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比尔•盖茨推荐《明日的餐桌》 探讨人类未来食品问题


来源: 凤凰读书


这本书非常有趣,非常重要。它明确地指出了如何确保新的种子是安全的,如何定价,以及应该把它们视为知识产权的问题。

我了解了有机农业的历史,学会了有机农业种植者控制病害虫的方法。与传统农业相比,许多有机农业技术贫困农民来说成本太高。我同意作者的观点,我们需要“有机”思想家和科学家——包括基因工程师,拿出更多的办法,养活全世界的人,帮助最贫困的人。

——比尔•盖茨

我们坚信我们有“知道的权利”,如果我们由于认识提高而断定我们正被要求去从事一个愚蠢而吓人的冒险,那么,有人叫我们用有毒的化学物质填满我们的世界,我们应该永远不再听取这些人的劝告,我们应当环顾四周,去发现还有什么别的道路可使我们通行。

——蕾切尔•卡森,《寂静的春天》

【图书资料】

书名:《明日的餐桌》(Tomorrow’s Table: Organic Farming, Genetics, and the Future of Food)

作者:[美]帕梅拉•罗纳德 拉乌尔•亚当查克 Pamela C. Ronald & Raoul W. Adamchak 著

译者:蒋显斌 译

书号: 978-7-5327-7013-7

出版时间:2016年1月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内容简介】

《明日的餐桌》是一本有趣的科学人文读物,探讨的是人类未来的粮食/食品问题。

本书提出,有机农业和基因工程技术有可能相结合,从而帮助可持续农业的发展,解决未来的粮食问题,共同造福人类。

本书的两位作者是一对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夫妻,帕梅拉•罗纳德是一位植物病理学家,丈夫拉乌尔•亚当查克是一位有机农场主,而本书论及的两大内容,有机农业和转基因作物之间,也如同他们的婚姻,不仅没有冲突,反而可以共存,互补。

为了说明转基因技术和生态农业有机结合的可能性,帕梅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了转基因植物在生态农业中能够发挥的作用及其原理,拉乌尔则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出了农业技术的应用受到限制,有机或常规技术束手无策,而转基因技术可能发挥重要的作用。这本书提供的种种信息、数据,提出的观点,都诞生于两位专家的日常生活,帕梅甚至在书中展示了以他们种植的作物为原料制作的美食(食谱),同时,也记录了再他们的生活中,和学生、邻居、亲朋好友之间发生的关于“转基因食品是否对人类健康存在威胁”的争论,她提出,转基因技术遭到误会,主要是因为人们没有真正了解转基因技术的科学原理,在于这一项技术并没有到达目前最需要它的农民手中,并被他们合理使用。

【作者简介】

帕梅拉•罗纳德(Pamela Ronald,1961-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植物病理学教授,国际植物与微生物分子互作协会会员,国际著名的植物抗病研究专家,在水稻抗病免疫领域已有20多年的研究经历,她的实验室研究出了抗虫和抗涝的基因工程大米。

乌拉尔•亚当查克(Raoul Adamchak,1954- ),从事有机农作物种植二十年,加州有机农业认证机构的总裁和董事会成员。现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农场工作。

他们是一对夫妇。他们合著的《明日的餐桌:有机农业,转基因和食物的未来》,入选《种子杂志》(和《图书馆期刊》的“2008年最佳图书”。

【精彩书摘】

在作者拉乌尔的有机农业课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他们频频向拉乌尔发问,拉乌尔也给出了详细的回答。这些都被作者一一记录下来。其中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学生,他发问最多,但显然也带来了农业种植上的“中国智慧”。

这时,一个叫李桑民的学生,冷静地看着我做着艰难的尝试。在大多数情况下,因为你是指导老师,学生懂得比你少,经验也比你少,所以就算你说的办法考虑不周甚至有点疯狂,他们也只是照你说的去做。李桑民跟这些学生不一样。年轻学生一般是典型的理想主义者,把有机农业看作传统农业的必要的生态替代方式。李桑民是传统种植业者,他最感兴趣的是有机农业生产的潜在利润。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可一点也看不出来,看上去顶多四十五岁,工作起来就像三十五岁。他开有自己的公司—大金农场,种了数千英亩的亚洲瓜类和萝卜。他是农民,也是商人、诗人、教师和老船长。

