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戈,林戈—— “中国好诗人”评选第二轮∣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现场:“中国好诗人”评选第二轮

我们以娱乐的方式关注诗歌,以相对公平的挑战模式,发现真正民间好诗人!

——李之平

主办:明天诗歌现场

总策划:谭克修

策划及流程设计:李之平 张雪江 施世游 严彬

选手及选稿择定:李之平 江一苇 崔宝珠 王彦明 啊呜 卓铁锋

主持人:李之平

统筹:刘一木


【评委】

1.嘉宾评委:陈先发(著名诗人,新华社安徽分社常务副主编);邵风华(著名诗人);许道军(上海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批评家);安琪(著名诗人,《作家网》编辑,主持)。

2.媒体评委:北京青年报(诗人,副总裁段钢),北京新华社(诗人,主任记者景旭锋。群名大侠无剑),《语文报》(副总编任彦均)北京《华夏时报》(文化部主编小曼)《华西都市报》(副主编赵晓梦。群名梦大侠)《重庆渝报》(副总编徐庶。群名重庆徐庶),凤凰网(读书频道主编 严彬),南方都市报(副刊部帅彦。博士。)中国作家网尹超(超侠)《凤凰生活》(执行主编郭蔷)。评委均可自由发言点评。

3.诗人评委:施世游,孙家勋,卓铁锋,楚雨,仲诗文,崔宝珠,陵少,孙悟,还叫悟空,王彦明,弥赛亚,水明霞,焱阳,张雪江,啊呜,黄土层,采耳,黄弢,泽平,罕莫,漠风,罗霄山,杨碧薇,邹小雅。

【赛制】

采用PK淘汰制,由嘉宾评委、媒体评委、诗人评委每月选出月冠军;每季选出季冠军(公布晋级名单);每年选出年冠军(公布晋级名单);本轮晋级选手与上轮晋级选手进入第三轮PK。

【主持人语】

各位嘉宾,各位媒体领导,亲爱的诗人朋友们,晚上好!

在新媒体秩序的强烈感召下,诗歌在微信中越来越活跃。有人说余秀华事件激活了诗人写诗,我说啊,应该是微信的活力与便捷让余秀华跃进大众视野。如今,微信群异常蓬勃,但有活力,有生机,有创造性的微信群并不很多。明天诗歌微信群在群创办人,总策划谭克修的带领下,群很快达到四百多人。也一开始便显示了强劲的势头和不凡的姿态,高效利用新媒体,为诗歌的繁荣,为诗人的推进,积极做着一系列活动。每周四次的分享一位诗人(每次人潮汹涌,多诗人参与评论,大家妙语连珠,一个来小时中,高潮迭起。),一次诗歌理论沙龙,一次全新的诗歌爬梯活动——延展成为一个醒目的品牌,“中国好诗人”PK赛。此项活动是诗歌届的选秀活动,是发现隐没在民间的真正好诗人的掘宝运动。诗人们跃跃欲试,纷纷拿出作品参赛。此项活动给诗歌届吹来一股新风,对中国诗歌的发展与推动,想必意义重大。

经过上周的激烈角逐,七位诗人中,胜出五人。这次是新一轮诗歌和诗人的PK赛。全新的六名诗人和诗歌,要进行六选三的残酷淘汰赛。还有一位名额,决定于嘉宾评委的选定。那么大家开始吧,开始观看今天的精彩,触摸诗歌带给我们的激动与欣喜。

【本轮结果】

本次PK赛,四位嘉宾看法各有不同,陈先发选3号和5号,安琪投三号,许道军投3号;媒体评委和诗人评委投票结果依次是3号,1号,4号和6号(并列)。

主持人最后感谢本次嘉宾评委,媒体评委和诗人评委的支持和参与。这是一个温暖而愉快的夜晚,诗歌相伴,人生有幸。期待春节后下一轮的精彩。祝各位佳节快乐!

