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澳门往事之孤注一掷》出版


来源: 凤凰读书

 

澳门赌场贵宾厅厅主现身著书,揭露澳门赌场秘密规则!


由凤凰联动版权管理有限公司策划的全方位揭秘澳门赌场的内幕小说《澳门往事之孤注一掷》近日在内地出版发行。

该书作者左四右五混迹澳门赌场十余年,早年因赌欠债、走投无路,被迫从事澳门赌场内“叠码仔”一职,最终一步步在赌场内独据一片山头,成为每年走码量数亿的“贵宾厅”厅主,可谓极其深刻地经历了澳门博彩业发展为全球第一的黄金十年,深谙澳门光鲜外表下不为人知的灰色地带,因此该书也被知情者誉为是“迄今为止,最真实、最内幕的澳门赌场小说”。

该书由头至尾均引人入胜,有种令人拾起书便不忍放下的魔力。开篇不多久,主人公“周越彬”第一次进入赌场,看见女赌客的“脸快贴到台子上了……好多天没洗过的油光头发,插着一根(象征运气的)红筷子”,将赌客的形象入木三分地带到读者眼前;随后作者花费大量笔墨描写了“由正常人沦为赌客,由赌客沦为彻底的赌徒,再由赌徒沦为变态赌徒,最终沦为垃圾”的过程;当“变态赌徒”杀红了眼,那些在人们头脑中甚至不敢想象的事情发生了:从被债主“割肾”,到因赌欠债自杀、并以意外死亡“保险受益”的形式偿还赌债,到倾家荡产时赌徒的“小便失禁”……读来既猎奇又残酷,在满足阅读快感的同时,令人不禁留下一声叹息。

与此同时,作者还不吝笔墨地描写了澳门赌场中的核心人物——“叠码仔”。要了解澳门赌场的内幕,就必须了解“叠码仔”。所谓“叠码仔”,其工作就是寻找赌客客源、想方设法引导赌客到“贵宾厅”赌博、给赌场带去收益,而叠码仔则从赌场获取佣金。书中主人公“周越彬”正是这样一名叠码仔,兼某赌场贵宾厅厅主。

在书中,叠码仔们毫无所谓主流道德观可言,他们躲在暗处观察拥有雄厚资金能力的“豪客”、调查他们、靠近他们、假装出亲切友善的友人面孔一路陪着吃喝玩,但其内心深处涌动的终极目的却是要将这批豪客引入天价赌注的赌场“贵宾厅”,自己由此抽佣获益。主人公周越彬为达此目的,不惜用计将自己年轻时的伙伴“周大洋”等人诱入澳门赌场,毫不留情地从这一干人等“共输了74万中抽佣48.45万”。更有甚者,书中的“菲律宾叠码仔”竟将赌客送去地下赌场“杀数”。被带去“杀数”的赌徒“绝不可能从赌场赢得半分钱,因为赌场会出老千”,而“在上赌桌之前,赌场已经计划出要把这个赌徒杀出多少血了,从不失手……赌徒就像走进了屠宰场”……最终,当赌徒被榨干,再也无力偿还债务,各种各样残酷的追债方式就开始了:跟踪、盯梢、到林林总总的暴力手段,如“对着人家手脚的关节唱‘点子点菠萝’,最后落到哪里,就要卸掉哪里的关节”,又如墙面被写满逼债红字、满屋像“被打了劫”的惨不忍睹……叠马仔在赌客心中从殷勤的服务者摇身变为凶悍的索债魔,关系变化之剧为人间所罕见。赌性和人性的冲突,具有强烈的启示意义。

此外,各帮派的叠码仔也不乏对手间的明争暗斗,例如跑到对方的贵宾厅里去放蟑螂,“只见厅里漫天飞舞着许多澳门本地蟑螂,个大,黄褐色,带翅膀”……如此种种。

书中称,“只要思想被欲望所支配,那下场似乎都没有太好的”,作者以淋漓尽致之笔墨将叠码仔与赌客们各种各样的戏剧性“下场”呈现于读者眼前,带来观感上的满足。尽管“在这种金钱构筑起来的关系里,不允许同情和善良的存在”,但身为亲历者,作者左四右五最根本的创作动机,有救赎之愿,这从书中大篇幅描写的与美丽又智慧的赌客“伊妍”之间的复仇、爱恨纠葛可见一斑。

