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国诗歌微信群大展·明天诗歌微信群 | 凤凰诗刊


来源:诗刊社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微信群

即“明天诗歌现场”是著名诗人谭克修2015年1月发起并与同仁共同创办。是他《明天》诗刊的一个阵地,一份延续。正如2003年由谭克修主编的《明天》创刊,其前言《没有倾向的倾向》相当清晰地看出《今天》的历史影响以及对《明天》与《今天》的差异性的强调,《明天》的诞生则是以当前诗歌写作的差异性为前提的。因此,在诗学主张上尽可能客观地坚持“没有倾向”就成为《明天》的倾向。(《没有倾向的倾向》,《明天·第一卷》,湖南文艺出版社,2003)

明天诗群同样以这种姿态卓尔面世。其地方主义诗学的提出以及声势浩大的开展与进行,微信群诗人分享的高效率高分贝的作业,中国好诗人PK赛在匿名评选的方式,在娱乐性中发现真正民间好诗人都显示了与众不同的气质与能量。

“明天诗歌现场”以活跃于中国诗坛的诗歌刊物《明天》为班底,借助勃兴的自媒体网络,在微信平台发起组建“明天诗歌现场”。该“诗歌现场”集聚了包括陈先发、张执浩、李元胜、谭克修、沈浩波、周瑟瑟、杨黎、谷禾、邵风华、叙灵、安琪、孙慧峰、李之平施世游、孙家勋、还叫悟空、弥赛亚、张雪江、崔宝珠、王彦明、啊呜、卓铁锋、楚雨、黄土层、黄弢、采耳、还叫悟空等大量实力诗人及许道军、龙扬志、程一身、叶开等批评家,还有数百位活跃于各地诗歌现场、诗歌报刊、网络的优秀诗歌创作者。几百余位诗人和批评家通过网络,在不同地点、同一时间,以诗歌主题和诗人讨论的方式,集中深入地探讨和传播诗歌,开创了诗歌的新风气。

(by李之平)


参展诗人

谭克修·孙慧峰·金黄的老虎·严彬·张雪江·苏省·钱磊·南方狐·宋雨·还叫悟空·张建新·李之平·卓仓果羌·江一苇·关子·邹小雅·马行·刘畅·郭蔷·玉上烟·颜小鲁·之道·周孟杰·米正英·李清荷

谭克修的诗

旧货市场

下着细雨的时候别去浏阳河路412号

旧货市场会用一个溃疡的喇叭口

将你粗糙地往里吞

你将倒着滑进一条隧道

从2014年6月5日滑向某个深渊

它用一些旧的电器、桌椅、床柜

招待你,告诉你世界只有一种逻辑:变旧

一阵风经过老式电扇,变成过去的风

使沙发下陷的重量,又叠加在一起

压着你,使你陡然沉重起来

而实际上,你的脚步可能在加速

但你不会一直加速

当一个倦怠的中年女店主

领着一堆凌乱而痛苦的旧家具昏昏欲睡

却让一个梳妆台独自醒着

发着赭石色光芒的柚木台面上

梳子和化妆品已经消失

擦得过于明亮的镜子还像是新的

梳妆镜应该是记忆力最好的镜子

它记得一张熟悉的脸

记得熟悉的眼神,泪痕,鱼尾纹

记得从一头黑发后伸出的手

如果你贸然把一张陌生的脸伸过去

镜子会生硬地把你推开

地心引力

今年以来我开始关注落下的事物

我看见天空有无穷的雨落下

青竹湖的桃花和樱花落下

熟透了的桃子和杨梅落下

一个大腿抽筋的人突然落向地面

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从湘江大桥落下

而你们只关注向上生长的事物

为草木向上生长而喜悦

为烟花冲向高空而欢呼

你们不断长高,带着荣誉和职位

你们的理想还在扶摇直上

我希望高过云层的飞机

没有被你们炮弹一样的理想击毁

能安全落下,让我疲倦的身子回家

平静地接受小区突然停电

必须从楼梯慢慢爬到九楼的命运

我一天一天体会到地心引力在变大

体验身体被这力量逐渐拉弯的过程

总有一天,我再也爬不上九楼

甚至在一楼也站不稳

像大腿抽筋的人一样落向地面

但我将从地面继续往下,落进一个深坑

但多深的坑也留不住我

我将被拉着,继续往下,往下

秋天

由于没有果实慢慢压弯树枝

秋天只能用一场突然的感冒

提醒我:水池边的柳树

在一夜间脱掉了叶子

露出枝桠在风中无聊摆动

而人类的行为正好相反

邻家小妹的裙子盖住了膝盖

女保安的胸部已经被外套捂住

面对猝不及防的秋天

我除了持续地发烧、咳嗽

还能做的,无非是

妄想把日益沉重的肉体

效仿果实,挂上树梢

或者效仿柳树

先到小区门口理个发

刮掉乱糟糟的胡子

再把凌乱的书桌收拾干净

把凌乱的思绪移出大脑

孙慧峰的诗

《霍乱时期的爱情》

这一个必须找到另一个,不管时光荒芜多久。

那些旁观者授权给我们:我找到你,

在列车上,或者在轮船上。

天将大晴。

那迟慢的总是带来痉挛和碎裂。而河流在此,

凝固在此:“我对死亡感到惟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甲板上,绚丽的黄昏照着旅行的拖鞋。八十岁了,

