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娃:一个天真的人和她天真的诗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明天诗歌现场”西娃诗歌讨论



 

 

总策划:谭克修

统 筹:刘一木

时 间:2015年6月30日

评论诗人:西娃

主持人:孙慧峰

整理:落葵

 

 

 

【主持人推荐语】

 

孙慧峰

 

 


一个天真的人和她天真的诗

——读西娃诗歌


西娃是个天真的人——心地单纯、性情直率、没有任何做作和虚伪。她写出来的诗,也是天真的诗——在2010年以降,西娃的诗歌铅华尽去,坦然真诚,端地是文如其人——文如其人在文字圈里几乎就像现在长白山上的百年野山参一样难寻。正因为这一点,西娃的人和文字越来越受人待见,越来越被刮目相看,也就在情理之中——只要你做到让人无法忽视而只能正视的时候,自然所有目光都“刷刷”你——尤其是在诗歌圈子内,人好诗好,想不出名都难。

西娃有名,名在有实。西娃以诗而名,其诗自然经得起推敲和玩味。在今天讨论的十首诗中,西娃的目光时而切近,注目于细微和敏感的人事(所有生活之事其实皆为人事):《画面》的看似客观的素描也好,《哎呀》的虚实跨越、灰线暗行也好,《墙的另一面》的由日常而入宗教的敬畏也好,《另一个秘密》的玄幻与迷离也好,无不以细微的一个点的清晰,扩散开来,抵达一个含糊而天然的域——由点及面,西娃将事物里固含的“真”,与她思维直接触及的“实”,不加粉饰和扭曲地呈现,每一首诗的字里行间,都隐现一张敏感、单纯而又清澈包容的面孔,这面孔俯临世界里的细节上并照亮了这些细节,使这些细节忽然焕发出夺目的光彩。西娃有时又讲目光拉得很远,她看到了一个场景:《吃塔》;她看到了三代人的一并出现:《熬镜子》;她看到了人生的一个永远性的存在:《老等》;她看到了灵魂《我们如此确信自己的灵魂》和一个超现实的空间《消失》。在西娃目光时近时远所照射到的诗歌风物之间,我们始终能看到一个内心随性的西娃,毫不费力而近乎天然自成的对人间诗性存在的撷取。如此撷取,去恍惚而得清晰,得境界而去陈规,虽不能说焕然一新,但读来却让人神经一颤——好的诗歌总是让读者一触之下,即心与神“当”地一下碰到一块儿,不再神不守舍,不再心不在焉,而是一股脑掉进文字的场域中而不愿出来。

西娃的这十首诗,被传播广的是《画面》和《哎呀》、《吃塔》等几首被归为“口语诗”的作品。对于诗歌,向来是人者见人,神者见神(当然,也是鬼者见鬼,装神弄鬼的诗也有拥趸即是明证),就我个人的欣赏方向来看,《另一个秘密》最欣赏,然后是《画面》。《另一个秘密》在短短的篇幅内,有场景有人事,虚实有度,勾画有限而意味无穷,正合了我重视的诗歌之神秘而无限的美学范畴,此诗可说又不可尽说,耐得起多次阅读。《画面》一诗,一览无余,也好在一览无余,更好在它是“天然偶尔得之”,整首诗太符合一首偶尔之好诗的标准因此也就弱了更多品味的空间。其他的诗,有的是以情感和思索驭之,直线一路奔跑下去,少了回环和跌宕,有一气倾吐之快,却弱于速度之多而怠慢了从容——直线的诉说和叙述,有简单之美自然也有简单之嫌,“走下去,走下去你就会看到蓝天”是一种诱惑,但是,这种诱惑很容易让人单纯地走下去,而不是天真地写下去——西娃是天真的人,她能而且应该能一直写出“天真”的诗——“天”是天然的“天”,“真”是真实的“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西娃 明天诗歌现场 诗歌 诗人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