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玉珍:身体里住着硬汉的女孩子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现场”玉珍诗歌讨论


   

 

总策划:谭克修

统 筹:刘一木

时 间:2015年5月15日

评论诗人:玉珍

主持人:张建新

 

 

 

【主持人推荐语】


 

 

 

《命大如宇宙》

张建新


读完玉珍这十首诗,给我的感觉是她的成熟度大大超越了她的年龄。她的想象力,她内心于诗的浸润之深都令我感到有些意外。


尽管玉珍有着非常好的天份,但我仍不认为玉珍属于那种爆发式的纯“天才”写作,她的写作是点点滴滴的积累和思考的结晶,因此,玉珍也有着良好的持续性和足够的期待价值。我始终认为,写诗是一件“老老实实”的事儿,不叫嚣,去喧哗,沉静下来,水落石出,雨住而群山毕现。


玉珍似乎是近两年“突然浮现”的优秀年轻90后诗人,最早读到她的那首《给一个人》就让我感受到一股清新之气,后来陆续读到其它诗篇,均有令人眼睛为之一亮之感。


青春美好时光里的大部分年轻诗人都是以情绪为倚重,因为涉世不深,对世界的体悟不够深刻,往往停滞于简单的个人好恶以及传统教育的覆盖,短时间内没有足够的力量冲突出来,形成相对成熟的自我认识。这也可以成为区分年轻诗人是否具备天份的一个方面。玉珍显然是具备这样的天份,她对情绪的掌控已十分老到,而且指向了更为遥远的未知,她由感性进入,理性的东西也正在逐步形成,她正在探及更大更宽泛的命题,这也证明了玉珍的信心和勇气。


我不大了解玉珍的生活情况和有过什么样的生活经历,在玉珍的诗里普遍有一种幽暗气息和忧郁的色调,她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吗?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容易被一种为赋新诗强说愁的悲观情绪所控制,但在玉珍的诗里我明显感受到那种悲观的真实性,有种与生活亦步亦趋的感受,即便如《给一个人》这首中那种不吐不快的略带孩子气的发泄,都有那种悲观色调的笼罩。


每个人的出生和成长都是与一个时代的相遇和碰撞,我曾想过年轻一代他们的成长,他们与时代是一种怎样的相遇?由于计划生育国策,90后这一代人大多是独生子女家庭,普遍的认识是被宠坏的“小皇帝”、“小公主”,很少有人想过他们的孤单与独自面对的生活环境,他们面临怎样的压力、困扰和焦虑,又如何去承担和解决?玉珍用诗歌《我并不知道》回答了我:“我曾那么痛苦而所向披靡地/从中走过/将这一切称之为活着”,她还借献给赫塔?穆勒的诗道出“我渴望与时代一同上路”的愿望。


以简要地谈了谈我的整体粗略感受,下面,就让我们带着对玉珍诗歌的种种好奇开始今天讨论吧,请诸位任性随性谈论,我负责给诸位续茶。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玉珍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