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倡导“善”高于谴责“恶”:富士康员工为何连续跳楼

2010年05月27日 11:1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雪漠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文● 凤凰网读书 / 雪漠专栏

近来,社会上对两种凶手的关注度很高,一种是杀害幼儿的凶手,一种是杀害自己的凶手。前者称校园凶手,后者便是富士康跳楼的那些员工。--后者本质上也是凶手,只不过他们屠杀的对象,是自己的生命和亲人的幸福。

前几天,我做客东莞阳光网,对校园凶手产生杀人、暴力的动机及促成这一动机的相关因素进行了分析。一个人的行为看似是单个的行为,其实它的产生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如自身、家庭、社会、文化等等。只要我们理性地分析一下,就会发现,这几个热点事件,折射出的,却是时代面临的困境。

我在分析那些校园凶手的杀人动机时,归纳了三点:一是信仰的丧失,凶手的人生中没了“盼头”;二是分配的不公,导致积怨成暴;三是健康原因,无法排遣怨愤,不能自主身心。

这三点,同样适用于富士康的那些跳楼员工。

生活中,当一个人感到不如意时,心灵是极为脆弱的,容易产生极端行为。当他心中充满仇恨和愤怒时,最需要的,其实是别人的关怀。这时,如果他的身边出现诸多顺缘,出现关心他、爱护他的人,其命运轨迹是能够改变的。佛教中称之为“境由心造”,或是“命由心造”。

有时候,一个微笑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一堆炸药,要是没有雷管和导火索,是不会爆炸的。有时,岁月也会让一些烈性炸药失效,变成肥料。我遇到过许多自称是“浪子”者,他们可能是潜在的“凶手”,但在某种善文化的熏染下,通过科学的身心调理,遇到向上的教育环境,他们大多会改变过来。生活中不乏这样的例子。只要给予足够的爱,那些身心有缺陷者,照样能相对健康地度过一生。一粒有毒的种子,要是没有适宜的土壤,没有足够的水分,没有空气和阳光,它是结不出毒果的。那种子,甚至可以腐烂,变成肥田的养料。历史上充满着这样的例子。千年前,藏地有个叫密勒日巴的人,年轻时,他曾用一种特殊方式诛杀过很多人,后来他经过心性修炼,成长为光照千古的文化大师和诗人。“周处除三害”的故事,也证明了人是可以改变的。

富士康的某些管理者,将那些跳楼者,归于其心理疾病,显然是无耻的。他们应当多反思一下:自己的环境,是不是有益于那些负面情绪的增长?在那些跳楼者的心灵陷入黑暗时,他们是不是为他们提供过一缕阳光?

许多时候,一个微笑就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心灵。微笑像一缕阳光,当它进入漆黑的屋子时,就能够驱散黑暗的。我们每个人的一点善念、一个善心,会发出一缕光明。光明无论多么微弱,肯定是能刺穿黑暗的。只要我们多一份关爱,多一份微笑,多一份同情,多一份慈悲,身边的许多人就可能被“磁化”。

现代科学发现,人的思维会产生一种波,幸福有幸福的波长频率,痛苦有痛苦的波长频率。当一个人心中充满爱,用同情心对待世界时,他会产生一种非常祥和的生物场,会跟周围相若的波长频率达成共振,进而构成非常和谐的环境。

比如,当我们进入寺院的时候,会变得非常安详。因为进寺院时,许多人都有一份恭敬之心,有一份慈爱之心。这诸多的慈爱之心就会发出慈爱的生物场,改善那环境。当我们到一个喧闹之地,就会觉得热恼熏心,因为那儿的人充满欲望、贪婪和浮躁,其生物场也会发生变异。这种现象,佛教称之为“熏染”。

汶川大地震后,很多人显示出巨大的关爱,他们的慈悲心和同情心被灾难激活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颗好种子,祖宗称之为“良心”。每个人类都有良心。当大地震发生的时候,许多人发现了自己的良心,发现那些受难者和我们是一体的,同属于一个民族,同属于一个地球。

问题是,我们的良心难道必须要借助灾难才能被激活吗?