【参赛诗选】


作者一号

A1

《小城》 


小城很小

我曾用十年的时间

想让它大一些

以便容下我的理想

但没有

而现在,它更小了

只在我心里蜗居着

夜深人静的时候

它才会慢慢清晰起来

我的亲人

才会咳嗽着

一个个

小心翼翼走出来



A2、

《去日宛如昨日》 


下过两场雪后,冬的印迹愈加明显,

从租房出来,已不得不将手插进衣兜。

忽然就想起八年前,我陪你买嫁妆,

就在这个小镇上,我拉着你的手。

你当时对我说:“亲爱的,你现在没钱,咱买便宜的。

咱们有的是时间,要一块儿过一辈子哩。”

那时的天空可是真蓝啊!瓦蓝瓦蓝的

不像现在,雾霾常常会让人迷失。

那时你常常对我说:“手拉手才会很暖和,

冬天的太阳没有温度,只是用来照亮的。”



二号诗人

B1 视觉 


醒了。醒在我需要你时。你睁开眼,

驱赶我往蜻蜓之翼,蝴蝶之间。

我替你敞开窗子。

青山已老。

我更喜欢那朵顶端的白玉兰。

你推倒我。我在你的咖啡壶翻滚。

我不怕燃烧和煎熬。但我恐惧你长期养成的生活细节。

陪你坐入扶手椅,墙上的山水画开始泛滥。

我始终无法摘取水边枯萎的芦荻花。

你喝一口咖啡,仰面,闭眼,让我黯淡。

你洗脸,不发任何声响。

我有一脸盆皱纹和一圈铁的围栏。

我渴望从你的回忆找回海。你带我去过。

我被它吞噬,变成砂砾,吐在岸边。

我在你后面数过脚印。

大部分时间我属于安静,不离你左右。

时常黏在你烟头沉思,沿烟雾攀升,直至消失。

很轻,我翻开一本旧日历,那些符号,我不认识。

时光从我内部匆忙走过,但我不老。

我变得模糊不清是为了纪念某一滴眼泪。

雨水强烈,打湿胡同,我为你找到干净的石头。

你的伞逼迫我只可盯住它的出口。

那也应该是个入口,但我只遇见自己和天色。

因为灰暗,我周身麻木。

我不喜欢深夜,虽然静谧。

灯光下,我不断奔跑,折返在墙壁和空洞之间。

我怀疑世界已经抛弃了这座房子。

还好你终于伸手,拉灭了我。

我听不见你呼吸。

此时,黎明和黑暗是同义词。

2015.2.4



B2 紫色 


逃离墨水瓶走进巷子

遇见白狗

我拒绝了它

交换皮毛的请求

我是黑色的,与它势不两立

蹲在树杈的灰猫

射出两粒星光

它扑向我,像只线球

此时我躲在,石头后面

举着尖锐的角

爬过屋顶

月亮友好地朝我吐口水

以为我喜欢阴影

以为我是它的影子

以为我是半片瓦

一个人半弯在书案上

我见他还握着那支秃毛笔

半掩着窗帘

他推倒墨水瓶,没找到我

宣纸紫薇已经发芽

槐树底下的玫瑰开了

谈场恋爱,瞬间的设想

我张嘴摘下它

被不痛不痒刺中心脏

舌根散开血的味道

黎明打了个嗝

结结实实挂在河边

我用它洗脚的水洗脸

然后跑去半山腰

躺在丁香树枝等花

2015.1.29



三号诗人

C1

白虎堂虚构简史 


书写者并无障碍可以限行

表演者也应当获得新身份

实验区的街道,随处可见

紧裹的小脚,玩着挑衅刺猬的

游戏,这些你不能用时下的无耻

来定义。作为私有化的景观

它的庄严,禁止任何人

笑而穿堂过。当我草拟

相似的愤怒来阅读,假如是

配合你的演奏,那么在

进入白虎堂之前,你一定

不曾为死亡购买了门票

对于观赏,我们的审美论总是

虚晃一枪而又三生万物——

这是君子的时代,这是书生

公有制的舞台。故人借我

一张脸谱,从国家的横梁绕行

是的,就这样低下头颅

猫腰穿过仪仗队小便的帷幄

这样的场景,每天经过机关大院

公厕,我都会为此付费

你屡次怀疑自己患有小人之心

不然白虎堂的老虎,为何

不对你显露一次真身

久而习惯之,拿钱不办事

