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杨绛回忆与钱钟书的翻译往事

2012年08月09日 16:05
来源: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作者:杨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这部翻译给我招来另一项翻译任务。“外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编委会”要我重译《堂吉诃德》。这是我很想翻译的书。不论从英译本或法译本转译都可以。我从手边能找到的译本中,挑了两个最好的法译本:一是咖达雅和拉巴德合译的第一部;拉巴德去世后,咖达雅独译的第二部;二是维亚铎的译本。我又挑了三种英译本:一是奥姆斯贝的译本,二是普德门的译本;三是寇恩的译本。

我把五个本子对比着读,惊奇地发现:这许多译者讲同一个故事,说法不同,口气不同,有时对原文还会有相反的解释。谁最可信呢?我要忠于原作,只可以直接从原作翻译。《堂吉诃德》是我一心想翻译的书,我得尽心尽力。

那时候全国都在“大跃进”,研究工作都停顿了。我下决心偷空自学西班牙语,从原文翻译。我从农村改造回京,就买了一册西班牙语入门,于1960年3月29日读毕;又买了一部西班牙文的《堂吉诃德》备翻译之用。每天规定一个时间学习西班牙文。背生字、做习题,一天不得间断,因为学习语文,不进则退。

我是正研级的研究员,我的任务是研究工作,学西班牙语只能偷工夫自习。我也没有老师。我依靠好的工具书,依靠阅读浅易的西班牙文书籍,渐渐地,我不仅能阅读《堂吉诃德》原文,也能读通编注者注解,自信从原文翻译可以胜任。

我问锺书:“我读西班牙文,口音不准,也不会说,我能翻译西班牙文吗?”他说:“翻译咱们中国经典的译者,能说中国话吗?”

他的话安了我的心。会说西班牙语,未必能翻译西班牙文。我不是口译者,我是文学作品的译者。我就动笔翻译,并把《堂吉诃德》作为我的研究项目,阅读各图书馆一切有关作者塞万提斯的书籍,也读了他的其他作品。

我买到的《堂吉诃德》原文,上下集共8册。1966年“文化大革命”,我翻到第七册的半中间,我的译稿被红卫兵没收了,直到1970年6月才发还。但这几年间,我没有荒疏西班牙文。

稿子发还后我觉得好像一口气断了,接续不上,又从头译起。1976年底全部译毕。当时是十年浩劫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掺沙子”,来了一批什么也不懂的小青年。接过我亲手交上的译稿,只惊奇地问我是否译者。《堂吉诃德》未经西语编辑审阅,只我自己校了4遍清样,于1978年3月出版。

9年后我又校订了一次。我怕我所根据的版本已经陈旧,找了几个新版本,做了一番校勘工作,发现我原先的版本还是最好的版本。至于我的翻译,终觉不够好。最近我又略加修改,但我已年老,只寄希望于后来的译者了。

 
[责任编辑:刘畅] 标签:杨绛 钱钟书 翻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