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内藤湖南《禹域鸿爪记》

2011年05月16日 15:01
来源:凤凰网读书综合 作者:内藤湖南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员佐原笃介氏亦给以种种方便,并与东亚同文会诸氏、《亚东时报》山根立野氏相结交。在此地会晤中国士人有英名远扬、前翰林院侍读学士文芸阁廷式和前山东道御史、去年政变中失脚之宋伯鲁及主持南洋公学翻译之张菊生元济、速成学堂叶翰诸氏。与文氏第一次谈话如下:

予:久闻大名,今忽枉过,喜出望外。余此次游踪,先经京津,在津见严王二君耳,闻沪上多士,皆精通洋务,若得介先生历访,则幸甚。

文:伯乐所过,冀北群空,仆恐不足以当君之意也。

予:先生以为仆之言乃桓温问豪杰于王景略——当面错过乎?

文:君不败于枋头,仆不怀东晋,何得以此相戏乎?特君至此地十日也,焉得无一二可谈之士奉读高听乎?

予:昨日邦人某由武昌归沪,说其谒见张香涛制军情状,礼数繁重,颇违所闻。敝邦近日此事简疏,达官贵种皆通刺即可相见,故邦人大抵不娴繁重之仪,为之大苦,以此琐事推及其余,贵国维新之事似未可以日月而谈之也。

文:禅家云:水浅是非泊船处,贵邦贤哲何津津乐道于以南皮尚书预卜吾国隆替乎?

予:豪杰之士不待文王者,踵起于草莽,果有岁月之可指乎?

文:不得其机,十年百年,未可期也;若得机得势,则泰山之云,不终朝而遍雨天下矣。

予:姑以敝邦之事为例,百年以来,志士仁人,杀身取义,盖不下数十百辈,而后维新之变疾如影响。若坐待势机,将奈斯民涂炭何!

文:知其例之同,又当知其例之变,然而时机不远。

予:以先生之见,机势果到,当由何处下手?

文:近人有议与贵国联合者,欲借贵国兵力,此不足议也。仆正欲使贵国人才办各事,纲举目张,可望皆有成例,此弊邦所汲汲冀幸于同洲者,先生以此言为是乎?

予:借兵力之谈,不过一时权宜之计,贵国革弊之事非一时权宜所能济。用邦人办各事,以为一定成例,先生之见甚是。但邦人通贵国情弊者,未必甚多,若一概以敝邦成例,行之贵国,恐柄凿不容,殷鉴已在台湾。

文:权实兼施,因革互用,贵邦人若肯相助治理,主其事者,必将有以衡量之也。

予:抑以一纸之令,欲全国尽皆奉行,是则去年维新之举,所以终于失败,其着手次序,仆愿得闻高教。

文:今日若言次序,则非次序也。是必临机待因应,若着棋,国手虽着着皆有次序,而因敌不能不变也。

予:但定一代治国方法似不若围棋之因敌而变,敝邦三十年来,稍有起色,亦唯由国是一定也。

文:贵国二千余年来一姓相承,故先定国是,而后渐渐修改,敝邦今日之事非其例也。定治法,在今日,采列国之长,救千年之弊,规模既立,宪法自行,亦非难事,所难者,接续之交,在尊攘之术耳,有英才能立国,则一切举而行之,次序必不紊乱,君其待之。

予:机势之变,先要一掀天翻地之举。敝邦霸府之政,人心久

康有为、梁虎溪:清代画家孙龄,字虎溪,善山水。

内典:指佛教经典。

厌,故必倒之,而后国势一变,贵国今日此等之事,犹以同例视之可否?

文:贵邦以天皇为名,故数十志士乃能为之,敝邦之例,同乎?不同乎?

予:仆在北京之日,曾游长城,所过州县,摧残不治,若其寺观,亦皆颓败。因思所谓千年之弊,虽康熙乾隆极盛之日,未尝不革也,特以其府帑有羡余,得以粉饰一时太平耳,于今欲革此不拔之弊,谈何容易。比之敝邦三十年来之事,有甚难为者,折冲御侮之策,虽曰至难,仆以为比此宿弊犹为容易,先生不以为然乎?