桑民用这个时间跟大家分享他的种瓜经验。他指着瓜藤开始蔓延的西瓜说:“这可不是种瓜的最好方式。您应该把瓜苗修剪成4 条茎,每条茎40 厘米之内的花全掐掉。要不,难有好瓜。”

“嗯,”我回应,“可是我还没见过有人这么做呢。”

他继续说,“植物就像年轻的小姑娘。你不能让她在还太年轻的时候就‘怀孕’,这样结出来的果实不好,太小了。”

“说实在的,”我回答说,“在这里也有很多人种瓜,可是都没有人

这么做啊。”

桑民仍然没有放弃,“如果你修剪,瓜可以长得更大,而且可以一次收完。我们每英亩瓜田可以摘满四个集装箱,而且大小适中,很多人都喜欢买我们的瓜。”

我不得不屈服于这位瓜大师,“教教我们吧,桑民。告诉我们该怎么修剪瓜苗吧。”他弯下腰,挑起一条瓜藤,示范了如何去花和选藤。

等我们都明白了,我们开始修剪瓜苗,做了半畦当试验。

在一次午餐的谈话中,一场关于有机种植、传统农业以及转基因技术的争论让拉乌尔感到沮丧。这沮丧不是来自争论本身,而在于争论者之一,他的嫂嫂是一位有着高学历背景的女士,而她显然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既缺乏常识也过于偏激。

我感到很沮丧。连自己聪明的嫂嫂都将这么多不同的问题混为一谈,如果她不相信这些区别是重要的,那还有什么机会使其他人能够评估所涉及的复杂问题呢?我不大委婉地指出,她可能只是阅读了关于此类问题的一些活动宣传资料,因此了解得还不够充分。

她反应激烈地说:“我在这个问题上的阅读时间已经超过了五十小时,因此我比大多数人知道得要多。”令人尴尬的是,我知道这当然是真的。毕竟,在她的第三个孩子到来之前,她曾是环境领域的律师,习惯于深入挖掘她感兴趣的主题,并形成她自己在这方面的看法。

我讨厌不得不说服嫂嫂或任何类似事情的感觉。但这一点似乎又特别重要。如果要让公民投票,它应该是建立在让人们充分了解有关特定问题的基础上,而不是因为对一项新技术或除草剂过度使用问题的普遍关注。我还要继续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不休吗?

《明日的餐桌》的两位作者是一对夫妇。在书本的末尾,画面聚焦在了一家人的晚餐上。这画面既温馨又怀有希望,正如他们从不同方向做出的努力,有很多这样的科学家、农人在为我们明日的餐桌守护。而我们作为消费者,要做些什么,是阅读本书之后留给我们的问题。

我切着番茄片,红色的汁液与豆腐水搅和在一起。我拿起一块,放入嘴里。甜甜的、浓浓的味道唤起了我对农场和土地以及夏天到来的关注。要是有一些可以耐霜冻的品种,口感好,能在我们的后院茁壮成长,无论它是不是转基因,我都会鼓励拉乌尔去买些这样的种子回来种上。只要可能,人们选择当地食物,通常意味着想要更新鲜、营养更丰富的食物。如果遗传学家和育种家可以拿出耐寒的植物品种,我们可以不需要像温室番茄那样消耗大量能源,就能延长本地种植生产新鲜农产品的季节。

晚餐准备好了。我、拉乌尔和孩子们坐下来,每人拿个玉米饼,就着融好的格吕耶尔奶酪,堆上孜然大蒜味的豆腐、鳄梨、米卡埃拉洋葱辣酱、切碎的番茄和新鲜蔬菜。我们做好的羽衣甘蓝和芦笋也在旁边。

我倒好水和酒。孩子们拿起他们自己堆得满满的、滴着汁的玉米饼。

“等一下!谁来做祷告?”

“我来。”奥德丽说。她把手擦干净,我们一个一个手拉手。

“感谢你给了我们这个可爱的晚餐,我希望全世界的每个人都会很快好起来。”

孩子们站在椅子上,大喊“嗨,嗨,万岁”,然后安静下来开始吃饭。

不多久,就有一个孩子要甜点。今晚的甜点是李子糕,这是来自我莉茜阿姨的配方……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标签: 食物 有机 科普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