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凤凰新闻客户端

万玛才旦小说专栏:我自己知道我是谁不就行了吗?

塔洛说:“不照不行吗?”所长说:“不行,要办身份证。”塔洛问:“身份证是什么?”所长说:“有了身份证你去了城里别人就知道你是谁了,就知道你是哪儿的人了。”塔洛说:“我自己知道我是谁不就行了吗?”这时,所长记起了什么似地问:“你叫什么来着?”塔洛说:“小辫子。”所长说:“我是问你的真名。”塔洛想了想才说:“塔洛。” 【阅读全文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两人这样笑了一路,忽然就不笑了。到故事最后的时候,我终于流了眼泪,他伸过手来,捏了捏我的手。

曹乃谦:跟这种胆胆儿小的人,出不了事

他是早晨六点下的火车,可回了家,半天叫不开门。好长时间,妻子才把门打开,妻子的姐夫也在里面,可是孩子却已经上学走了。

出版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主编信箱:yanbin@ifeng.com

凤凰网读书会联络:weibx@ifeng.com

  • 关注凤凰读书微信

  • 关注凤凰读书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