据悉,著名作家严歌苓为本书首次站台作序,激赏推荐。严歌苓在序言中称作者“是一个在赌徒对面见证正常人变成赌客再沦为赌徒的职业叠码仔”,同时他“是个天生极会讲故事的人”,“讲述他的亲身经历时生动细节信手拈来”,因而故事“惊心动魄,本身就可以成为一部部人格演变史,赌场现形记,博弈心理学”,更是一部“好看的、极具戏剧性的小说”。

该书上市不到一个月,便登上当当网“新书热卖榜”小说榜第一名,各大社交、读书网站读者更是好评如潮,足见书中内容之劲爆。

目前,凤凰联动影业已斥资千万,于近期启动了该书同名大电影的制作,值得我们翘首以待。

附:

《澳门往事之孤注一掷》

作者:左四右五

类别:畅销·小说

上市日期:2016年4月

出版社:华龄出版社

ISBN :978-7-5169-0700-9

定价: 35.00元

页码:280

开本:16开,165x240

●作者简介

左四右五(化名),江苏南京人。早年当过侦察兵,21世纪初定居澳门,涉足博彩业,从叠码仔一步步成为赌场贵宾厅厅主,亲身经历了澳门成为“世界第一赌城”的辉煌十年。

2013年,著名作家严歌苓正是以本书作者在澳门的部分经历为材料,写出了长篇小说《妈阁是座城》。

●内容介绍

澳门赌场贵宾厅厅主左四右五(化名)写的内幕小说,讲述一个叠码仔如何一步步成为贵宾厅厅长,揭露了澳门赌场秘密规则!该书是著名作家严歌苓首次作序的作品,作者也是《妈阁是座城》的原型主角。

1999年,澳门回归,内地豪客陆续入境参赌,澳门赌业迎来空前繁荣。借此机遇,内地小镇青年周越彬来到澳门,在十年间,从赌客变成赌场内的叠码仔,逐渐闯出了一番事业,最终成为东哥旗下一等一的贵宾厅厅主。

周越彬一方面积极搜寻拉拢来自各方的赌客,他服务于赌客,到一定阶段又成为赌客的对手;另一方面和同行激烈竞争,各凭手段,争夺赌客。他出入赌场第一线,掌握着赌场隐秘的内幕。

某一天,澳门赌场来了一个美女老板伊妍,周越彬和她默契合作,逐渐为其所吸引。伊妍一掷千金的背后是寻找失踪的丈夫,周越彬发现她丈夫正是因他而死的徐老板,于是想方设法把她送回了内地。在伊妍第二次来澳门时,周越彬发现自己陷入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赌局,波谲云诡中,他该何去何从……

迄今为止,最真实、最内幕的澳门赌场小说!和王晶执导的电影《澳门风云》相比,更加详尽也更加露骨的展现了澳门赌场隐秘的江湖暗战。

●目录

一、澳门吹来一阵风 001

二、一枚叫老王的赌注 008

三、一个叠码仔的诞生 022

四、在赌桌上跳舞的女人 043

五、吃掉罗萨手里这个蛋挞 076

六、为了她,洗牌澳门 098

七、不是在赌桌就是在爱里沦陷 120

八、爱是一场最大的赌局 170

九、走进温柔的陷阱 197

十、悬崖背后的一线生机 215

十一、命中注定一无所有 236

十二、最后的救赎 246

十三、神秘的澳门来客 270

●严歌苓推荐序

豫冬是个天生极会讲故事的人,所以今天他横空出世地成了一名小说家,把《澳门往事之孤注一掷》的打印稿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丝毫不惊奇。第一次听他讲述他十年叠码仔生涯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把这段经历写下来,实在是天大的浪费。

我最初听到赌徒故事的时候,是在四年前的一个便宴餐桌上。当我在席间听到我的好朋友嘻嘻哈哈讲起他们当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遭遇时,听到一群新兴商业精英在赌桌上亦荒诞亦悲壮的故事时,我感到纳博科夫所形容的“灵感的最初颤栗”。似乎正是类似的赌兴,类似的博弈精神,以及类似的不服输和好胜心使这些私营企业家们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阶段赢得了财富,回过头来他们再将如此赢得的财富投入赌桌,体验到乍富还贫、得而复失的刺激。之所以我要写《妈阁是座城》这部小说,正因为我看到了一种象征,过去三十年的中国财富创造和积累——社会大赌桌,赌桌小社会。因为敢赌,他们赢了,也因为敢赌,他们输了。这也让我想到,我们多灾多难、地狭人多的古老东方,尤其天灾人祸频发的中国,为什么嗜赌的人那么多?或许因为灾荒兵燹留给我们从容致富的时间太短太少,人们才会对横财生出如此焦虑的渴望;人无横财不富,非一夜间暴富谁知什么天灾人祸就会降临,把你推回到赤贫线上。正是这种焦灼感,使人们相信博弈,把偶然当必然,弱化理性,强调运气,荒诞而悲壮的一批赌徒就这样在社会大赌桌、赌桌小社会之间不亦乐乎。后来,又听了几个赌徒的赌桌“血泪史”,我觉得非写这个故事不可。

