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凤凰新闻客户端

《我选择独自一人》

女人真的必须变成只能依赖“丈夫”来思考吗?人们也许会笑我,认为我是出于懊

《北野武的小酒馆》

我所害怕的,也许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无法按照自己的理想活着。我害怕的是那

加西亚·马尔克斯长篇小说

《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族长的秋天》《迷宫中的将军》《恶时辰》《

《性革命》

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女人:她们尽管有正确的判断,却无法使自己离开一个不喜欢

《我们生活的故事》马克·

新桃花源记:裸体主义者聚居地

如何等待一场死亡?

"后来人们聊起我二姨夫的死,总会说:那个货,硌硬了大伙一辈子。活着讨厌,死也死得讨厌。人问,他是哪天死的? 【阅读全文

写“平乐镇”前,小说家颜歌的光怪陆离

两人这样笑了一路,忽然就不笑了。到故事最后的时候,我终于流了眼泪,他伸过手来,捏了捏我的手。

曹乃谦:跟这种胆胆儿小的人,出不了事

他是早晨六点下的火车,可回了家,半天叫不开门。好长时间,妻子才把门打开,妻子的姐夫也在里面,可是孩子却已经上学走了。

出版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主编信箱:yanbin@ifeng.com

凤凰网读书会联络:weibx@ifeng.com

  • 关注凤凰读书微信

  • 关注凤凰读书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