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作家如何拓展叙事空间?贾平凹:我写作只想着朴素

2011年11月02日 18:04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舒晋瑜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10月21日。江苏兴化。以施耐庵的名义,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文学聚会。

惠生·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的颁奖,聚集起来自海内外知名作家、学者和文学爱好者。除了获奖的贾平凹、阎连科、董启章(香港)、宁肯,以及兴化籍的作家顾坚、谷怀,还有陈建功、池莉、周梅森、黄蓓佳……

“就像施耐庵不仅属于兴化,而且属于中国和世界,以他的名字命名这个文学奖,其意义和影响也会超出兴化,进入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家、施耐庵文学奖的发起人之一费振钟所言,使得这场文学的聚会,具备了更深层次的意义。从代表了中国文学眼光的50余位提名委员会到聚集了中国一流学术水准的评委会,著名的出版人、编辑家、作家、批评家们,通过施耐庵文学奖表达着共同的立场与观念,希望通过层层筛选,发现中国当代能够充分展示和彰显汉语艺术韵味的作品,发现对汉语叙事方式有所探索和创新的作品,希望拓展汉语叙事创作的广阔空间,那么现在,首届施耐庵文学奖尘埃落定,且看——

当代作家如何拓展叙事空间

贾平凹:我的写作只想着朴素

“我非常感谢施耐庵文学奖能授于《古炉》。我已经不再年轻,《古炉》的写作也很艰难,而评委们肯注视它,给予认可和称许,这令我欣慰,而再一次增加了我文学跋涉的信心。”贾平凹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站在兴化广电新闻局演播中心鲜花簇拥的领奖台上,用浓得化不开的陕西方言开始他施耐庵文学奖的获奖感言。

他说,自己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对文学充满了兴趣和幻想。而这种个人的兴趣和幻想,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逐渐意识到了写作是职业、也是事业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也曾经历了十分痛苦的抉择。

“树木,花草,庄稼都还是才冒出土地的嫩芽时,看似一样,这就曾使我轻浮和狂妄,以为自己也将了不起,无所不能。但这些嫩芽长到了一定的高度,它们就分出了树木、花草和麦子谷子,才知道植物都长成什么样子,多高多粗结什么果实,那是品种决定的。看着古今中外那么多的天才作家和天才作品,而自己原来是那么柔弱和渺小的种类,这又曾使我垂头丧气,饱受打击。我还能不能写下来?”

这样一位享誉海内外的知名作家,如此勇敢地坦露内心的困惑和疑问,令人感动。贾平凹说,在十多年放下拾起、拾起放下的过程中,犹豫、怀疑和恐惧始终伴随着他。可是,他转念想,虽然世上有巴西足球和巴塞罗那足球,中国人依然不是还在踢足球吗?虽然世上有着那么多的摩天大厦,中国的农家小院不是依然还得盖门楼子吗?他就这样消除了自尊和自卑,从此去默默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

《古炉》的写作,延续了《秦腔》的写法,重整体,重细节,以实写虚,混沌而来,苍茫而去,在当今文坛上别树一帜。贾平凹觉得,这种写法更适合自己。“我一直写的是当代生活,行文上又想尽力有中国气派,这两方面其实结合起来很难,如国画很难表现现代生活一样。这需要你必须熟悉生活,掌握生活细节,讲究节奏,把味道写足。”这种写法从《废都》之后就开始了,但那时仅是试验,过渡到《高老庄》,再过渡到《秦腔》、《高兴》,直到《古炉》,才完整地体现出来。

《古炉》在构思时是艰难的,然而写作时却总有一种快感。他说,自己年轻时写东西,有激情,锐力外向一些,年龄大了,就沉淀了些,想写的都是在现实生活中真正有了个人生命体会的东西。这时的写作,不太讲究技法,不起承转合,看不出多少规律,只想着家常话,只想着朴素。

其实,任何写法都跟生命有关,跟生存状态有关,跟文学观有关。在《古炉》中,贾平凹的语言追求与传统的中国小说语言一脉相承,沉着、散淡、意味深长。他认为,当下纯正汉文学语言是重要的,如果没有了汉文学语言的纯正,汉民族的味道就不复存在。

“是一株麦子就不指望去结玉米棒子,而力争把麦穗结好。那么,坚持,坚持着自己,就成了我十多年间写作的唯一信念。有句外国的谚语说,吻过了无数的青蛙才能吻到王子。我可能永远无法吻到王子,但无数的青蛙吻过,构成了我写作的经历和价值。” 贾平凹说。

他因此再次谈及施耐庵文学奖垂顾到自己的感激之情:我珍贵着,如得到了一份干粮装入行囊,再往前行。

[责任编辑:王光华] 标签:作家 贾平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