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杨绛回忆与钱钟书的翻译往事

2012年08月09日 16:05
来源: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作者:杨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钱钟书杨绛夫妇和女儿钱瑗

【钱钟书译著】

《毛泽东选集·四卷本》,毛泽东著,《毛泽东选集》英译委员会合译,1950。

《外国理论家作家论形象思维》,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外国文学研究资料丛刊辑委员会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

【杨绛译著】

《吉尔•布拉斯》[]勒萨日,1958,人民文学出版社。

《小癞子》,[西]佚名,1978,上海译文出版社。

《堂吉诃德》[西]塞万提斯,1979,人民文学出版社。

《斐多》[古希腊] 柏拉图,2000,辽宁人民出版社。

抗日战争胜利后,全国解放之前,我们的女儿得了指骨节结核症,当时还没有对症的药。医嘱补养休息,尽量减少体力消耗。我们就哄女儿只在大床上玩,不下床。

锺书的工作很忙,但他每天抽空为女儿讲故事。他拿了一本法文小说《吉尔·布拉斯》,对着书和她讲书上的故事。女儿乖乖地听爸爸讲,听得直咽口水。

我业余还兼管全部家务,也很忙,看到锺书讲得眉飞色舞,女儿听得直咽口水,深恨没有工夫旁听。我记得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里曾提到这本书,料想是一本非常有趣的书。

锺书讲了一程,实在没有工夫讲,就此停下了。女儿是个乖孩子,并不吵闹着要求爸爸讲故事,只把这本书珍惜地放在床头,寄予无限的期待与希望。

我译完《小癞子》,怕荒疏了法文,就决心翻译《吉尔·布拉斯》。我并未从头到尾读一遍,开头读就着手翻译。

我应该研究英国文学,却在翻译法文小说,而研究所的任务不是翻译。我很心虚,加把劲将这部长达47万字的小说赶快译完。1954年1月起,在《世界文学》分期发表,还受到主编陈冰夷同志的表扬。但是我自己觉得翻译得很糟,从头译到尾,没有译到能叫读者流口水的段落。

我求锺书为我校对一遍。他答应了。他拿了一支铅笔,使劲在我稿纸上打杠子。我急得求他轻点轻点,划破了纸我得重抄。他不理,他成了名副其实的“校仇”,把我的稿子划得满纸杠子。他只说:“我不懂。”我说:“书上这样说的。”他强调说:“我不懂。”这就是说,我没把原文译过来。

我领悟了他的意思,又再译。他看了几页改稿,点头了,我也摸索到了一个较高的翻译水准。我的全部稿子,1955年才交出版社。

 
[责任编辑:刘畅] 标签:杨绛 钱钟书 翻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