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药》142期:阎真《活着之上》——学院知识分子的精神生态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小说主人公在不同的价值选择中纠结,而这种选择就是“义利之辨”

吴投文:因为我自己也是在大学里工作,所以我特别关注你的这部小说,尤其关注小说里的人物。小说的主人公聂致远是一个个人奋斗的典型,他几乎每取得一点小的进步,都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和代价。在这个人物身上确实呈现出了当下大学精神生态的真实状况,你写这个人物有比较具体一点的原型没有?

阎真:小说没有具体的原型,但绝大多数故事都是有生活依据的。

吴投文:小说中的聂致远算得上是一个有骨气、有定力、有追求的知识分子,他实际上很单纯,与现实格格不入,内心非常苦闷,有时也不得不为生存而妥协,顺应某种潜规则。这种人在大学里很多,你在塑造这个人物时,是否注入了自己身在大学的切身感受?这个人物也有《曾在天涯》中高力伟、《沧浪之水》中池大为的影子,但又有了一些新的发展,是这样吗?

阎真:主人公聂致远有很多纠结,因为不同的价值选择在向他招呼。这种选择就是“义利之辨”。这是小说的基本精神线索。这是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的生活状态,我自己当然也不倒外。这个人物有高力伟、池大为的影子,因为他们都是思考着的中国知识分子。也许可以说,聂致远身上有更多的正面因素吧,还在坚守着知识分子应该有的价值底线。

吴投文:与聂致远相对照的人物是他的同学蒙天舒。这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几乎通吃的人物,深谙潜规则的妙处,有非同一般的能量,这是一个大学里的怪胎。我从心里很厌恶这个人,但又觉得,这个人物虽然着墨远不是很多,但刻画得栩栩如生,非常真实,代表了学术和学人品格的堕落。在聂致远身上有知识分子的理想色彩,而蒙天舒则是一个完全世俗化的人物,这两者的对照大约是一个正反面的关系,实际上也是互相生成的,深刻地触及到了知识分子的精神生态。你在写蒙天舒这个人物时,有哪些考虑?他是否表达了你对知识分子的某种忧虑?

阎真:蒙天舒应该还不算一个怪胎,而是今日大学校园中的常规人物。这种人有极大的能量,得到了几乎所有的利益。他们在灰色地带上下其手,但又从不越界。这个人物是功利主义在很大程度上统摄了当代知识分子价值观的表征,不越界也是其功利主义的选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类人物功利主义的生活原则,但他又没有什么在规则上越界的事情。当然,这个“界”是法律和政策意义上的“界”,而精神上、人格上的“界”,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我的忧虑是,如果大学不能给予学生人文精神,以平衡功利主义的价值观,而是功利主义的教师教出功利主义的学生,人文精神都在嘴巴上,知行不能合一,永远分裂,那谁还会对精神价值有信心?如果这成为了一代人的选择,那实际上也是民族前途的选择。

吴投文:那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了。在这部新作《活着之上》中,你想强化对知识分子心灵的探索,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目标,也是这部小说所追求的高度。小说的背景非常开阔,在这个背景中所凸显出来的人物几乎都有悲剧性的一面,也有的人物在一副喜剧性的面孔后面实际上隐藏着难言的悲哀。你觉得小说里的这个知识分子群体是否概括了当下知识分子的基本生存状态?你觉得这个时代知识分子最大的悲剧性在哪里?

阎真:中国文化史上几乎所有的优秀人物,都是悲剧人物。因为他们按照人格原则,而不是适者生存的原则去选择生活。我觉得小说中的知识分子群体大致还是概括了当下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小说中的人物我都没有做极端正面或负面的描写,因为极端状态不是生活的真相。如果说这个时代知识分子有最大的悲剧,那么最大的悲剧就在于他们很难去信仰什么,所有的信仰在功利主义的冲击面前都很脆弱。这也包括我自己的精神状态。没有信仰就没有精神家园,是精神弃儿和流浪汉。这就是悲剧。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阎真 《活着之上》 知识分子 价值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