也是对观众的不负责,当然

士大夫依旧保留有谴责的权利

于是你又虚构另一种剧本

增加更多的替身,这是死循环啊……

你拍案而起,继续心生疑虑

这何止是误入,简直就是预谋

是对演技的一次极大侮辱

2014-01-06



C2

她简史 


在一些不确定的时刻,我叫她露丝

类似口吃,总是要轻咬着舌尖

才能说出这陌生的词。譬如在用旧了的

巴士里相遇,她困倦地叙述

香水和外文的体温,点燃了她

蜡染的拉丁,我便陷入想象的生活

而小酒吧里的骑行者,有雪白的呼吸

更擅长调制烟柳里的抒情

她们一对一练习,将对话的结构

复制在舞步。假如是在天桥遇见

我对每一位阅读者,都叫露丝

那关于存在的命题如梯子……

当然,一切的书写都必须将意义

推向高尚的枯井,这个时刻无限延伸

精准而坚定。当词语一天新过一天

我叫唤她薇安,如掌灯的侍女

撩开薄雾下的故乡,为街道的招牌

为水泥的母亲,为御用的马匹

找到更广阔的搭配,但在这两种

时刻的间隙里,虚设的光景

一直在沦陷,而她们从不交叉

如两只为各自命运鸣叫的鸟

我有时叫它露丝,有时叫她薇安

2014/9/13



四号诗人

D1 《夜行宜君梁》 


汽车穿过宜君梁的时候

我想起,这里是红色的革命根据地

但是现在一片荒凉

在即将结束2014年的时候

冷风,呼呼的吹

一路上我们不停的设想

此地的姑娘身材如何

此地的菜口感怎样

最无聊的时候,很希望

路边能窜出一伙土匪

将我们全部打劫



D2 《林戈》 


林戈是我十二岁那年

养的一条金毛狗

那天我坐在地上看书

穿着短裤,光着脚

林戈在我的腿上爬来爬去

舔着我的膝盖

一会,它往上闻

用鼻头拱我

这让我很兴奋

我拉开短裤,它就舔我

我知道它能舔上一整夜

这太温柔了

我干脆脱了短裤,把腿分开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妈妈进来了

她惊呆了

然后发疯似得用拖把打林戈

第二天

妈妈说林戈走丢了

她在说谎,我在花园看见它的项圈

和骸骨

这让我很悲伤



五号诗人

E1 气味 


从梦里醒来

我看了一下表,三点零七分

想继续睡,但有一种气味包围了我

一种膨胀的没有形迹的味道

它甚至发出了衣服开裂的声音

我把被子蒙到头上

那种气味又钻了进来

我感到好奇和不安

我无法确认它来自哪里

一定有人趁我熟睡时来过我的房间

我打开台灯

天哪,我放在书桌上的咖啡已经变成红茶

忘记关闭的电脑里,某个代词被命名了

我敢打赌

肯定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此刻,气味开始消退

它破碎的声音,仿若音乐突然中断

客厅,阳台,橱柜,落地窗

一切如白天一样

我差一点叫出声来:

“难道这气味是我自己?”

我有些失望

或者,三点零七分,根本没有什么气味

就像刚才从烟盒里摸出的那只烟

不过是我点燃它

它才发出了烟的味道



E2 参与者 


有几个人要我装死

我点点头,很配合

装死又不是真要我去死

不是我不敢违背他们的意见

我更多的是好奇

他们找来麻布,蒙上我的嘴巴

有一个女人,还给我戴上一顶帽子

遮住我不安分的眼睛

很快又来了几个人

他们对我指指点点

有的试探我的鼻孔

有的查看我的心脏

还有一个人

莫名其妙对着我身边的空地做人工呼吸

我屏住心跳

我很快乐

我很想知道他们的表情

我偷偷睁开眼睛

一个人立即用白布盖住我的脸

我坐了起来

一个人又迅速把我摁倒

我不想装下去了,因为他们决定把我火化

我真的看见了一个大坑:

