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读书 > 专栏 > 雨园谈书

雨园谈书

简介:李廷华,原籍湖北宜昌,1951年出生于重庆,长期从事文艺创作及文化学术研究,国际书法家协会理事。

语录:

花漫重阳雨又飞,触怀常憾永相违。

偶钞诗简翻成烂,默想锋毫舞欲挥。

百代高风岂倏忽,一家胜慨看幽微。

书坛纷躁喧喧里,把卷轻吟魂兮归。

专栏新作

·李廷华:给“知道分子”的一份厚礼

学术、读书最终是无禁区的。多年来读书人的眼光在逐渐开阔,也逐渐细微,很多历史问题在逐渐清晰,也愈加复杂,辩幽索微永远是学术的责任和动力,也是学人之兴趣及功课。《点将录》于兹会心多,亦引读者解颐频。

[详细] [评论]

·漫漶无稽的“大国学”——《季羡林口述史》读后

季羡林与钱钟书,相距岂可以道里计。正是钱钟书的远去,才落得一班矮人作场。作即作矣,还要唐突贤者,几十年欲吐难吐之一腔酸哇,仰天而喷,落秽蒙羞者是谁呢?

[详细] [评论]

·评王岳川教授的“文化书法”论

不久前在山东淄博举行的涌泉国际书法论坛上,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书法研究所所长王岳川教授以《当代书法流派与文化症候》为题,对其“文化书法”多有诠述。我对其中一些问题当面提出了质疑,此文是对当时发言的补充。

[详细] [评论]

·书坛搅进个陈绍基

在权力统领一切的环境里,因权力外溢而沾溉几滴余沥,个中人即使回味非甘,也未必倒肚翻肠。书坛搅进个陈绍基,其意味倒足可使人三思。

[详细] [评论]

·陈寅恪的“阜昌”诗

对一个人的评价,盖棺尚不一定有定论。自己的民族气节是一回事,对历史的认识又是一回事。认识历史有时候甚至比舍生取义更难。

[详细] [评论]

【相关评论】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