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峻:像爱一棵树一样的爱你 | 凤凰诗刊


来源: 凤凰读书


杨峻,笔名潇夫,湖南零陵人,70后生人,特约评论员、政经学者。柳宗元研究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作协会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潇湘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生于农村,城市长大。曾入伍军营,干过企业,坐身机关。多次在《人民日报》《诗刊》《青年文学》《湖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学、经济类作品。出版有个人作品《三十而言》。

 像爱一棵树一样的爱你


如果一定要把你比喻成一种物质

我想是一棵树

是挺拔的青松,婀娜的杨柳,溢香的丹桂

还是珍稀的银杏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棵树

生命长青,吐故纳新

与我为伴,须臾不可少


爱一棵树不是欣赏她的卓尔不群的身姿

感受如盖浓荫下的清凉

希望她遮风挡雨,成为一堵防护墙

而是去做一个精心的园丁

将爱修枝剪叶

或者化身一泓用来灌溉的泉水

一捧滋润大地,提供养分的春泥


爱一棵树还需要时间

不能是昙花一现般的极致

也不一定要海枯石烂,天荒地老

却可以日积月累,山高水长

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


(2014年9月)



我所向往的天堂


我所向往的天堂

在那遥远的地方

那里天空湛蓝,青山流翠

鱼儿在澄清的湖面上舞蹈

当银一样的月光洒满大地

会传来人们爽朗的笑或忧伤的低吟


我所向往的天堂

是回不去的故乡

石榴花依然准时在村庄口开放

却再也难觅那些夕阳下忙碌的身影

仰望星空的眼睛

听不见鸟啭虫鸣伴随鸡啼狗吠的合唱


我所向往的天堂

是有你出现的地方

那是一个没有花红柳绿的日子

也没有振聋发聩或软语温言的表白

一滴眼泪深过整片海洋

一个笑脸就是一曲高歌


我所向往的天堂

是在什么地方

她要我穷其一生的找寻,或是一个梦想

在浩瀚而深邃的苍穹

在撒播种子,带着泥土气息的田野

在自由而宁静的灵魂


(2015年3月)



无法再见的时光


不必刻意记忆或遗忘

你年轻时的模样

昨天的脚印已被鲜花,或野草缀满

湖畔旁忧伤的歌声依旧嘹亮

熊熊篝火映红更加清秀的脸庞

不会有第二次机会踏进同样的河水

向前的河流带走岁月,带走泥沙

也带走美丽的谎言和丑陋的真相

还有漂浮的云彩和往来的背影

留下的,是藏匿于心中的敬畏和爱恋

不要轻言放弃或抛弃

即使遭遇从未有过的疲惫

即便忧虑如久久不去的春雨

就请暂时的休憩,然后上紧发条

为了方向正确的旅行

为了攀登群山之巅

亲近最初的晨晖


(2015年2月)



不一样的轮回


生命如此脆弱

像茕茕孑立于寒风的一枚树叶

像漫无方向的气球

随时可能被未知的因素引爆

生命如此短暂

只是历史长河中渺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或逝如流萤

或惊鸿一瞥

生命又如此珍贵

不管是高尚的灵魂,还是秉烛夜游的躯壳

每一个人只拥有一次

不管是孜孜而行,还是萍踪浪迹

不要奢望存在轮回的乌托邦

但是如果有,请上帝作证

一定要让它有所不同

就让贫瘠变得富余,脆弱变得坚实

让生老病养成为常态而非障碍

让胆怯者拥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

让理想的花瓣开满清明的土地


(2015年1月)

注:2015年初,青年歌手姚贝娜因患癌症早逝,她不屈命运的勇敢精神和死后捐献眼角膜的义举为人们赞道。现实中生命无端丧失的悲剧,日复一日地上演。让每个公民免除生存的恐惧,应当是国家和社会共同的目标。


缘 分

每次你恼我

生气的表情如孩子般无邪

每次你怨我

轻声的嘟哝像花儿盛开的声音

每次你拥抱我

像春风融化了坚固的冰霜

每次你离开我

目光却如同整个海洋

你的深沉,江南水乡释不淡

你的步伐,大漠狂沙移不走

我才知道

所有的梦想

不仅仅依靠翅膀的飞翔

滚滚消逝的洪流

永远带不走彼岸的守候

风与帆的纠缠不休

只是为了向前的旅行

你的到来

不但是穿越人海的怦然心动

而且是保持温情的刻骨铭心


(2014年12月)



必须在某个地方等你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约会

像夏日夜空中高旷的星斗

等待那双热情凝视的眼睛

像林荫小道上寂寥的蝉鸣

期待一次脚步的莅临

像一平如镜的湖面

去迎接某方衣袖的有力挥动

世界仍然这样遥远而亲近,年青而沧桑

我没有权利,也没有时间,再做隔岸的观望

即便没有飞翔的双翼

即便是一次痛苦的体验

也要义无反顾地前行

最长久的

莫过于抵达心灵深处的访问

最精彩的场景

莫过于劈波斩浪的扬帆


(2013年5月)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 杨峻 诗人 诗集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