那是地狱吗?我开始哭泣

哭得没有声响

突然,一个人跑过来并拉掉我的帽子:

好了,你可以起来和我们玩了



第六号诗人

F1《赞美》 


很难看到有什么小可爱

比如麻雀,燕子

衔着草茎远远飞出一段

世间有颓废之美,过客匆匆,无语问天

人尚有安身立命之处,蜷一隅,面色红润

鸟飞绝,千山尽,人头动,有凶悍之美



F2《悲伤》 


你一定觉察到自己老了

四肢下垂,和地面交谈

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昨晚那一场雨,把膝盖弄弯,还

扯坏你完美的声带

你只能低声抽泣,尽可能将自己压到底线

而我想象中的豹子已不再奔跑

我不得不每天,提防那些赴死的飞蛾

我只能在闲谈中使你,稍为挺直一下腰板

“哭了好,会哭说明还热爱着生活”

如此而已。我转过身去,我将和另一个人再谈及这些……


【简评选录】

批评家许道军:

假如枪口抬高一寸,我至少留下六首诗。若遵循游戏规则,6选1,我就选3号诗人。

1号诗人的《小城》有雷平阳的风范,追求一种温暖而精致的风格,可是后半部分写偏了,在结构上没有形成推进、翻转或者其他戏剧性关系,虽然也很美,很形象,很感人。《去日宛如昨日》依旧很温暖,但是,我觉得可以用几个现成的词语将自己的感触整除地干干净净,而最好的东西是不可能被某个词语、某种理论整除的。

4号诗人的《夜行宜君梁》很棒,有一种戏谑、亵渎、反讽地快感。从生活经验上说,我也有类似的体验,比如最后一句,却没有想到可以这么表达出来。整体上这首诗干脆利落,简洁明快,语法毛病也最少。若放在30年前,它完全可以和韩东、于坚、伊沙他们相提并论。但是,现在不是30年前,因为这首诗所反抗的对象已经不复存在了(至少在理论上不复存在),因此它的“勇敢”、“反抗”就成为不及物的表演,而且“表演”本身也差不多有些程序化。《林戈》这首诗我是坚决反对的,不是反对它具体写了什么,而是反对一种无节制地反道德、反伦理倾向,在今天更可贵的不是解放、无限地破坏,而是节制。

2号诗人的《视觉》、5号诗人的《气味》、《参与者》、6号诗人的《悲伤》均是好的,有的以思考取胜,有的以感觉取胜,有的以情感取胜,但有一些共同的缺憾。(1)虽然有深度,但是都有“底”。我宁愿要一块飘忽的空白,也不要一口很深的井。(2)诗句都不太“干净”,一些硬邦邦的副词、形容词,一些抽象的概念,总是冷不防跳出来,破坏语感。这些硬邦邦的东西就像电影、电视剧中的旁白一样,它们的出现只能说明编剧力有不逮,故事已经不能自己说明自己了,需要导演帮助,“强叙述”。

我最喜欢的是3号诗人的《白虎堂虚构简史》。我不敢确定自己到底读懂了没有,是否谬托知己,但是它已经刷新了我的世界,让我看到了一些不曾看到的东西,说出了一些不曾说出的东西。“永远第一次”看到和说出这个世界,想必就是诗意吧。这首诗反抗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愤怒、屈辱、悲苦、隐痛也是真实的,包括荒诞,也是真实的。它的整体炫技,或许是为了隐藏什么,也或许它的表现对象本身就这么复杂,而感觉本身也这么复杂。

【主持结语】

最后感谢本次嘉宾评委,媒体评委和诗人评委的支持和参与。这是一个温暖而愉快的夜晚,诗歌相伴,人生有幸。期待春节后下一轮的精彩。祝各位佳节快乐!


本文由“明天诗歌现场”(微信公众号mtsgxc)授权转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中国好诗人 诗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