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读书 > 专栏 > 雪漠

雪漠专栏:文学直指人心

雪漠简介:雪漠,原名陈开红,甘肃凉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专业作家,深造于鲁迅文学院和上海首届作家研究生班,西部文化学者,大手印研究专家,被甘肃省委省政府等部门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甘肃省拔尖创新人才”等称号。“雪漠小说研究”被列入复旦大学、兰州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高校的研究专题。

雪漠的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大漠祭》、《猎原》、《白虎关》(上海文艺出版社)等,其学术代表作为《我的灵魂依怙》、《大手印实修心髓》(甘肃民族出版社)等,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开栏语:在哲学的教条化、宗教的制度化、文学的功利化之后,我一直在寻找一种新的东西。它能汲取宗教、哲学、文学、艺术的营养,但又能超越母体。它抛弃宗教之制度化诟病,抛弃哲学之繁琐,文学之虚浮,成为一种能“直指人心”的东西。它简单、澄明、干净、质朴,超越名相,能春雨润物般为灵魂提供一种滋养。

专栏新作

·雪漠:谈超越和永恒——《西夏的苍狼》

●雪漠 谈超越和永恒 (代后记) -1- 表面看来,《西夏的苍狼》的写作缘于跟东莞文学院的签约。 的确,这是它出生的一个重要契机。没有这次签约,我不可能远离家乡数千里,客居在广东的山区小镇樟

[详细] [评论]

·《西夏咒》的孤独和超越

老有人问我:雪漠,你为啥要写《西夏咒》(作家出版社)?对不同的对象,我有着不同的回答。但基本内涵大致相似,便是“打破魔咒,实现超越。”

[详细] [评论]

·雪漠:当下关怀与心灵超越

我理解的浪漫主义,是更高意义上的精神的反映,而决非风格上的热情和虚浮。一个作家的想象力,不应该体现在故弄玄虚和神神道道上,而应该把虚构的世界写得比真实的世界更加真实。

[详细] [评论]

·雪漠:甘肃的“杂种”文化

甘肃人似乎是一个被人们忽略的群体,我读过许多大师的人类学、社会学、人文学的著作,很少有谈及甘肃人的。当然,你也可以翻开《人文中国》之类的书或是杂志,但你几乎找不到对甘肃人的研究和描写。这是一种奇怪的现

[详细] [评论]

·雪漠专栏:我的“老顺”父亲

父亲是《大漠祭》、《猎原》、《白虎关》中老顺的原型。老顺的性格、习好甚至许多细节都源于我的父亲。父亲去世时,一些知情的读者很伤心,说:老顺死了。

[详细] [评论]

·雪漠在首届中法文学论坛的发言:文学与灵性

中国文化中这种灵性的东西,更多地是追求一种活着的理由。我们为什么活着?一个作家要追问为什么要写作?这就是活着的理由。中国几千年前的一些古代的哲人,都在追问这个东西,老子、孔子、诗人屈原都在追问。当中…

[详细] [评论]

·雪漠:如何区别骗子与信仰者?

我想,只要他们明白了信仰的本质是自省、自律、向往之后,他们也会“信受奉行”,成长为真正的信仰者。世上没有天生的信仰者。只要让自己拥有真正的信仰,任何人都可能因为信仰而离苦得乐。当然,其中的那些死不改悔…

[详细] [评论]

·雪漠专栏:谈谈中国文坛

我曾虔诚地想进入文坛,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进入文坛之后,却又想决然地远离它。因为,我的信仰和智慧告诉我:所有滋长“贪嗔痴”的外物和外境,都定然是“恶”的,是必须要远离的。我逃离时的那份急切,如逃脱了枪…

[详细] [评论]

·雪漠:打碎对生命的执著

我一直想写生活在另一个“时空”中的人们。他们生活在世俗世界之外,有着自己独有的生存模式。他们追求灵魂的安宁,而忽视红尘的喧嚣。他们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活的理由,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有自己的灵魂求索。不进…

