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好书榜·2015年5月榜:当图书成为____?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亲爱的读者,以下书籍是凤凰网读书频道自2015年5月份推荐的最新出版书籍中,精选的月度十大好书。目前推荐的标准,惟“新书”、“好书”,由凤凰网读书频道各位编辑经过集体投票,根据票数高低,选择入选书籍。因编辑个人鉴赏能力及趣味不一,或有遗珠,在所难免;但求入选之书,都属好书。欢迎参与凤凰好书榜“2015年5月好书榜”投票。


调查

  • 1.为你喜欢的书投票(请点击书名:先看书,后投票)(多选)(此问必选)

当图书成为什么?武器?还是“革命毒草”??讲述发生在1956年俄国,一本书籍的写作、传播轶事的《当图书成为武器》,告诉我们,当一本图书被强行附加上意识形态涵义后的可怖和可笑,扭曲与荒唐。

1956年5月,一位意大利书商拜访俄国诗人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并带走了诗人首部小说《日瓦戈医生》原始书稿。这是一本无法在苏联出版的图书,因为官方认为此书攻击1917年革命,是一株无可救药的毒草。从此,《日瓦戈医生》在世界各国出版传播。与此同时,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在苏联国内遭遇了严酷抨击。小说更引起了中央情报局的注意。后者秘密印刷了一批俄文版《日瓦戈医生》,偷运进苏联。文化暗战也因此展开。

《当图书成为武器》讲述的,就是这一段发生围绕图书生产、传播的经历。官方极力取消文学创作和政治行动之间的界限,文本的生产、传播、批评,直接被视做“政治行为”…… 我们并不陌生这种经验。《保卫延安》、《刘志丹》、《海瑞罢官》都是典型的本土案例。一本书籍、一份文本,是“革命”还是“反革命”,“香花”还是“毒草”,取决于城头变幻的大王旗。

好在把图书视为武器,这种紧张的、斗争式的比喻,这种文学和政治的强力“粘着”关系,早就俱往矣。并且随着社会文化空间重组, “图书能成为什么?”的答案,也不会再有简单、直接的、深入人心的国民共识。

比方说日本作者山白朝子的《胚胎奇谭》。原来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的传统文人,他们用笔墨搜神志怪,从不是为了吓人,而是为了慰人。即便是畸形异态,也是温情可亲。这哪是一本恐怖小说,这分明是一个暖宝宝!

又当你拿起图文并茂的《运动通史》。不需要被“通史”二字吓到,就算看完便忘“古希腊奥运会与城邦政治、希波战争的联系”,你能知道“农民和猎人谁才是最早的长跑运动员”,此书就足够兴味。

或者我根本没想深入艺术家的生活,更别提什么曲高和寡的艺术编年史,我只是想看看弗洛伊德孙子的躶体,打听他偏爱哪一种领带颜色,《去你的,生活》的料便已十足分量。

还有咋一看略显莫名的《近代中国的不吸纸烟运动研究》。当我们了解到1930年代,文官领袖汪精卫为制衡蒋介石军权,明确反对政府发布“纸烟勿吸”等训令,认为这是将国家权力扩大到私人领域,从而主张“一条更偏向自由主义法治的道路”时,也许我们也能对“国家权力的界限”有新认识,甚至可以以史通鉴当下“史上最严格的禁烟令”……

以及马宏杰第四本摄影纪实图书《中国人的家当》。和前几本文图并行,相互阐释的图书不同,这次新书绝大部分都是图片,文字只为交代简单的人物、地点。当图书成为纯粹的“图”书,你会有何感受?美国纪实摄影家列维·海因说:“如果能用言语来讲述故事,我何必拽上相机?!”

最后想说说孙频的《三人成宴》。83年的孙频,其笔下的中篇故事,从叙事方法和内容上来说,走的是女性作家群里颇为传统的——“女性意识”书写之路。尤其擅长表现带独居女性的生命历程和情绪体验。

和差不多同龄的女作家比,孙频不太执着追求什么“现代技巧”,不追求“陌生化”表达,不刻意模糊写作上性别差异(有些女作者,热衷在文本里大作老爷们口吻,访谈里也多有自觉“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的得意。)相反,孙频持续地以传统的方式叙述着“儿女私情”。这些“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的心事和故事,被她偏执、顽强地掏成了一个无底洞。

《三人成宴》里,带着创伤体验的女人们,动时是种种万死不辞,是图穷而匕首现;静时是庙,是坟。如果你也带着无底洞,读起来也许会有片刻惊慌——仿佛这本书,已成为点给自己的一炷香。



胚胎奇谭

[日]山白朝子/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5

生命力顽强的小小胚胎,与喂养它的主人产生亲子温情;旅行中偶得的绝美青金石,给少女带来一度又一度轮回人生……迷路癖的长发美男子和泉蜡庵,与随性好赌的仆从耳彦,为著书一次次踏上寻访温泉地的旅程,沿路遭逢诡奇怪诞千万种,却都往人心幽深处殊途同归。你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乙一,以山白朝子的名义,开创日本怪谈小说新高峰。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凤凰好书榜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