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自从我妈从台湾旅游回来 | 《文学青年》李娟专号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读书频道“文学青年”第16期:李娟专号


李娟

《自从我妈从台湾旅游回来》

文/李娟

推介:

朱天文:我在台北,我读到了李娟,真不可思议我同时就在李娟那唯一无二的新疆。

梁文道:这是本世纪最后的散文。

陈村:这样的文字是教不出的。

王安忆:她的文字一看就认出来,她的文字世界里,世界很大,时间很长,人变得很小,人是偶然出现的东西。那里的世界很寂寞,人会无端制造出喧哗。


自从我妈从台湾旅游回来,可嫌弃我们大陆了,一会儿嫌乌鲁木齐太吵,一会儿嫌红墩乡太脏。整天一幅"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下去"的模样。抱怨完毕,换了衣服,立刻投入清理牛圈打扫鸡粪的劳动中,毫不含糊。

之后,足足有半年的时间,无论和谁聊天,她老人家总能在第三句或第四句话上成功地把话题引向台湾。

如果对方说:某店的某道菜不错。

她立刻说:嗨!台湾的什么什么那才叫好吃呢!

接下来,从台湾小吃说到环岛七日游。

对方:好久没下雨了。

她:台湾天天下雨!

接下来,从台湾的雨说到环岛七日游。

对方:这两天感冒了。

她:我也不舒服,从台湾回来,累得躺了好几天。

接下来,环岛七日游。

问题是她整天生活在红墩乡三大队这样的地方,整天打交道的都是本分的农民,人家一辈子顶多去过乌鲁木齐。你却和他谈台湾,你什么意思?

好在对方是本分的农民,碰到我妈这号人,也只是淳朴地艳羡着。无论听多少遍,都像第一次听似的惊奇。

事情的起因是一场同学会。同学会果然没什么好事。毕业四十年,大家见了面,叙了情谊,照例开始攀比。我妈回来后情绪低落。说所有同学里就数她最显老,头发白得最凶。显老也罢了,大家说话时还插不进嘴。那些老家伙们,一开口就是新马泰,港澳台,最次也能聊到九寨沟。就她什么地方也没去过,亏她头发还最白。

她一回来就买了染发剂,但还是安抚不了什么。我便找旅行社的朋友,帮她报了个台湾环岛游的老年团。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的:去年年底初冬的某一天,我妈拎了只编织袋穿了双新鞋去了一趟台湾。这是她老人家这辈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几乎成为她整个人生的转折点。回来后,第一件事是掏出一枝香奈儿口红扔给我。轻描淡写道:"才两百多块钱,便宜吧?国内起码三四百。"--在此之前,她老人家出门在外渴得半死也舍不得掏钱买瓶矿泉水,非要忍着回家喝开水。

那是最后的购物环节,大家都在免税店血拼,我妈站在一边等着,不明所以状。有个老太太就说了:"你傻啊你?这多便宜啊,在国内买,贵死你!"

可在我妈看来那些东西也不便宜,一个钱包八千块。一枝眉笔五六百。

(后来我听了直纳闷,我明明给我妈报的是老年团啊?又不是二奶团,都消费些什么跟什么……)

还有的老太太则从另外角度怂恿:"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咱都这把年纪了,再不花还等什么时候?"

我妈是有尊严的人。最后实在架不住了,只好也扎进人堆,挑选了半天,买了支口红。

这么一小坨东西,说它贵嘛,毕竟两百多块钱,还能掏得起。说它便宜吧,毕竟只有一小坨。于是,脸面和腰包都护住了。我妈还是很有策略的。

除此之外,她还在台湾各景区的小摊小贩处买了一堆罕见的旅行纪念品。幸好带的编织袋够大。但是不久后,我在阿勒泰各大商场、超市分别看到了同样的东西。价格也差不多。

在台湾,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海,感到忧心忡忡。

她说:"太危险了,也不修个护栏啥的。你不知道那浪有多大!水往后退的时候,跑不及的人肯定得给卷走!会游泳?游个屁,那么深,咋游!"

她还喜滋滋地说:"我趁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尝了一下海水,果然是咸的!"

又说:"海边的风那个大啊,风里支个小棚,人人都进去吃东西,一拔人吃的时候,另一拔人旁边等着。太厉害了!"

我:"这有啥厉害的,不就在海边吃个东西嘛。"

她:"我是说,老板的生意厉害!"

之前她看了朱天衣的《我的山居动物伙伴》一书。无限神往。

她说:"每到一个有山的地方,我就使劲地看啊,使劲地找啊,特别想找到那一家人,去打个招呼。好多山上都有她说的那种沥青路,细细的,弯弯曲曲伸到林子里。我猜肯定就在路尽头。我还和前后左右的老头儿老太太都说了这家人的事。"

最后说:"给我在台湾买个房子吧?"

另外被她反复提及的还有司机的一条小狗。她说一路上小狗一直跟着,司机开车时就卧在他脚下。到地方了,司机就抱它下去解手。一解完就赶紧往车上跳。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李娟 旅游 台湾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