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禾:与格非、韩少功对谈《六个字母的解法》


来源:澎湃新闻网

人参与 评论

 

原标题:讲座场︱激活:韩少功、刘禾、格非谈《六个字母的解法》

时间:2014年7月5日下午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

主题:“与文学重逢”作者见面会

主办方:活字文化

----------------------------------------

【文字实录】

刘禾:大家好,看到这么多的文学爱好者来参加我们的新书发布会很高兴,我写了一本书,这个书是什么书?我自己其实也说不清楚,主要是想做一些文学实验。有人问我说在学术论文和文学之间你是怎么做的选择?我特别惊讶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问题?好像很自然的一个问题。我说我当时在做这个创作的时候,主要的选择还不在文学和学术之间,而是在英语和母语之间。我是30年前到美国去留学,30年过得很快,几乎一直是在用英语写作。所以对我来说,主要是如何重新进入母语写作的问题。还有就是我想做一点文学实验,而这本书《六个字母的解法》是我的一个初步实验的结果。因此,它有点像散文,但又不是散文;有点像小说,但也不是小说。它是一个混合体,有一位批评家说它是跨文体写作,也许没有更好的说法,我就先接受跨文体写作这个说法。

我现在解释一下这本书成书的过程。这本书的繁体字版是去年秋天由香港的大出版家、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林先生出版的,他还设计了一个封面我非常喜欢。这次这个简体字版的出版是活字文化发布的,我觉得非常荣幸作为活字文化第一批书,和我们的大诗人欧阳江河的《凤凰》,还有北岛《给孩子的诗》这本书一起发布,我非常荣幸。

因为时间有限,我简单说一下写这本书背后的一些想法。后面的幻灯呈现了这本书的一条叙事线索,我在刚写这本书的时候才逐步发现,纳博科夫在国内是有一大批粉丝的,我以前是不知道的。他基本上是作为我的叙述主线进行,但是这本书的确不是关于纳博科夫的。我主要想讲三点:

第一,我这个实验是想做一些突破。包括文体上的突破,还有就是中国和世界之间界限的突破,到底成功与否还是由读者自己来判断。

第二,有一些人物让我特别关注。比如说大家都熟悉的徐志摩去剑桥大学待了一年,留下了很多诗文。国内许多读者对徐志摩和对剑桥大学的了解都是通过这些诗文进行的。我把徐志摩放在20世纪20年代的英国和剑桥大学学院的氛围里面重新来思考当时的历史状况是什么样子,因此就出现了各种各样让人惊讶的人物他们之间的联系。我就说一点,纳博科夫是1919年到剑桥大学开始读书的,而且他在剑桥待的那段时间正好也是徐志摩去的那一段时间。还有很多其他的一些联系,比如大家都熟悉的奥威尔,奥威尔的《1984》和他的《动物庄园》大家都非常熟悉。但是我发现他的另外一个东西对我特别有用,那就是他还有一个笔记本,他去世以前的几年有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在90年代被英国《卫报》的记者发掘出来,发现他从中抄出30几个人的黑名单给英国的情报部门。我这本书里面在寻找一个人物,叫NESBIT,这个人是纳博科夫在自传里不愿意说出真名的一个人物。我发现奥威尔的这个黑名单可能对我来找这个人物有用,基本上这本书就是在这种寻找过程中展开的。韩少功先生给我写了一个序言,他在序言里说,这有点像思想的侦探小说。但是也很难归类到底是什么书。

第三,这本书的写作不是我一个人的作品。这个群体当时欧阳江河、李陀、徐冰、吴晓东教授提到有一个互动的过程,我的非常不成熟的第一稿是先给这个群体,包括韩少功先生,包括格非先生看过,还有北岛,北岛对这本书给予了非常大的鼓励。大家都参与了它的创作,有对我的第一稿的批评。因此这个群体是在努力重新想像文学是什么,我就先说到这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时光]

标签:刘禾 韩少功 格非 六个字母的解法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