[详细] [评论]

·倡导“善”高于谴责“恶”:富士康员工为何连续跳楼

文● 凤凰网读书 / 雪漠专栏 近来,社会上对两种凶手的关注度很高,一种是杀害幼儿的凶手,一种是杀害自己的凶手。前者称校园凶手,后者便是富士康跳楼的那些员工。--后者本质上也是凶手,只不过他们屠杀的

[详细] [评论]

·雪漠:校园凶手杀孩子深层原因探析

文● 凤凰网读书 / 雪漠专栏 近来,许多地方发生了凶手扑向校园、伤害无辜的孩子的恶性事件,甚至惊动了温家宝总理。 对于那些穷凶极恶者,我们大多进行了遣责和诅咒。 但很少有人会问:凶手为什么会这

[详细] [评论]

·雪漠:冷漠的时代

文● 凤凰网读书 / 雪漠专栏 这个时代是一个非常冷漠的时代,冷漠到何种地步?我们对别人的痛苦已经无动于衷了。当我们从历史上读到人类相互残杀的血腥时,当我们看到各种自杀性袭击时,当我们面对一个婴儿的

[详细] [评论]

·雪漠:关于死亡与苦难

至今,为了追求她心中希望和梦想的那个女孩子,直到今天她仍然没有追到那种东西,仍然在痛苦地活着,但她永远没有了那种诗意,为什么呢?她自己也绝不会想到曾经写出过那样的文字,就是每一个女孩子在最初的时候,…

[详细] [评论]

·雪漠:作家的“舍”与“取”

朋友问我:一个作家最注重的应该是什么?我对他说,一个作家最重要的应该是学会“舍”。 好多作家都注重“取”,而不注重“舍”,结果艺术上的成就受到了限制,穷尽一生的时间,也未必达到应有的艺术高度。

[详细] [评论]

·雪漠:从刘芬作品谈“真心”

也许,正是因为真心文学实现的"救赎",刘芬才没有被她所处的环境异化。在樟木头,我遇到那些跟下的商业大潮有点距离、能相对保持一颗向上之心者,多是文人,如王康银、如王一丁等。刘芬是其中很典型的一个。

[详细] [评论]

·雪漠:人类的堕落

人类最可怕的不是屠杀,而是对屠杀的讴歌。你可以翻开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或者文学史等,就会发现人类顶礼摩拜的,其实是屠杀自己同类的人。杀人越多,可能越被认为是英雄,如成吉思汗、拿破仑、亚历山大、曾国藩…

[详细] [评论]

·雪漠:被误解了的佛教文化

我认为,佛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民族――因为佛教在印度几乎“绝种”了,现在在印度传播佛教者,也多为中国人――向全人类贡献的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

[详细] [评论]

·雪漠:好坏哲学的标准

在我看来,所有的暴力都是罪恶,所有的战争都是罪恶,所有对人类的屠杀都是罪恶。所以,我不看这种理论创始人的主观愿望,我主要看这种理论的客观效果,以人类、历史甚至宇宙为参照系,来衡量、评价其价值。

[详细] [评论]

·雪漠专栏:时代需要大善文化

善是一种文化,不是一种宗教。宗教精神里面,善的成分很重,但宗教涵盖不了善,善是一种比宗教更大的文化,是人类文明中最值得弘扬的精髓。但目前恰恰是,善文化被妖魔化了之后,人类的价值评判体系出现了问题。到…

[详细] [评论]

·雪漠:这个世界为我所“用”

功利之“用”是小功利、小用,小功利仅仅是利己,以“实用”为主。当一个人陷入小功利之中时,是很难用博大的胸怀去汲取一些不一定马上见效实用、但对其人格人生有大滋养的文化养分的。利己的功利心只能越走越小,越走…

[详细] [评论]

【相关评论】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