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车上,我险些“劫色”成功「有故事的人」

女孩也许做梦了。她换了个睡式,身体偏了过来,头正好落在我的肩上。

 

圆周的一半

▢ 王玉军

1

我在峨眉山市读书的那几年,每次返校几乎都是乘坐攀枝花至成都的K9484次空调快速列车。火车从始发到终点只停五个站,很少晚点。对我来讲,最好的是时间,18:40发车,到达峨嵋车站正好是早上6:30,这个时间公交车开始运行,只需花一元钱就到校园。

99年过完春节寒假,按时返校。我提前一个小时进入火车站候车室,候车的人不算多,我找了个空位坐下,静静地等候。

在寂寞等待的时候,一个女孩在对面的座位上抬起头来,露出令人心动的脸庞。紧接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直接对着我柔情似水般的看了一眼。我一惊,赶紧还了个微笑。女孩子抿嘴一笑,把头低下,专心的看《女友》杂志。

我正纳闷,我和她是否认识或见过面?背后竟响起报时声。我回了下头,才知道自作多情了。背后的墙上有块大大的石英钟。

我仍想再感受那闪电一样的目光和那令人心跳的一笑,让我失望的是女孩没有再抬头。而我在个把小时的等待中一个劲的胡思乱想——对面的女孩要是自己的恋人小乔该多好啊……对面的女孩能跟自己坐在一起该多好啊……

检票的铃声响了,女孩把“女友”放进随身的挎包里,她站起来,又抬头向石英钟望了一眼。我再一次心跳加快。

女孩轻轻甩了下长发,轻盈地向检票口走去。

我魂不守舍跟在她身后,提旅行包的手竟出了汗。前面女孩深蓝色的牛仔裤,洁白的衬衣把她衬托的是难以形容的亭亭玉立。与此同时,我闻到女孩身上特有的味道,急迫进站的旅客都在埋怨检票的缓慢,唯有我持相反意见,不着急,我真的不急。

通往检票口的队伍歪歪扭扭像条没理抻展的绸带,进了站的旅客鸟散般奔向自己的车厢鸟巢。我知道,一出检票口什么机会都没了。我必须有所行动。

控制住乱跳的心,挺直身体,极绅士地向前面问了句“你也乘这趟车吗?”问完就觉得自己的问话很愚蠢。“不是这趟车能站在儿检票吗?”还有,自己的声音在嗡嗡作响的候车厅里实在是太小了。我在她身后忐忑不安。不料女孩回过头应了句:“嗯”,并用一双美丽的眼睛认真看了我一眼。我虽没有找到应对的话,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2

上车了,我感到了什么是上天的安排。女孩不单和自己同车厢,还是同座。我激动、兴奋的难以言表。但我很快就清醒了,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稳重,绝不能给她留下轻浮的印象。

看得出,我们一上同一个车厢,女孩已经不把我当成陌生人了,我的座号靠窗,有了女孩,便大度地让给了女孩。对于这位漂亮的旅伴,我迅速地作了个分析,这位二十多岁的女孩谙世不深,并且很少出门。具体表现是她上车就问乘务员列车到她下车的站是几点?乘务员说了是凌晨5:10,她不禁吐了下舌头。还有他肯定不知道离开攀枝花天气会很凉,她没有备件厚一点的衣服。

我们刚坐下来,对面座位上来了个膀大腰圆,甚至有些憨头憨脑的胖子,年龄二十五六的样子。

胖子对了下座号,把一个鼓鼓囊囊的大旅行包往行李架上一推,如释重负般一屁股坐下来,他审视了一下我和女孩,对着我们似笑非笑地咧了下嘴。我和女孩都没反应,明说,我对这个营养过剩的胖子不感冒。

发车前站里多是送别的场面,我,女孩,胖子都在专注的看着过道对座上的送别。车上一位七旬过的老妪已哭得说不出话,老妪的身旁有个简易的氧气筒,照顾她的一位中年妇女也是泪水涟涟。车下有她们的五位亲人,呜咽着反复说着保重的话。我听出个大概,老妪要去省医院就医。我想这可能也许是生死离别。

