我觉得中国崛起的秘密,很多人讨论中国模式,从这里那里找原因,其实还应从国民性找原因。而且如果展望未来的话,我们可以说现代化将越来越打上中国的印记,就是很实际、很实用,现在也可能被批评为很经济动物。[详细]

 王人博:鲁迅和胡适这两个符号人物给当下中国提供的价值不同

胡适与鲁迅对当下中国提供的价值不一样,胡适可能更看重制度层面的东西,比如法学、政治学,但鲁迅更着重人的内在世界,或者说人格。但无论是正还是反,这两个符号人物对当下的中国都有意义,主要是看从哪面讲。[详细]

 熊培云:国民性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所谓的国民性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是变动的观念。事实上,就是同一个人的“国民性”在不同的时期也不一样。中国这些年来最大的变化是权力观念,如果说有国民性,一定是权力观念塑造这个国民性。[详细]

文艺场·精神体认:文艺与新民——兼谈知识分子写作

【本场主题】文艺与新民——兼谈知识分子写作

文艺复兴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文化的展开和思想的探究。我们的问题不是这个口号的价值和意义的阐释,而是新的历史情势下的新的眼光和新的开拓。[本场文字实录]

嘉宾介绍

【欧阳江河,本场主持人】著名诗人,其写作理念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诗坛有较大影响,被国际诗歌界誉为"最好的中国诗人"。[详细]

【柴春芽】作家、导演、摄影师,先后任《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记者。被台湾《联合文学》誉为“中国青年大师”。[详细]

【格非】著名作家,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与余华、苏童等並列为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中国先锋派作家之一。[详细]

【戴锦华】任教于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大众传媒、电影与女性文学研究。[详细]

嘉宾讨论环节视频

 柴春芽:放下恶之花,重新自启蒙

解放从每个人的心灵解放开始,当每个人开始解放了,就像土壤,每块土都开始变好,那个恶之花自然会凋零,自然会长出美的花朵。所以说,我的理解,新民先从新自我开始,启蒙先从启我自己开始。[详细]

 格非:作者就是观测者,好的文学应有切己的观察

所有人都有写作的权力。问题不在这儿,不在于说你是农民还是一个知识分子。在于什么呢?在于你对于这个现场、现实有没有非常切己的观察,这是区别好的文学和不好的文学的关键。[详细]

 戴锦华:我们空前濒临最美好的年代、最黑暗的年代

我们从来没有比今天离科幻小说所狂放想象的世界更近,但在科幻小说中这些都是作为噩梦被书写的。我们也许空前地濒临地狱了,叫做“最美好的年代和最黑暗的年代”。这些现实让我们反问,不是我是谁,而是什么是人。[详细]

 欧阳江河:恶的平庸化导致善的平庸化;人到中年的“翠鸟”写作

几位认为的写作其实都是翠鸟意义上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讲可能又不可能。人到中年,我们进入晚期风格的写作和思想后,很多东西已没办法飞翔了,用翅膀飞不起来的东西用手和头脑能不能飞起来,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详细]

 嘉宾对话:在今天,我们何以安放自己的心灵?

我们是被一个完全虚幻的东西包围,既然每天都被这样一个规定化的生活所包围,大家都在满足。如果我们实际上不能了解我们自己的心灵,我们究竟要什么,我们怎么来面对我们自己的非常具体的日常生活?我觉得一切其他的东西恐怕都无从谈起。[详细]

 格非:我对善恶没兴趣,可能对所谓的真妄有兴趣

 戴锦华:在速朽的时代里,写作是蒲公英的种子,风会带走它

 柴春芽:我愿意倾心去谈思想性方面的东西,却很害怕知识性的言谈

 欧阳江河:乱世和盛世并举也是一个修炼过程,但这个过程确实没有宗教的

 戴锦华:我们有文化虚无主义,而对自己民族的自轻自贱很容易反转为自高自大

   
现场精彩图集:直击“2013年凤凰网读书年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
上一张
下一张

现场精彩图集:直击“2013凤凰网读书年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

2013-01-05

“2013年凤凰网读书年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第一场论坛嘉宾,从左到右为许章润、秦晖、刘瑜、许纪霖、王利。[精彩图集]

28
01
     
本场活动资料
版权声明

凤凰网 读书频道 出品。欢迎收藏。

编辑:陈爽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