我总觉得我是个幸运儿,当我想写《小姨多鹤》的时候,恰巧碰见一个朋友,他认识个熟人,对日本在当时的满洲建立垦荒团的历史有所了解,所以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当年垦荒团留在中国的几个日本女人,访谈和资料搜集马上就进行起来了。正在我准备写《妈阁是座城》的时候,也是一个好朋友无意中提起他正好认识一个在赌场工作多年的人。这就是和张豫冬的结缘开始。我认识了豫冬之后,他毫无保留地把他十年的生活经历告诉了我。豫冬是一个在赌徒对面见证正常人变成赌客再沦为赌徒的职业叠码仔,讲述他的亲身经历时生动细节信手拈来,一个个人物的故事都那么惊心动魄,本身就可成为一部部人格演变史,赌场现形记,博弈心理学,当然更应该成为一部好看的、极具戏剧性的小说。我羡慕豫冬的记忆力,那么生动形象多彩的记忆力,首先就是一个写作者的优厚条件。我也羡慕他厚实的生活经验,他跟我讲述的那些人物和细节,光凭想象是创造不出来的。在豫冬给我讲述故事时,我还暗自惊讶他组织情节细节的能力,以及他对戏剧性的天生运用和把握,这就使得我两度专程去澳门,听他讲故事。豫冬还有难能可贵的一点,就是他不仅对于人性中的赌性具有理解和批判意识,对叠码仔的职业也保持着清醒的批判意识。

本来我想在我的小说《妈阁是座城》的扉页上,印上一行鸣谢致词,感谢以豫冬为首的几个帮助我完成小说资料搜集的朋友,但顾忌到可能会给他们造成麻烦,还是作罢。现在既然豫冬请我作序,序是谈不上的,不过可以借此机会向豫冬表达我的真诚谢意。

豫冬,谢谢你!也祝贺你!

●精彩试读

第一章 澳门吹来一阵风

1.

周越彬捂着血淋淋的痛手,从一个铁皮屋顶跳到了青苔淋淋的小路上。

老猫这个昔日兄弟,像是亡命之徒一样叫骂着追下来,从棚户区的山顶一直追砍他到山下。不过为了区区几百万,在澳门这个金钱建筑的地方,算得了什么呢?

老猫和几个小弟兄的刀尖沿路在铁皮屋围、砖石地面、晾衣铁架上留下致命的痕迹,周越彬沉着应对,侥幸绕过这些,衣服上,肩膀上也饶不过几刀。

踉跄着跑过一条杂乱的后巷,周越彬瞅准机会,把人家立在墙边备用的十几扇铁皮掀翻,斜架在路中央,暂且阻挡了老猫他们的来势。

为了防止滴下的血迹暴露位置,周越彬特意淌过了一户人家的虾池。胡乱扯了几条晾虾的棉布裹着自己,又操了一把鱼叉,躲在屋后,思忖着怎么样躲开老猫回到自己的车边,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个穿着花衬衫的手忽然穿过黑暗搭在周越彬的肩头,他一个激灵,反手拿鱼叉就要戳向身后,却又被那个人抓住了手腕。

绝望地扭身一看,是阿乐,他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深夜的棚户区黑得彻底,阿乐的车一启动,车灯在铁皮屋只不过闪了一下,便被正在四处搜寻的老猫发现了。老猫杀周越彬的心不死,连忙叫嚷着也上了车,追了过去。

两辆车,四个车灯从砂石路纠缠上了沥青路,像是两只眼冒绿光的公蝙蝠,一路撕咬。老猫不管不顾地将油门踩到底,不怎么偏让路上的车辆,渐渐咬住了周越彬的尾巴。此时正在一座年久的高架桥上,老猫只要狠得下心,稍稍摆一下方向盘,轻易就能把他们俩撞下桥去。

