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韩愈祭鳄 | 凤凰副刊


来源: 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公元819年,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韩昌黎先生,在公安部副部长的任上犯了严重错误(提了不该提的意见),被唐宪宗贬到潮州做市长。他在潮州虽只有八个月,却干了四件正儿八经的大事情:解放奴婢,禁止买卖人口;兴修水利,凿井修渠;兴办学校,开发教育;祭杀鳄鱼,安顿百姓。

这里单说祭杀鳄鱼。

唐代张读的《宣室志》这样记载:潮州城西,有个大潭,中有鳄鱼,此物身体巨大,有一百尺长。每当它不高兴时,动动身子,潭水翻滚,附近的森林里都听到如雷的恐怖声,老百姓的马啊牛啊什么的,只要靠近水潭,就会被巨鳄瞬间吸走。数年间,百姓有无数的马牛被鳄鱼吃掉。

韩市长到达潮州的第三天,征询老百姓的意见和建议,有什么重要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的吗?

百姓异口同声,鳄鱼的危害太大了。

韩市长听了汇报后表态:我听说诚心能感动神仙,良好的政绩能感化鸟兽虫鱼。立即命令工作人员,准备必要的祭品,在潭边上搭起小祭台,他亲自祷告:你(鳄鱼),是水里的动物,今天我来告诉你,你再也不要危害人民的财物了,我用酒来向你表示慰问,请你自重!最好自行离开!

当天晚上,潮州城西的水潭上空,就传来暴风雷般的声音,声震山野。

第二天,老百姓跑到水潭边一看,咦,水都干了。鳄鱼呢?经侦察,巨鳄已经迁移,到潮州西边六十里的地方,另找了水潭栖身。

从此后,潮州的老百姓再也不受鳄鱼的危害了。

此后,关于韩市长祭鳄的真假,一直就争议不断。

赞同方认为,韩市长以他的诚心,他的文名,他的德行,感动了鳄鱼,为潮州人民解除了鳄害。于是,一直传,一直传,现在的潮州,遍地都是当年韩市长的影子。

反对方认为,韩愈就是个书呆子,鳄鱼能自己跑掉?鳄鱼能听他的话?荒唐透顶。他是沽名钓誉,为自己的政绩制造谎言。

作者张读,出身在文学世家,他的高祖、祖父、外公,都是写小说的。这本《宣室志》,就取名汉文帝在宣室召见贾谊,问鬼神之事,所以,他的书中多记载神仙鬼怪狐精故事,是属于神怪小说之类的。韩市长祭鳄,张读是第一人,他是始作佣者,后来的《旧唐书》依据的也是张读的版本。

在布衣看来,韩市长祭鳄,关键有两点:一是可能不可能祭鳄?二是鳄鱼会不会走?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祭鳄是中国传统祭祀的自然延伸,算不得什么新发明。古人碰到什么问题不能解决,既问苍天也问鬼神,杀头牲口,摆个祭台,太正常不过了。还有,韩市长这样的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是不可能去缚巨鳄的,不现实。

而且,有韩市长的祭鳄文为证: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

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祭文的中心思想很明确,分析了鳄鱼为害的原因,要求鳄鱼有自知之明,不要太过份,限期搬迁,否则我韩书生也会来硬的,将你们斩尽杀绝!

人们一直以为,韩市长是借题发挥,讽刺当时的政治局面,在指责鳄鱼的背后,有比鳄鱼更为凶残的丑类在:安史之乱以来,那些拥兵割据的藩镇大帅,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更为祸国殃民,他们才是祸害百姓的巨鳄。

也许吧,以韩愈的文才,以他站的思想高度,以他个人的遭遇,借潮州鳄喻唐代现实,完全有可能。

第二个问题,鳄鱼会不会自己跑路?

有可能也不可能。可能的是,鳄鱼是水陆两栖,它如果感到不安全,或者是因为觅食的需要,也是会跑路的,但不可能作长距离陆地迁徙。

因此,鳄鱼自己另找地方,只能是人们的一厢情愿,他们碰到了一个好市长,好市长一来就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这是个良好的开头,至于鳄鱼走不走,何时走,已经不是非常重要了。

后来的实际情况是,潮州的鳄鱼,确实少了,甚至绝迹了,它主要是气候的原因,但人们仍然愿意将韩市长和它们相连。附会,演绎,传说,一切都非常美好。

鳄鱼的凶残,由它的本性决定。它能否听得懂韩市长的祭文,已经不很重要,在古代人们的眼里,所有的动物都是有灵性的,你尊重它们,它们就会通人性,而且,历朝历代那么多的鬼怪故事,那些鬼怪的前生往往是动物,它们能洞察人类的一切秉性,它们往往有比人类还高尚的品格。

虽然这些都是人们的良好愿望,但我相信,鳄鱼是真听懂了韩市长的告诫,它对德高望重的文豪也很尊重,于是不再危害,自觉搬迁。

再插一段。

宋朝王辟之的《渑水燕谈录》卷八有这样的记载:宋真宗的时候,陈文惠贬官潮州,有一张姓老百姓,在江边洗东西,被鳄鱼所吃。陈长官说:以前韩市长用文章祭鳄,鳄鱼听他的话,跑到别的地方去了,现在,这鳄鱼又跑回来,还吃人,实在是不可以饶恕的。立即下令有关部门捕捉鳄鱼,白纸黑字,批判其罪恶,并斩首示众。

……

呵呵,那鳄鱼毕竟是畜生,如果听得懂人话,也只是巧合而已。

(本文选自陆春祥《笔记中的动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韩愈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