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云和树都向我宣告了异乡的陌生|凤凰诗刊


来源:读首诗再睡觉

人参与 评论

 

◎唐祈

十四行诗

——给沙合


虽说是最亲切的人,

一次离别,会划开两个人生;

在微明的曙色里,

想象不出更远的疏淡的黄昏。


虽然你的影子闪在记忆的

湖面,一棵树下我寻找你的声音,

你的形象幻作过一朵夕阳里的云;

但云和树都向我宣告了异乡的陌生。


别离,寓言里一次短暂的死亡;

为什么时间,这茫茫的

海水,不在眼前的都流得渐渐遗忘,

直流到再相见的泪水里……


愿远方彼此的静默和同在时一样,

象故乡的树守着门前的池塘。

1945年

作者:唐祈

(1920—1990),原名唐克蕃,江苏苏州人,是九叶诗派的重要诗人之一。民盟成员。毕业于西北联大文学院历史系。历任兰州省立工专教师,上海《中国新诗》编委,《人民文学》小说散文组组长,《诗刊》编辑,赣南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甘肃师范大学学报副主编,西北民族学院汉语系代主任,教授。1938年开始发表作品。

选自/《唐祈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

推荐:

终于,我们都没有了故乡。

寒冷的季节里,水结成了冰,云变成了雪。雪花是适时的创造物吗?我们注视着雪的堆积,在路边,在墙角。

一个人离开故乡,所有的人就都失去了故乡。故乡在这个离乡人的梦里。所有的人都替这一个人在故乡继续生活。他们日出而作,日没而息,他们扬起鞭子让牛耕地,牛就耕地;他们播了种,庄稼就长出地面。所有的人都生活在这一个人的梦里。

春天,他们的脚踩到早晨的露水,蒲公英开了花,他们会掐下蒲公英的花蕾,放在嘴里嚼;夏天他们搭了窝棚,支起蚊帐,睡在瓜地的旁边看瓜,坟地那边的死者用簌簌的声音打招呼;秋天他们把麦子堆在场里,小孩喜欢从麦垛的顶上向下滚落;冬天他们睡得早,起得晚,他们的狗饿得呜呜叫,猪也在圈里喊叫,他们咒骂着起床,他们的孩子正在村里跟别的孩子打架。

所有的人都替这离乡人继续生活,似乎一成不乱的生活。忽然,变老的人死去了,人们将他合力埋葬。泥土有遗忘的功效,坟墓恰是凸起的泥土,这就是在遗忘和非遗忘之间吧。遗忘可以让人继续活着,非遗忘,也可以让人继续活着。

一切都在变,这个人失去故乡,所有的人都失去故乡。这个离开故乡的人为了所有的人而思念故乡。

太阳出来了,地上的残雪向路边,向墙角藏匿。

荐诗/牛慧祥

(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读首诗再睡觉)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故乡 离别 诗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