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内藤湖南《禹域鸿爪记》

2011年05月16日 15:01
来源:凤凰网读书综合 作者:内藤湖南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会见严、王诸人者此夜之事也,招之来我住宿处第一楼,开小宴也。此前前日即十三日,于《国闻报》馆会其记者方若(号药雨),因问此地名士者何人哉,方氏告以数人之名,即: 严复,字又陵,福建侯官人,现为北洋候补道,水师学堂总办也。王修植字菀生,浙江定海人,现为北洋候补道,大学堂总办也。

陈锦涛字澜生,广东南海人,现为大学堂西文教习,此人算学为清国名家也。

蒋国亮字新皆,浙江诸暨人,举人,现为育才馆汉文教习。

温宗尧字钦夫,广东香山人,现为海关道翻译员。

王承传字钦尧,安徽桐城人,现为旗兵学堂德文教习。

是皆精通时务者也。因欲集之一堂而会晤,然《国闻报》西村氏忠告以中国人之习气,官有上下,会之一堂将有不便,故先招严、王二人,方药雨及西村、安藤虎男(以上皆《国闻报》记者)、小贯庆治氏亦一同招来。

严复年齿四十七,二十年前曾游日本,十年前游学英国三年,能英语,已译赫胥黎之书,名曰《天演论》,已经印行。眉目之间有英爽之气,政变以来,在人人钳口之际,往往议论纵横,不惮忌讳,盖为此地方第一流人物也。王年齿四十一,容貌温籍,虽不通欧文,犹在现职,盖为才物也。方若犹三十左右人,号药雨,兼善画。

一夕所谈,多以笔代舌,固尚无暇互尽底蕴,亦足征多少怀抱新主义之人人所见者,因录其要于下。

王:昨日方君告知先生游历至此,走(自己的谦称)未尽地主之谊,乃承先师之雅,甚感甚歉,严君已为转约,想惠然肯来。闻先生为《万朝报》馆主笔,平日著作必富,悉有印行否?能示否?

予:平生从事报纸,著成书少,所带仅有一种,当乞贵鉴,但行以邦文,恨难得大雅批正耳(遂赠《近世文学史论》一本),别有《诸葛武侯》、及《泪珠唾珠》,今皆未带来。敢问贵邦时局,当从何处着手,方见起色?

王:政府诸公,大都耄而倦勤,必无改革之望,鄙意须从百姓自相团结做起,但鄙邦人不学者多,见解甚短浅,恐一时犹难语此也。

予:贵国时事,尚难变法耶?

王:目前尚未能说到此,大约十年以后,列邦交逼,即使上不变,下亦必变。

予:变法亦不应轻谈,鄙邦三十年来,以变法而立富强之本,然今日观之,措置失当者,亦不复少,是贵邦志士,宜所鉴戒。但鄙邦人勇于进,拙于守,贵邦人反之。进者退之,退者进之,予意贵邦人今日之事,未遑言守成之事耳。

王:尊见甚高,去年诸君子,亦正坐知进不知退之病

予:康、梁二君,弟在东见之。康意气过锐,所以招败。开百年太平之基,务在育英,先生职已存此,望待效百年之后,勿期成岁月之间。但十数年之后,不知贵邦何状,为可虑耳。北洋大学堂,俊髦定多,敢问学生几名,所课何事?

王:鄙堂学生,分八班,每班三十名。自入学堂之日始,八年毕业,前四年教以传通之学,后四年则分习专门。专门学有律例、工程、矿务、机器四科,走不通西国文学,贡居此职,抱愧之至。

以外国文字教工艺、制造等学,事倍而功半,鄙邦今日,教育之

康:康有为。

梁:梁启超。

刚毅:曾任军机大臣,后以工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法,乃坐此病,地球各国所无,鄙意教育之事,又须由广译做起也。

予:译书之局,今已撒乎?

王:北京去年撤,现在上海学堂尚有译局,但以其事为主者,系急功近名之人,以译武备为要,则又误也。近日严君在天津,拟设译局,已言之于北洋大臣,尚未允准也。

先生明日将赴北京,不克叙杯酒之欢,甚歉,不佞约十日后,亦拟赴京,不悉先生在京有几日勾留?

予:大约十数日,先生赴京,拟寓何处?

王:不佞到京后,寓潘家河沿杨宅。不佞到后至贵国使署,访求踪迹,矢野公使亦熟人也。 上面系与王菀生所谈。

严:先生何时到津?拟作几日勾留?曾到北京否?

予:洋历九月十一号来津,明日拟往北京,留京旬日,当复来此。严:声应气求,不拘形迹,先生赏及不佞,使人喜感。

予:大著《天演论》,蒙方先生惠蹭,已奉读,文字雄伟,不似翻译,真见大手笔。 严:因欲观者易晓,故不拘泥于原文句次,然此实非译书之正法眼藏,弟近所译《计学》,则谨守绳墨,他日成书,当以求教。

予:敝邦维新之际,最患府帑空竭,至假贷于富豪,以济一时之急。我意贵邦时事,亦复如是,敢问裕府帑有道乎?

严:国家岁入,止有此数,求其常足,主财政者,在斟酌于新旧缓急之间,既为其新,则当节其旧者。若新者日进,旧者不除,自然日形不足,此今日敝国理财之大弊也。搜括不遗,至以供无益之军政,则犹为糜财耳。如今日之兵,虽百万,无益于胜负之数也,先生以吾言为何如。(末节暗刺讥刚毅于江南、广东筹款之事也)

予:敝邦岁入,现二亿五千万圆,以贵邦十倍之土,政府所入,不过一亿余万,盖由中饱之弊,防此等之弊,岂得无策耶?

严:枵腹从公,人情所必不能者,故欲无中饱,必先由增俸始,不增俸而欲无中饱,则以欺相率应耳。

予:京中有可与谈时务者乎?

严:政变以来,士大夫钳口结舌,安有言时务者,仆不知也。今日得瞻风采,殊深喜幸,须与足下结一重翰墨缘也。

上面系与严又陵所谈,此日严来较晚,故所谈亦较少也。

翌十六日与正金银行小贯氏同赴北京,因迟误发车时间,不得已于十七日赴北京也。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禹域鸿爪记 藤湖南 山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