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地方主义诗歌大展] 谷禾:大海不这么想 | 凤凰诗刊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大海不这么想》

海啸过后,海滩上留下万千尸体

有政客、将军、银行家、富翁、贵妇

也有叛徒、乞丐、妓女、小偷

救援人员低头辨认着死者的身份

更多的人,被一条绳子拦在安全线之外

或伤心欲绝,或神情肃然

但大海依旧平静如初,耐心地把海浪

和沙砾,一遍遍洒在死者身上……

那么多金色的叶子突然飞起来

那么多金色的叶子突然飞起来

在这个早晨

那么多金色的叶子以近于无限透明的蓝色为背景

突然飞了起来

仅仅因为寒流突至吗

它们就脱离枝头,纷纷扬扬地飞了起来——

仿佛断弦上的千万只蝴蝶

其实是在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条街道上

从某一个瞬间

它们义无反顾地,飞了起来

落在你的头发上,脖子里,身体上

更多的叶子,飘飘摇摇地飞落去了你脚下的马路上

——带着悲伤的形状,爱情的形状,时间的形状

但它仅只是一片叶子——

一片无法覆盖你也无发占领你的金色的叶子

《回忆照耀现实》

一次次地批斗,让牛高马大的地主

过早弯下了脊梁。你信吗?

一次次地死亡——丈夫、公公、女儿,婆婆

上午的小儿子、下午的大儿子

连续的,把俏农妇逼成了哑巴。你信吗?

“一次次地,我吃着自己的儿子,边呕吐

边吃,我猪狗不如。不如。从活过来

到现在,我没尝过肉,我死了下油锅。你信吗?”

一次次地把人踩于脚下,踏着堆垒的血肉

他爬上最高的深渊,踩响了地雷。你信吗?

一次次地隐匿真相,撒谎成为习惯

一次次地,强取巧夺

他已没有了面对历史的勇气。你信吗?

诗歌可以疗伤,宽心,可以分担罪过

但不可以是杜康,也不可以是流泪的忏悔书。你信吗?

 

《父亲回到我们中间》

春天来了,要请父亲回到

我们中间来

春天来了,要让父亲把头发染黑

把黑棉袄脱去

秀出胸前的肌肉,和腹中的力气

把门前的马车

在我们的惊呼声里,反复举起来

春天来了,我是说

河水解冻了,树枝发芽了

机器在灌溉了

绿蚂蚱梦见迷迭香花丛

当羞赧升起在母亲目光里,一定要请父亲

回到我们中间来

要允许一个父亲犯错

允许他复生

要允许他恶作剧

允许他以一只麻雀的形式,以一只跛脚鸭的形式

以一只屎壳郎的形式

或者以浪子回头的勇气,回到我们中间来

春天来了,要允许父亲

从婴儿开始

回到我们中间来

要让父亲在我们的掌心传递

从我的掌心,到你的掌心,她或者他的掌心

到母亲颤巍巍的掌心

春天来了,要让他在掌心

传递的过程中

重新做回我们披头散发的老父亲

《为一位女画家而作》

画笔和颜料,

并不能把所有的美都画出来。

你还需要更大的画布,纸墨,砚台,

断折的光线,

一个绘画者的超凡的想象力。

需要先醉死梦生,

在酒精深处做完一场酣畅淋漓的肉体之爱。

甚至摸索着把另一只耳朵

也割下来。

即便如此,

你能画出蒙娜丽莎的微笑里的阴影吗?

你能画出八百公里之外的一滴海水的踏浪的葬礼吗?

你能画出二十亿光年的孤独吗?

你能画出一厘米的爱情吗?

你来画一粒小小的芝麻吧。

黑的芝麻。白的芝麻。红的芝麻。

你一定要把一粒芝麻深处埋藏的无边无际的香气画出来哦。

亲爱的,

你来画一首诗。

你来画一首诗和它的光芒吧。

《写一写灵魂》

若兮说,你也来写一写灵魂吧。

但灵感枯萎,从何写起?

我笃信万物有灵,它不依附肉体。

在裸裎的世界上,

它真实而自在,婴儿一样甜美。

一条河有河魂。一座山有山魂。

一朵花有花魂。

灵魂的纷繁秩序,源自上帝的安排。

黑夜的巢穴漏下星辰,灵魂之鸟沿曙色上升。

它变幻的颜色——

它青草的呼吸——

在一切之上!

……而科学如此解释:“构成灵魂的

量子物质离开神经系统而后进入宇宙并继续运行……”

灵魂啊,请等一等……

 

《合唱者》

从睁开眼睛,我们出生

在一个合唱的大家庭,唱出相同的声音

我们玫瑰的表情,花瓣的嘴唇

千万人一起合唱,如同一架掠起的超音速飞机

在一支看不见的魔棒引领下

“我”淹没在“我们”之中,从剧场到天空下

童声消失了,我们用清澈的眼睛合唱

青春的河流干涸了

我们用老年空茫的道路合唱

向黑暗的人群,向风吹稻浪

向明灭的灯笼

向收割后的田野,向雾霾和落雪

向骨头的死亡之舞

我们一直合唱:肉体渐渐消失了,教堂也没有出现

永远的合唱者!我们没有自己的名字

《片段的夏天》

1

此时黑夜,月光从仰望的眉心

落下来

月光的道路,屋顶,铁树枝干,摇荡的灌木

风吹拂青草叶子

窗外的高架桥,带来钢轨的闪光

天空下,有人梦见死亡

有人梦见出生

2

此时挣脱了地面,但距离天空并不更近

一只铁枭,伸展翅膀

小心地平衡着笨拙的身体——它的身外是真空

发光的石头,白云模仿雪浪

它轰鸣不已,一些人从座椅上站起来

另一些人在继续睡去

3

不止于海平面。一定也有呼吸

和目光的海平面

在同一平面上。黑夜也是白昼,北方也是南方

一面镜子对照影者渴望不已

我爱一杯红酒胜于红唇

我信仰一座木塔,胜于建造它的工匠

在你诞生之前,我已颓废了一生——这是事实而非妄语

4

薰衣草有薰衣草的颜色

不是红、蓝、黄、紫、白,而只是

薰衣草的颜色

一片接一片地铺向天边

那么多的薰衣草

怎样淹没在了自身的香气里

骑马的浪子,带走了关于她的传说

但带不走她的爱和芳香

——这唯一的,薰衣草的夏天

5

明亮的雨,从瓦檐上落下来

更多的,落上了蓊郁的榕树和芭蕉叶子

有人在奔跑,有人在发呆,有人在打折叫卖鲜花

窗外的一池清水里

越来越多的鱼,争相浮出水面

——我坚信他们和它们,都不是因为饥饿

而是因为,这不期而至的雨

6

雨敲着窗玻璃,轻重缓急

一整夜

它们有足够耐心,让我醒来复睡去

天亮之后,我只听见明亮的鸟鸣

有什么可说的?一座陌生的城

一条河,与它的两岸

车祸现场,反复播放的背景音乐,暗淡下来的肌肤,凋零之唇

你爱所有。如今你只爱自己

——那么,继续爱吧

一如继续睡眠,等待杯中的红酒一点点地

演变成水的颜色

7

突然间,我幻化成了一只困在大海中央的羊……

如果这是真的,我就脱下羊皮

对着月亮

发出一声胡狼的嗥叫,然后踏浪而去——

8

有唯一的梦,在醒来之前

我蜷曲如婴儿

太阳升起来,群鸟一路向北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谷禾 诗人 诗歌 明天诗歌现场 地方主义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