文:仆怀之已久,《管子八观》之篇,国者当应如是也。异日将与君一一剖析其详,且得贤人君子而请益,岂数纸空言所能了!无兵力则国不能立,更有何治法,是仆难易之说。获教既多,今日适有登临之约,他日当继续求益,请辞。

此后又与文氏再会,更在汉口会谈,皆不留稿,省略不记。与宋氏之谈,为他客所妨,半途而止,亦无可记之事。氏云百事不足为,静待瓜分,然后革新始可行,言语激进,然不及快谈以叩其底蕴,甚为遗憾。

文氏乃江西萍乡县人,庚寅科榜眼,年龄四十四,容貌魁梧,面似虎三笑图之慧远。通内典,有志研究世界诸宗教,造诣颇深。举止磊落,不拘小节,与人不苟合,往往逆。在官之时,兼日讲官起居注,又为稽查宗学大臣,尽力于宗室教育,与最近去世之国子监祭酒宗室盛,最为亲善,盖南方人士铮铮有骨者。

宋氏陕西人,在其官时,与康有为等亲善,上书条陈新政之事,状貌清癯,眉目须髯,纯然一北方汉人标本也。其言行举止,皆安详谦逊。政变以来,畏祸不与人多交,年龄长于文氏。文氏之弟现在《沪报》执笔,宋氏亦与《中外日报》有关系,故可云二人暗中主持上海论坛。 附记:上海报纸虽有汉英数种,发行无一上万者,《申报》资格最老,七千左右;《新闻报》、《中外日报》次之,三千左右;《沪报》一千上下;《苏报》更少。独小报游戏报发售至万以上。

英文报中《北清日报》最多,有五六百,《中国》等更少,其报道难以信凭,北京保守官僚之于报纸深恶痛绝,亦因其报道不准确,多臆测附会之说。天津之《国闻报》,乃彼地独占事业,发行量大,有三千左右,英文报纸只有周刊《京津时事》。余在京津之日,于天津目睹日本人协会刚刚成立,以郑领事为会长,以《国闻报》西村氏为干事,而以领事馆内一栋房屋充做协会游息之处。

闻上海自日清战争之际已经成立有日本人协会,而现至其地,见领事馆甚为陋隘,协会亦无一集会场所。上海居留邦人一千余人,而有参与市政资格者不过十三四人而已。上海人往往住高大建筑物,携声妓,驱马车,所谓绿杨影里,一鞭残照,扬扬乎纵横于康衢,将外国租界亦视为己物而占有,而日本商店除邮船公司、正金银行、三井物产、村井烟草店以外,皆甚为简陋。胜战余威至此已荡然无存,上海并非令人眷恋之地。

上海状况已为邦人所知悉,不再赘述。六十年前沮洳之场,芦苇丛生之地,今日乃东洋第一埠头。道光末年,为外国开埠头十数年来,发展极为缓慢。长发贼之乱,江苏一省大半沦为战场,独此地因有外国人租界,得免兵祸之患。避乱者无论富豪,抑或流氓,争相萃集于此地,遽然成一大都会矣。故在今日,省会苏州之繁华,实全移于此地也,江南佳丽之地,至无能过之者。虽云乃中国一都市,因位为东西商利与物质文明之交会点,呈现一种异观,决不可以通常中国都会视之也。时被称为长毛,是清代统治者对太平军的诬称。

上海郊外,草树茂盛,禾谷丛生,青葱芊绵,全与我邦无异,但其缺乏修整而已。极目处山峦不见,平衍千里,无边无际,则为我邦所罕见。而燕京附近山石块垒,威峰雄特,水冽土厚,气候高寒,其草木皆强干而丰本,虫鸟之化,亦为劲踵绒,瞿瞿然迅飞,上海可云与燕京决不相类也。

十四日雨,吾自入此邦以来,始逢下雨,阴湿之气,彻于肌肤,闻北地犹为旱情所苦,敕使乞雨频仍,南北风土之差,有如此者。客窗萧寂,吾亦欲愁矣。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禹域鸿爪记 藤湖南 山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