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黄的老虎:温柔或疯狂的私咬|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湖上夫人

那日,她们上得山来

便把服饰尽去

挂在枯树那羚羊角般的枝上

赤裸出鲟白的身子,喜孜孜的胸乳

嬉闹着跑向蓝色的湖面

大腿窝内的黛黑,有节奏地闪现


湖岸的茅草干枯泛白,落叶金黄欲燃

高处针叶林静穆、生分

风的踪迹细微

下午的光,在叶缝里明灭

对岸的倒影上面,小波浪在漫步


而她们,行走在近处浅湾的水中

互相回击水花

不时发出快活的尖叫

用手在颈间捋拢紧黑色的长发


镜中可见脸孔娇憨,眼眸沉迷而轻闭

稍远的水域,有人独自游弋

有时略作停顿

张放躯体,随意漂浮湖上


过某地


斜阳尚能破开云层

西天如平湖,有残红凄凉犯扰

色若可分幽怨,此际最明了

峰峦生影,沿国道于平川远远倾覆去也

山中长林,粘染光辉

虚弱大类送葬者面目

入谷地,光渐暗,浑身如浸秋潭,清凉洇怀

顿生空泛突兀感觉

当是时,有妇人,后来居前而行

平常颜色,妙曼身姿

彼如唤我,魂必出矣


夏日小令


十二岁上,爱一女子容貌美娇

侧耳,可凭空听见其嘤咛之音

半张眼睑,那人即飘然而至


尚不会指头儿告了消乏

坐卧难安

某日,天气熙暖,急雨乍晴


校园树叶青透逼眼

忽生妙想:去其下,撼之

残雨倾盆下,顿时醍醐灌顶


人皆指而嬉笑,我亦佯狂

大呼:好清凉,好清凉


那人杂于其间,掩嘴噗嗤,全无心肝

人生际遇,大抵如斯


窄处


我迷恋广告中的陈德容

当她甩摆她的头发

她那清冽的神情使我剧烈地愉悦

当她说出“爱生活,爱拉芳”

我竟然每次都会锁骨生痛


女性总在把我带到

无能为力的陌生之地

那是一个逼仄的多维的处所

每一个维度上,装着明亮的镜子


我清晰地看见我的虚象:

手里提着柳枝圈,其上串着数条小青鱼

在阡陌上,少年郎赤身慢走

暗香

3月12日,甬城大雪

LV衣冠胜雪,粉红领巾衬托住素面

在过道里相遇,俊俏的黑眼睛扑闪而过


4月29日,LV驱车

着白色职业装,方向盘上,纤手秀美灵动

其时我在后排


记得曾从车窗后面向街道看去

欲雨的天色更加昏暗

被玻璃过滤后的白天,自有一份安谧


它曾在林荫道里,在槐树的树冠中

尤其在雨后的庭院,翠微掩映的亭台水榭间浮动


厨房轶事

我,欧亚大陆东部甬江岸边的一位代达罗斯

今日做了里脊莴苣丝,香干芹菜两个菜肴

主食是豇豆闷的大米饭


汤是冬瓜米汤

在我的王国501室

我一向是乐意烹饪的


洗碗,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厌恶

沿海的地方,传说是这样:

美丽的海螺姑娘从墙上的画中走出来

给心上人做熟饭菜再回到画中去


而在内陆,神话却是如此:

美丽的田螺姑娘从水缸里走出来

给心上人做熟饭菜再回到水缸去


我能够想象到我们汉家的儿郎

一代又一代坐下来空想自己的厨娘

巴不得她来自异类

白蛇,鲤鱼也常是他们臆想的对象

一个多么有趣的世代流逝了


我所来到的这个没落时代

厨娘正在濒临灭绝

但我仍在撺掇这帮婆娘逃跑

鼓吹她们去抛头露面,去出尽风头

不仅仅是因为生命需要延续


爱情还需要发现

我是多么想要鼓舞起她们

热爱上自己性征多变的性别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诗歌 诗人 金黄的老虎 明天诗歌现场 凤凰诗刊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