事实上,周越彬已经发现老猫的车提了速,拿前轮兑上了他们的后轮。周越彬看见阿乐的手有些颤抖,快握不住方向盘了。

前面桥尾,一辆警车正在查酒驾。周越彬赶紧在喇叭上急促地拍了两下,警车里的警察迅速抬头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老猫再怎么想弄死周越彬,也要考虑到自己今后还是要在澳门混下去的,心生忌惮,只好无奈地把脚下油门松开了。

看着老猫被甩在身后,周越彬拧紧的眉毛也没有放松多少,他知道,从今晚开始,在他在澳门所要面临的危险之中,刚才的老猫是最不危险的那一个。

阿乐把周越彬送到了西湾边的桥墩下,临走前跟周越彬说,东哥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周越彬听了,才真正绝望起来。

眼前浸透夜色的西湾,像是一床沁满鲜血的黑纱被。周越彬觉得,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赌台。

周越彬几个手指捏着一枚来自新葡京的筹码,红色,面值10000元,色泽陈旧,面目斑驳。看样子是在几百个贵客厅里、几千张赌台上以及几十万个赌客手中流转过一遍才到了他这的。这枚筹码,也是周越彬作为叠码仔,在澳门这个小岛上跌宕了十多年、奉献了十多年之后,澳门留给他的,唯一的遣散费。

此时正值新年。

周越彬身后不远处的澳门本岛上,莲花盛放状的新葡京娱乐场、神似三色筹码堆垒在一起的美高梅娱乐场以及后面的永利、银河、金沙娱乐场,一个赛一个灯光辉煌,流金溢彩。这些澳门的地标,好像是赌场里围在赌桌周围的看客,他们借助一波高上一波的新年焰火,一声紧过一声地催促周越彬下注。

作为一个混迹赌场多年的叠码仔,周越彬知道,他此时的状态是一个赌徒所能具有的最差状态:

西装上衣在逃跑过程中不知道遗落到了哪个角落,所以他只剩下一件鲜红色的衬衫,下摆没塞进皮带,而且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挂走了一片。他的皮鞋有好长时间没有上油了,在此前的几番挣扎中,好几处皮面都被磨开了花;

他的左手食指从第二个关节处断掉了,剩余一个关节被他的另外几个手指如至宝般,紧紧握在手心里,可还是止不住血,一滴一滴顺着他手掌的生命线流出来,掉落在他所站着的防洪水泥墩上;

再有,就是他红彤彤的双眼,那种红,是有人刚用金刚顶挤压过他的脑袋,眼球要接近爆裂时才能呈现出来的那种红。

他这样的状态,要在一般赌钱的赌局,别说是贵宾厅了,就是中厅,甚至是角子机,保安都未必允许他近身,更何谈赢面?可今晚,谁都没资格阻止他玩下生命里的最后一局。

周越彬战战巍巍站在澳门的冷风里,对面是大陆珠海,脚下是他考虑投身其中的西湾的黑色海水。他这一局要下下去的,不是筹码,而是自己的命。

他已经无去处可逃,也无回路可返。

他身后的居民楼栋栋灯火阑珊,看起来温馨感人,实则危机四伏。那万千窗户其中的某一扇里面,可能关押着一个身败名裂、无力偿还赌债的赌徒,那扇窗户照耀出来的灯光,不是住户为晚归的家人所点亮,而是逼债的人,为了让赌徒看清楚他们把刀尖插进他指缝的全过程而亮。

周越彬几乎不敢数,到底有几扇那样的窗户是罗萨那帮菲律宾叠码仔为他准备的。身后的马路,也退回去不得半步,因为,根本不知道“老爵士”的打手们都埋伏在哪棵发财树下面。

叠码仔的圈子?他更回不去了,想都不用想,犯了东哥的忌讳,不会有赌厅愿意收留一个“把事情搞砸”的叠码仔的。

思来想去,也只能效仿那些被扔在赌桌上之后一去不复返的筹码了。让自己像它们一样,被投进这黑色的、深不可测的海水里。周越彬松了口气,那枚因为沾了血而更红的红色筹码从他手心里滑落,跌在水泥墩子上,它没有停止动弹,晃了几晃,居然又立了起来,一路沿着斜坡往下滚了去。

