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赵蘅谈翻译家宪益舅舅

2012年08月09日 15:26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赵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宪益舅舅离世已经17个月,与他永诀的情景至今让我难以忘怀!陪伴老人的生活变成了写追忆文章,2009年至2010年,我不断写、不断流泪,直到身心交瘁。我在这篇文章中所回忆的,是宪益舅舅和舅母的翻译人生。——杨宪益的外甥女赵蘅

宪益舅舅看报(2002年6月26日) 赵蘅 绘

 

西行东归

1933年,19岁的宪益舅舅从天津新学书院毕业,立志出国专攻古典文学。次年夏天,一艘加拿大皇后号油轮在外婆泪眼婆娑的注视下,把宪益舅舅一行人载向天水尽头。“到英国时是秋天,路上经过美国”,长达两个月的颠簸有趣的旅程,曾被他用英文写成一组散文《陆与海》(Terra Marique)。他把原稿寄给了大妹妹,只可惜没能保存下来。但这一次西行,改变了他一生的走向,我相信是他原先没有预料到的。

1936年,历史悠久的牛津大学莫顿学院向这个年轻人展现了更广阔的天地。

在一次采访中他回忆说:“剑桥比牛津开通些。牛津重文采,剑桥重科学工程,不一样。我在时,中国人去剑桥多,因为重视工程科学。留学牛津不过三四个人,剑桥一百人。我常去剑桥,乘火车,三角区,要换车。两地都不错,都很熟。我去,华罗庚也去。我在莫顿第一名。(莫顿学院)最早成立,是13世纪成立,资格最老最早,占地盘不少。”“学古代史,中国历史、外国历史。文史方面,分荣誉学位、普通学位,四年是荣誉学位。先考一年拉丁希腊文过关,包括英国人在内,念过可考,普通学位先念半年,上本科。”

假期是游历的好时光。舅舅说:“在牛津上学时,假期去了法国。还有一次去游了地中海,去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的里斯本、西班牙。都是自己一人。出国都是住旅馆,也有住朋友家的。有一个挪威朋友还请我去过挪威,也一起去了丹麦、瑞典和芬兰。去过挪威两次。那时没有坐飞机,有时坐火车有时坐船。和乃迭一起去过一次法国,其他是自己一人去的。什么都看,听过歌剧。”

“她英文名字GL,格莱缩成乃,递就是迭,戴是她父亲的中国姓,泰勒翻成戴。”她当时是牛津大学攻读中国文学荣誉学位的第一人。学生会派她来给新当选的中国学会主席杨宪益做秘书,不久,他们相爱了。

“我见了她母亲,给她买了白金戒指,找同学喝酒就算订婚了。我没认识中国女孩。她喜欢中国,愿意做中国人,她说她有两个祖国。她知道中国在打仗。西南联大约我们去教书。那时日本侵略,我没钱了,钱不够用,他们家帮我买的船票。她母亲反对,说你们结婚将来孩子要倒霉,后来我们的儿子死了。”

事隔多年后,舅母在一次电视台采访时坦率地说:“我来中国,不像别的外国人是为革命或为了学习中国经验。我来中国是出于对宪益的爱、我儿时在北京的美好回忆以及对中国古代文化的仰慕之情。”

 
[责任编辑:刘畅] 标签:杨宪益 赵蘅 翻译 戴乃迭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