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梦想:我十三岁上大学「故事」

物质退化到粗糙贫乏的时候, 心却似乎随着修行般的跋涉日益清朗。 ---------《素年锦时》

 

去·你的梦想:我十三岁上大学

▢小狼

是夜青灯照壁,冷雨敲窗。国内已是盛夏光年,一直仿佛就生活在朋友圈里的朋友们也都换上了夏装;而笔者所在的这个低洼多雨的风车国却还在固执的下着似乎一年四季就不会停的,雨。

已经是欧洲时间晚上八点半,和国内的夜猫子朋友说罢晚安,关上电脑打开台灯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静谧。淡淡的兴奋感与对睡眠的渴望仍未分出胜负,于是我打开阿兰古斯协奏曲,在舒缓又带一点忧伤的吉他旋律中放飞着自己的思想。

掐指一算出来已经接近两年,学生时代念念不忘的诗和远方也变成了终日碌碌在实验海洋中的苟且。导师是个精力旺盛又健谈的中年人,过着典型西方工作狂的生活:吃饭,睡觉,和PhD Post doc讨论工作。两年来一直觉得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位世界知名专家的青睐,或许跟自己第一次面试的突出奇招不无相关吧。直到现在,导师在和我工作讨论之余还会提起我给他的first impression。

那大概是三年前的一个夏日午后,我吃过晚饭坐在电脑前忐忑不安的等待导师上线。几次网络故障后终于接通,令我想不到的是他的第一个问题并不是有关学术而是:“你怎么能13岁就上大学?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灵机一动,故作霸气的回答道“这同样也是我刚入学时,那个漂亮的记者问我的。”对方向我竖起了大拇指,于是面试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开始了……之后的事情或许也是因为这次面试而变的顺利到超乎想象:拿offer,签证,机票,到现在的平淡生活。

“你怎么那么早就上大学?”“你几岁开始上学的啊?”“你怎么那么厉害,怎么做到的?”这大抵是我这些年来被问过最多问题的几个不同版本。不记得那时候怎么回答那个女记者的了,却仍然记得那个褪色的回忆里的点点滴滴:自己面对闪光灯的面瘫,妈妈激动的泪水,以及当时狂傲地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下的“韶华休笑本无根”。几个电视台的采访,加上诸多师兄师姐们的宣传造势,生院小屁孩名扬校园。于是,作为世间众多奇葩中的一员,我正式出道江湖,以特立独行的姿态行走于天地之间。

时间以它自己固有的维度慢慢延伸着,当年的小屁孩,如今也已弱冠,在苦逼的博士(PhD:permanent head damage, or pathetic heart distortion)生涯中试图寻找着一点存在的意义。大学生活像是我记忆中的一个缥缈的影子,并不时常想起,却又无处不在。十三岁那年,我离家出走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生活,期间有各种欢乐,有对人生的领悟和思考,也有不被人们理解的苦涩。四年中,我由不敢去小吃街买饭发展到一个人去通宵,只为向舍友们证明自己的胆量;由运动白痴发展到校攀岩冠军,在运动场上恣意挥洒汗水。记得刚开学,邀宿舍老大一起去公共浴室,他惊恐的问“你不会要我给你洗澡吧?”也记得那时候大家刚刚聚在一个宿舍时,卧谈会上他们努力避过不谈我却完全心领神会的各种内涵无节操段子。

人不轻狂枉少年。大学时代的我是飞扬的,可以霸气的逃掉每一节不喜欢的马哲或者近纲课,也可以在运动场与比自己大好多的美女姐姐们毫不红脸的说话聊天。曾经幼稚的以为,有音乐,有文学,有知己这三样作为支点,我便可自由狂妄的活在这天地之间,不惧魑魅魍魉。如今的我,虽然依旧喜欢sinfonietta,喜欢Pink Floyd与Beatles,但却不得不对那些不关心甚至略有讨厌的东西也去有所了解,免得在茶余饭后的聊天中让自己听的云里雾里,插不上话而显得格格不入。

有时候会怀念从前的自己,那时的自己不会看到别人新买的东西就去过问价格与购买地,不会记得娱乐圈谁与谁传出绯闻或者分手,不会去关注中国的球队是否拿了亚洲或者世界的冠军。现在,在以为对这些大家都在关注的东西有些许了解并有些沾沾自喜时,却忽视了内心的那份简单与纯粹。

一路追寻着有形的无形的东西走到现在,不经意间也曾实现了些小小的愿望,比如出国,比如雅思,比如单反;但我在对新事物充满期待的同时,却又讶异的发现,得到之后的欢欣却那么短暂,时隔数月甚至数日之后便早已毫无新意。是欲望的扩张,抑或得到的太容易以至于得到本身早已毫无价值?脑海中突然泛出若干年前的一个下午,那时的我得到了一个破旧的玻璃杯,余下的下午便在对鱼儿的渴望和对池塘的凝视中悄然度过。

想起之前特别喜欢的一句话:幸福来源于“简单生活”,文明只是外在的依托,成功、财富只是外在的荣光。特立独行的我,在“神童”、“天才少年”等诸多光环加身之下,“外在的荣光”可谓华丽;种种头衔称号是荣誉,亦是枷锁,拥有的越多,束缚越大。反倒不如路边晒太阳的乞丐,快乐来的那么容易,抬起腿拍拍屁股走掉时也能了无挂念。世间路有万千条,有多少人是真正快乐的在路上呢?我有自己的向往,但那能否是真实的愿景而非幻象?

依旧为了未来和生存而奋斗着,奇葩少年续写着自己的故事。关注我的人也许会越来越少,直至与常人再无差别;但只要灵心未钝,初心未远,就是最好的生活。

物质退化到粗糙贫乏的时候,

心却似乎随着修行般的跋涉日益清朗。

---------《素年锦时》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下一篇

上辈子,姐姐不是潮汕女人「有故事的人」

后来姐姐真的离婚了,但是她却还是单身,自己在外面打工。那时,离婚后不久,她又流产了,是因为自己过于操劳,才使小孩死在胎中,一个人在手术室里度过了4个小时,那该是那么痛苦的事情,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