看着夜色里那一点跃动的红色暗影,一瞬间,周越彬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久到他还是连澳门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年纪,那个晚上,他正和周大洋、许涯男、范双辰几个要好的玩伴躺在福建老家的木头沙发上,他们东倒西歪地光着膀子,无聊地翻看着电视连续剧,记得好像是上海滩之类的港剧。

夜色中,正是像一枚这样的红色筹码,伴着清脆的撞击声,咕噜噜从门口出现,画了条弧,一路滚过沙发,抵达房间正中,在他们几个毛头小子好奇地注视下,打着旋儿停了下来。

屌!什么玩意儿!?周越彬拨开伙伴们的臭脚,腾地从沙发上蹿下来,率先一脚踩在那个筹码上,生怕其他人抢了去。

反应过来之后,周大洋他们几个果然迅速围了过来,蹲在他的脚边。周越彬拨开他们的手,自个儿从脚底板下慢慢将那枚筹码抠出来,几双眼睛凑在一起对着门口的光一阵端详,颠来覆去地看着稀奇,用手指摸索着筹码上葡京赌场特有的花纹。

周越彬的小叔,当年的小镇青年,如今的“发大财的人”——老王——跟在筹码后面出现在门口。他双手插袋倚着门框抖着脚,笑嘻嘻地盯着自己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侄儿们。

他的头梳得油光瓦亮,没有一只小镇的蚊子能在他头上站稳脚。他穿的是一身灰西装,踩的是一双黑色尖头皮鞋,还嘚瑟地在上衣口袋里插了一块红底金纹的真丝手绢。

在周越彬眼里,这个多年不见又突然现身的小叔,看起来他娘的就像是从电视里爬出来的黑社会老大。

基本上,每一个家族都有一个不太靠谱的小叔。在周越彬他们家,老王自告奋勇地扛下这个不靠谱的名声。

他初中辍学,在镇上的国营食品厂晒过几年虾干,那几年海里收成好,上上下下高兴,倒让他混到了一个技术员的职称,一下子翻了身。可惜后来他坐在晒虾台上跟镇里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玩了一天光的扑克,把这个职称输给了那个“狡猾的小眼镜”,自己不得不顶了分配到大学生头上的船员工作。

船员们头顶上的天变幻莫测,常常冷不丁扯个闪打个雷,能把整船人吓到尿失禁。脚底下踩的海更给不了他们依靠,每一个浪头都包藏祸心。

在船上的时候,老王无时无刻不在寻找上岸回家的机会。

周越彬不记得是老王的第多少次出海,反正那一回,他家里人没能从返航的船员里找到老王的影子。有人说老王趴船沿上吐,一头扎进了海里,也有人说老王是趁船停靠澳门的时候,偷偷登了澳门岛,发大财去了。

现在看来,失踪之后的老王应该是活在第二种说法里。

老王踩着很帅的步子,走到看傻了眼的周越彬跟前,从他手里拔出来筹码放进了自己的西装胸袋里,然后把手中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扔在周越彬跟前。

“葡式蛋挞,都试下味。”

2.

晚上,周越彬和几个小伙伴从客厅挪到了卧室,还是像往常一样各自找地方躺着。那个年代那个年纪的年轻人似乎每天什么都不做,就是躺着。

他们也给老王在床上让出了一块最好躺的位置。每个人都玩闹地穿着一件老王刚刚脱下来的衣服,有外套,有马甲,有手绢,有帽子,手边赏玩着老王特意带回来的澳门币,澳门文明的气息瞬间充满了这个的房间。

周越彬把腿架在椅背上,听老王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在澳门的风光事迹。

他说澳门以前满街都是大胡子的葡萄牙人,走路不看道,撞到了,他拿鼻孔冲着你你也不能凶他,随便就是个什么爵士,上头有人,抓着就往牢里整。大家都是殖民地的人,上路都得绕着走,好歹踩在别人家的地盘。

后来香港来了个何鸿燊,他开了个大赌场,就一年一年把澳门人全变成他的人了。何鸿燊的人可以闭起眼睛走,不管你是在葡京赌场帮忙看场子的,发牌的,还是铺床的扫地的,只管挺起来,他见你先要弱三分。

况且,何鸿燊的人里面,还有厅主、钱庄、社团的呢,哪一个又是葡萄牙人惹得起的。除了这两小头之外,大部分归属于何鸿燊的人,就数全澳门的赌客了。澳门人从此走路有风,忙着去赌钱,谁还管前面大胡子是公爵还伯爵。何况,再过几年,澳门就要回归了,葡萄牙人滚蛋了之后,腾出地儿给我们大陆的,过去做赌客,去做人上人。

