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方清平:不想上春晚的相声演员,也可能是好相声演员


来源: 凤凰读书

1人参与 0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过去业内有种说法:不想上春晚的相声演员,就不是好相声演员。上了春晚的相声演员,肯定是好相声演员。

现在呢?又有了一种说法:不想上春晚的相声演员,也可能是好相声演员。上了春晚的相声演员,也可能不是好相声演员。

初入“春晚专用宾馆”

大概在2000年开春儿,我跟廉春明老师合作写了个相声叫《新夜行记》,在北京电视台播出,反响不错。十月份的某一天,廉老师给我打来了电话,用低沉的声音郑重地通知我,“春晚想用咱们这个节目。”

放下电话,我心潮澎湃。那个时候,上春晚是很多演员、编剧的梦想。我当演员的时候,对于上春晚连想都不敢想,知道自己这两下子离那儿太远。当了编剧之后,敢想了,但是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我还是激动不已。

约好下午两点在“春晚专用宾馆”念稿子,我一点就到了宾馆楼下,生怕去晚了,给人留下坏印象。太早上去怕没人搭理,先围着宾馆转悠了一圈儿,考察了一遍周边的环境,顺便胡思乱想了一通,想象着除夕之夜,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电视屏幕的左下方的情景,提前体验一下儿胜利的喜悦。

到了一点半,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春晚专用宾馆”一楼大厅。大厅挺简陋,类似办公楼的一层,但那是我心中的殿堂。想着每年亿万人瞩目的春晚作品就是在这个地方创作出炉的,我的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忐忑。想着自己也能作为一名春晚的人员步入这个大厅,我的自豪感又油然而生。

是的,在这儿我还是孙子,但出去我就是爷爷啦。因为我是春晚的编剧!那个年代的人就是这个想法,上了春晚就一步登天。跟人家说我给春晚写过某某作品,吃饭都能打个九五折,上歌厅唱歌人家能送个果盘儿。

差十分钟两点的时候,我步入了春晚会议室。有几位老作者已经提前就座了,我规规矩矩地向众人鞠躬,坐到了角落的位置。讨论开始,我一念段子,现场笑声不断。念完段子,一片叫好声。

走出“春晚专用宾馆”,我有些飘飘然了。我感觉这个节目上春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而且肯定是今年春晚最成功的一段相声。我沿着公路走了很久,一直没有打车。我怕的哥没完没了地聊天,打破我的遐想。

后来才知道,我太乐观啦。导演组提出修改意见,要把二十五分钟的段子改到十分钟之内。演员不同意用删改稿,坚持用原来的稿子。想上春晚,不接受剧组的意见,那怎么可能呢?第一次冲击春晚,以失败告终。

现在春晚的做法挺好,觉着一个作品可以了,就让演员和作者自己磨炼去了,不经过那么多次修改和审查。


本文摘自 方清平 著《施主,请留步》天津人民出版社,2015年12月出版。


1人参与 0评论

白岩松: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

白岩松: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详细]

2015-09-15  [ 129]

鱼乐:北岛王安忆等忆顾城——

这本书是顾城的友人所创作的怀念文集,包……[详细]

2015-09-11  [ 129]

凤凰读书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读点好文字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女兵,也是女人

男女悲伤情绪之大不同

川端康成: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春天……

鲁迅:男人的进化VS 娘儿们也不行 | 凤凰副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鲁迅中秋二愿——从此眼光离开脐下三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