费尔米纳只带了五六件棉布衣服,来到一无所有的海上。

《仓鼠记》

有一只仓鼠,我已经养了两年。

它从不出声,只是默默地

活在我为它营造的世界里

它起居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和

深夜,它都在笼子里的转轮上跑步

很快速地跑,转轮发出急促的咔嗒声。

在白天,它偶尔从木屑堆里钻出来

吃一些五谷杂粮,喝一点吊起来的水瓶里的水,

然后钻进木屑堆里,再无动静。

有时在周末,我会把装它的笼子

拎到阳台上,让它嗅嗅新鲜空气

晒一会太阳。我把笼门打开

它探头探脑一阵,慢慢走到阳台上

四处嗅,小小的鼻尖和圆圆的眼睛不断地在动。

它经常直立起身子,向远处瞭望

实际上鼠类都是近视眼,根本看不见远处

但它确实在瞭望,瞭望而毫无惆怅。

有时它会爬到我手掌上,然后沿着我的胳膊

爬到我的肩上,提起两只前爪,继续向远处瞭望

瞭望,而一言不发。

我叫它默默。每天下班回来

在聪聪迎接我之后(聪聪是一只宠物狗

每天下班我必须抱它一会,它才会停止吠叫),

我会去看这只仓鼠,我一叫默默

鼠笼里的木屑堆就会蠕动,然后一只粉嫩的小鼻子伸出来

在空气里不断地摇来摇去。

有时我会感叹:有何给我安慰

唯有聪聪和默默。一个是喧哗,一个是沉默

真实可信,触手可及。

《虎园参观记》

在拐上另一条道路之前,我们还在这条路上。

这条路上草比树多,里面适合老虎藏匿。

当你被天上白云陶醉

我正被老虎的庄园吸引。

它们隔着笼子看人,正如人隔着笼子观天。

在笼子之外,鸭子飞进池塘,原来是做虎扑的诱饵。

昔日阳光纷纷下沉,有好多虎皮斑纹纷沓而至。

白云满缝隙,蓝天皆无语。

蓝天下,草木暂且还能青葱那么一阵。

我喜欢道路甚于喜欢凉亭

你喜欢白云甚于喜欢江景

性格规定的美学,实在无法论断优劣。

令人愉快的老虎,因为饥饿

而在日光下腰身慵懒。看到虎

就要写金黄的花纹?我们被它们免费参观

脸上全是不老道的惊奇。

惊奇身不由己,将一个上午的晴天

拖入下午的阴晦。在阴晦更重之前

那些人拉着手穿过鱼鳃。

嘴上挂着水瓶的人,站在我们的头顶。

我们和他们都在同一条路上

一样目光饥饿。在拐上另一条道路之前

我们和他们都没注意到,脸色铁青的秋天

正在天边摆动乌云的石块,将所有退路一一封起。

金黄的老虎的诗

两个人

在春天的山顶上,两个人在促膝长谈未来

两个人像是两个一筹莫展的猎户

对着落入陷阱却不肯就范的野兽发着呆

等他们后来站起身来

太阳把他们的影子,长长地倒向山坳

覆盖在下面那一片花海上

这一幕在记忆里演化

后来变成另外的情形:

他们两个变得神灵雕像般一样长大

宁静地矗立在夕阳的山巅

远远俯瞰着他们自己渺小的影子----

在松树下,面对面坐着,手拉着手

一个尽力在安慰那啜泣的另一个

梨花颂

每个下午,我都能察觉光线的暗转

街道上冷清地走着沉默的人

每个下午树木葱郁,细小的花朵扑来香气

每个下午岑寂四面涌来

雄踞窗前了望而哑口无言

每个下午,在那虚弱的光中站着出神

在内心的岩壁上尝试绘一个远古的射手

这么多年,我隔岸观火,凝望成癖

可是突然今天到达,把我拽进梨花开遍的田亩

每朵花迸发着欣欣向荣

把我卷进一片劈头盖脸的世俗般重逢似也的热情中

此刻云朵投下阴影

此刻蜜蜂钻进花蕊

时间的幻影还在拨弄进退维谷的人生

但我愚不可及,决计要先抵达这嗡嗡的欢乐

麻雀谭

麻雀不会有什么两样

这一只和那一只绝对一样

它们,一只只蹲在电线上

像是枯藤上的一串果子

或者叽喳着,纷纷飞起

石头一样落进尚未收割的稻田里

如果你站在麻雀那边

你会体察到麻雀的欢乐

如果你尝试把一个人的形象

代入到那一只只麻雀中

你会感到点别的

那一个个人,也会在电线上蹲着

也会惊惶,扑腾着飞起

人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朱妮]

标签:诗歌微信群大展 明天诗歌 诗刊社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