“在这方面,我算是那什么先……先驱了吧。”

说到这,老王摆弄起自己手腕儿上的金劳力士,从表盖和表带上折射出来片片金光蛰得周越彬和周大洋他们脸红心跳。

就着这块表,老王紧接着向大家描述了自己在澳门赌场一把赢下来的辉煌生活。

“不像我们这个小破镇子,澳门什么都有,泳池啊,游艇啊,直升飞机啊,空中花园啊。别人用得着,你用不着,都是几根骨头架层皮,凭什么?你就会想着去赌场博一搏。我在澳门这几年赢的钱,就你们这几个浑小子,得坐好几辈子的班才抵得上。我开的是桑塔纳,住的是海景豪宅,海景知道吧?”

周越彬几个挠着脑袋。

“海景就是有一片海,有一个view(景色),别人看不得,你花钱,你就看得。”

周大洋忙不迭地翻他那本掉了皮的新华英语词典去了。

周越彬大概听出端倪,没觉得有多牛,反倒挺奇怪,又不想抹了叔叔的面子。他屏着气问了一句:“我们这里随便走出去就是海啊……”

老王一愣,紧接着说:“我问你,这里去看海你用花钱吗?”

周越彬摇头。

“花钱的看着才稀奇,才美呢。我花了50万澳门币,就可以看突突突过境的游轮还有澳凼大桥。哎呀你不懂,你们这里连商品房的概念都没有吧!?”

是的,对于老王嘴里蹦出来的,穿着黑网袜的兔女郎、每天老板老板叫着的菲佣、跟大拇指一样粗的雪茄、还有普京赌场里一注下掉好几万的豪客,周越彬闻所未闻,当然不会有什么概念。直到后来他听老王说,要把自己从澳门带来的DVD影碟机,一箱子碟片以及一台sony21寸电视机送给周家的时候,周越彬才隐约从心底生出一些概念,那就是,有钱真好,可以去赌场搏一搏真好。

在周越彬和小镇人眼里,老王完全算得上是衣锦还乡,都以为他会就此回归家乡安定下来,时不时回馈下乡民,甚至会做个镇长、乡长什么的。

大家都晓得,老王实际上是个恋家的人。当年出海,好几个壮汉一起使劲才把他推上船。

但老王只是像一阵腥风一样在镇子里刮了一圈,最后在当年那个赢了他的大学生家里呆了一晚,凭借娴熟的牌技,用几个碰碰胡几个自摸,赢走了大学生半年的工资。第二天早上,他就回了澳门。

临走前,他对周越彬说,没办法,势头正猛,得趁这个手气再赢他几番。我就等着咱们家乡有好房子卖了,我就回来搞一套住,你要帮我物色。

老王回澳门之后的几年,周越彬是整个镇子里最关注时事以及政策动向的人。

他等到商品房政策下来,等到一个稍微有实力的地产开发商打出了“出则繁华,入则宁静”的广告语卖别墅,等到小镇上的KTV里也有了兔女郎,却一直没能等到老王的回信。

老王走的那年,周越彬和周大洋他们几个终于从床上沙发上地板上站了起来,去参加了高考,然后一起落榜。

或许是受到老王发横财的蛊惑,周大洋他们几个毅然干起电器贸易,将自己的财富与开放的外埠挂钩。后知后觉的周越彬则进了部队干起义务兵,开各种军车,参加各种抗洪赈灾,最后跟几个新兵蛋子喝酒打了一架,把几个行军帐篷给烧成铁架子,火烧连营似的,就被记了过复了员。再之后,就又回到了家乡,恢复成了躺着的状态,每天看老王留下来的老DVD度日。

那时候,改革开放,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周大洋他们几个已经在镇上开了好几家电器店了,天天大酬宾,天天挂条幅,天天剪彩。

周越彬的老姐给他生了个侄子,于是,他顺利继承老王的身份,成了周家又一个不靠谱的小叔。他每天跟在周大洋他们几个屁股后面混酒局,看他们个个拿现金撑出来一副小老板派头,便时常幻想自己也能够像老王一样,冥冥中从海里踩出一条康庄大道,过上不必艳羡别人的生活。

再次得到老王的消息,是1999年,澳门回归。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责任编辑:丁气高 PN082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