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国诗歌微信群大展·大连半岛诗群 | 凤凰诗刊


来源:诗刊社

人参与 评论


李皓诗三首

冰河

你终于停了下来

并且恰好停在我的身旁

流水啊

我是你岸上的一棵树

那些年,我看着你

从河床里马不停蹄地走过

我的绝望,像极了秋风中

那些老无所依的落叶

索性我就把它们抖落在水中

让这些麻木不仁的家伙

像个忠实的密探一样

永远尾随着你

这停下来的中年

到底是因了这个冬季的围困

还是你偶然看见了我

在寒风中左冲右突?

你不走,我也不走

动车在动,你的心不动

你的平静像光滑的冰面一样老练

我得意的表情却被冻僵了

这短暂的厮守,是否

经得起触碰,是否经得起

季节的打磨?这个无常的冬天

是否值得苦苦挽留?

冰河不动。冰面之下流动着

地火。动车不动

河床上熄灭的时间正在慢慢返青

流水啊,你终将离我而去

说落叶太过轻浮,说树木陷得太深

说冰河稍纵即逝,说一趟动车

是铁马,入梦

却不等我

雪夜

其实我们也就是唱了几首

稍嫌怀旧的老歌

不解风情的雪花就飘进了

一只接一只海量的酒杯

白酒也好,红酒也好

只要是酒,只要有源源不断的

回忆,只要我们还似曾相识

那么每一片雪花无疑就是

一个琐屑的典故呢

这个深不可测的夜晚

像一截黑暗的时光隧道

只要我们的脚下稍微一打滑

就会再次跌近别离的深渊

那约略的三十年,被我们

遗忘的一场又一场雪啊,今夜

恰切地伏击了这个对于我们

曾经遥不可及的城市

伏击了我们干涸多年的内心

她设计了一次久违的歧途

让回家和入睡,变得

越来越无足重轻

意淫一场大雪

天还没亮,活在微信里的善男信女

就开始对昨天的天气预报吐槽

他们期望的那一只又一只大老虎

还是迟迟不肯降临

那薄薄的一层雪,并不能

满足大家好奇的胃口。就像一只

曾经肆无忌惮的小老虎

在昨夜这个城市的电视新闻里,仅仅

被留党察看两年一样不过瘾

不过总是个好兆头:一片小雪花

总是挨着一片大雪花

小老虎的背后一定跟着一群大老虎

冬雨,小雪,还有那些

像天气预报一样不靠谱的麻雀

无非都是探路者——它们身上的兽性

泄露了人们骨子里的癖好

唯恐天下不乱,只为灾难叫好

躲在暗处,看晴天里飘雪

把个人怨愤寄情天灾人祸,甘为看客

事不关己,不断打探各种小道消息

声嘶力竭一遍遍喊着狼来了,然后

做着逃生的各种打算

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足够的耐心

与先期抵达的每一场小雪软磨硬泡

摔死一片硕大的雪花

把豢养在你体内的老虎拽出来

让他见光死,或者生吞活剥

然后,在融雪剂里

制造一场浅薄的狂欢

好像我们每个人

都是猎手。而我

更像个蹩脚的预言家

在昨夜本地电视新闻的最后一条

我掩饰不住的笑容,阴险极了

李皓,1970年8月生于大连,中学时代开始写诗并发表作品,1989年3月入伍。退伍后做过机关秘书、报社记者,现任某文学杂志主编。迄今已在《人民文学》《诗刊》《光明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等报刊发表大量诗歌、散文、随笔,入选多部年选,曾获诗刊社“雷锋——道德的丰碑”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多项。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硕士,二级作家。

宁明诗三首

雪花是最温暖的花朵

雪花落在雪花身上

用一个冷,拥抱另一个冷

冷,是雪花在冬天

相互亲热的一种特别方式

而另两个喜欢雪花的人

在一起追逐雪花的梦

累了,他们就躺在雪地上

变成两朵更大的雪花

在这片寒冷的雪野里

雪花,是唯一敢于绽放的花朵

它让一个心冷的人,很容易

就能找回,丢失了的温暖

没人能读懂冬天的树

寒风中,一棵了无牵挂的树

每天喜欢在蓝天上抒情

它恣意写下的每一幅狂草

笔法和韵味绝不相同

没有人附和地鼓掌

也没人挑剔地恶意起哄

甚至没人,透过它醉心的笔势

读懂几句无字的心声

此刻,无论乌鸦还是白鸽

只要好奇地落在树枝上

都会被误解的目光,黑白不分地当作

一滴败笔的闲墨,一只泄密的漏洞

心上一滴水

一滴水,悬挂在心上

日子就能感到滋润

生命的火焰,就不会呼喊饥渴

然而——你不是!

一滳水,从心空降落

沙漠就能变成汪洋

影子,就是相伴的绿洲

然而——你不是!

一滴水,让云朵石头一样走路

幻想呼风唤雨,又像风一样

将天空一夜间掏空

然而——你不是!

你不是我心上的那一滴水

它一直藏在眼睛里

只有实在忍不住的时候

我才会从眼角,偷偷抺掉

宁明,资深诗歌爱好者。写诗多年,少有长进,仍然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现为大连巿作家协会副主席,《海燕》文学月刊编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朱妮]

标签:诗歌微信群大展 大连半岛诗群 诗刊社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