除了灾难之外,良心的激活还有许多重要的契机,社会正确的导向是最重要的一种。要是我们每一个拥有影响力的媒体,每一个拥有话语权的人,每一个有推广力度的文化团体,把这种理念传播开来,让这种激活的“良心”,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习惯,变成我们的日常行为。让它像呼吸一样,不要离开我们的生命。那么,那些员工是不会跳楼的。

我们要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当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当他们烦恼的时候,我们能给他们微笑和清凉,给他们一份力所能及的关爱,给他们一份既能让他们生命受益,也能让我们心灵升华的帮助。许多时候,帮助别人,其实在帮助我们自己。因为你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你的生命也得到了升华,你的价值也得到了体现。如果你是个自私的小人,当你通过一份关爱,让这个世界得到一种善行的帮助,你也便升华了自己。你一天天地远离狭小,远离自私,变得非常大气,变成了君子,变成社会上人人都爱戴的人,就意味着你升华了生命。每个人的价值就是他的行为,没有行为就没有价值。要是每一个有文化的人,都用各自的方式把这种大爱的理念传播开来,让这种善的频率、善的思维波充满整个世界,就会有更多的人被“磁化”,引起更大的“共振”,建立和谐社会。

同样,“恶”也会共振――传染――的。“恶”念也有一种思维波,也是一种生物场,承载恶的文字也会有一种非常邪恶的力量。许多报道中,把“恶”做为一种吸引人眼球的手段。那些血腥、暴力、凶杀、色情、低级趣味的描述,充斥着许多媒体,极尽煽情,泛滥成灾。那些不健康的内容、负面的东西加剧了恶的传播,形成了恶的土壤,也会影响人的思维,造成巨大的心理暗示。在这种恶的熏陶下,无数潜在的凶手会蠢蠢欲动。那些心中充满暴力倾向者就会得到一种自我暗示:“我也要那样做。”

于是,当富士康员工中有11人跳楼时,许多人――甚至我们的某些媒体――却在期待第12个跳楼者。于是,第12个便出现了。

我有一个朋友,他为一件小事,多次遭到公安局的拒绝时,他就说:“我也真想拿炸药去炸它。”为什么呢,因为他曾经看过诸如此类的报道。这个报道就是一粒恶的种子,种在他的心里。如果他无数次的念想,当这种念想积到一定量时,就会发生质变。他就会像精神病患者那样被这种念想控制,心灵就会陷入困境,进而可能变成凶手。如文革中那么多善良的孩子,为什么突然变得不善良了?是因为那个环境、那个时代的文化土壤的作用。除了孩子们有认知障碍外,更多的是身边各种各样的负面信息暗示的结果。要是一个楼房被打碎了一块玻璃,如果不很快补上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拣石头打玻璃。

单纯地谴责恶是不够的,因为当整个社会都谴责恶时,那谴责也可能变成一种“恶”的自我暗示。在西方,这被称为“吸引力定律”。所以说,我们谴责恶,远远不如倡导善有用。因为那被我们倡导的善,也会变成一种善的心理暗示。

一种大善文化的倡导,一种真善美的弘扬,会起到一种非常好的熏陶。当我们倡导学雷锋的时候,社会上就会出现许多雷锋;当我们宣传孔繁森时,很多人就可能学孔繁森。当很多人都在为汶川灾区捐款时,最吝啬的人也可能掏腰包。善会产生一种非常大的力量,会形成巨大的能量场、思维场、文化氛围,诸多人就会被磁化,继而变得善良、慈爱和悲悯。

所以,对善的倡导,远远好于对罪恶的谴责。

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类有对形而上的追求,会向往更伟大更崇高的一种存在。当人类向往比自己高大的存在时,他就会一天天变得高大;当我们向往一种崇高时,也会一天天变得崇高。可见,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我说的这个教育,包括社会教育、传统教育、学校教育、文化审美教育等。传统文化会教育我们,人要有一个存在的理由,就是要追问“为什么活着?”当人有了这种追问时,才会由一种动物性的存在、自然性的存在,上升到社会性的存在,上升到更高层次的精神和信仰的存在。因此,文化土壤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要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善的营养,把这种诞生屠夫的土壤变成诞生圣贤的环境,让每一粒善的种子都得到健康的成长,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更清凉、更和平。

[责任编辑:严彬]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