✤ ✤ ✤

列车开动了,站台广播里传来欢快的曲子。胖子说话了:“早该开车了,我最见不得这种场面。”我见他的大眼里有些湿润。

没想到女孩搭话了,她说了句“悲莫悲兮生别离嘛。”胖子听女孩接了话,一下子心情转好了,嘴咧开露出几颗大牙“嘿嘿”地笑上了。我觉得这是莫名其妙的笑。

胖子兀自笑完,突然想起来似的对我和女孩说:“我请你们吃东西。”说着蹬掉一双肥大的旅游鞋踩着座位把旅行包取下来,从里面提出一大塑料袋花生。旅行包丢在座位上,鞋也不穿,有些迫不及待地抓出几把花生放在茶几上。说:“个人家卤水花生,比天府花生还巴适。来,吃,吃。莫客气。”

我闻到一股熏人的脚臭。皱了下眉头,抓了几颗。

女孩说了声“谢谢。”随手拿了几颗。

胖子像是没吃晚饭,“噼噼啪啪”接连不断地把花生剥了送进嘴里。他一边吃,边用一双凸眼在我和女孩的脸上扫来扫去。

我的心境被破坏了,开始讨厌对面这个死胖子。我看了下身旁的女孩。她一脸的文静,手里玩弄着几颗花生,像数佛珠。

窗外飞逝的夜景让人捉摸不透,胖子面前又多了瓶“北京二锅头”,胖子的大嘴机械地一张一合,浓浓的酒气不断扑面袭来。

我斜眼乜了眼胖子,有些无奈地靠在座位上打盹。我真实地感觉到对面“咯蹦咯蹦”嚼花生的声音比火车轮子转动的声音还响还烦。我轻轻的叹气,心里怨道:“既生瑜何生亮。”

胖子说话了,直接对我。“喂,哥们儿,上车就困了,贵姓?咱们吹哈儿牛嘛。要不来一起弄两口。”

我听了就生气。“谁是你哥们儿。问屁的贵姓。别说你那破酒,就是茅台也打动不了我。”

佯装睡着不去接话。

女孩却“咯咯”的笑上了。笑完,银铃般地说道:“来,我让你们猜猜我的名字,挺好猜得哟。”说着,她轻轻拉了下我的衣角。

我立马来了精神头,愉悦地应道:“好哇。”我紧张地看着女孩的朱唇,生怕女孩一出口就被对面的胖子抢答了。

女孩的声音婉转悠扬。“我的名字是圆周的一半。你们猜吧。”女孩一副考官的模样注视着我和胖子。

我嗓子眼里只吐了个“是——”,就卡住了。

胖子不屑一顾地丢了句:“啥子?你们不是一路的?”继续抿他的“北京小二”,嚼他的花生。

女孩用美丽的眼睛看着我,充满着期盼。

我紧张地收索有关几何方面的知识,猜了三次都没有猜对。我发窘了,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开始后悔自己当初没报考理科。

突然,我响亮地说道:“你叫周静(径)--”

女孩兴奋的两手一啪,喊道:“猜对了,你真行!”

我激动的脸都红了。

胖子神情木然,面对两颗激荡的心,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我在庆幸之余,内心仍有一丝不安。“周静”不是我猜出来的。是我在窘态中蓦然瞟到女孩挎包里《女友》的角上有很小的“周静”两个字。不过很快那点儿不安就让胜利的喜悦冲到车窗外面黑夜中去了。

没想到对面的胖子扔过来几块“冰块”。“考哪个嘛?就考你。我连小学都没读完,哪个晓得她说的啥子东西。”说罢,扬起脖子呷了口酒,然后,像吐烟圈一样,将浓浓的酒气吹向我和女孩。

我和女孩都不禁皱了下眉头。

胖子仍不就此罢休。用带有酒精的话刺激着我和周静。“我最见不得你们这些读书人搞点啥子都喜欢绕圈圈。一个名字有啥子好猜头嘛。我想都没想……噢,就像我的名字,叫任原。电视剧《水浒传》里面也有个任原,是个拳打武当,脚踢少林的武林高手。你们晓得不?”说着一副得意的样子,扬手将几颗剥好的花生丢进嘴里。“咯嘣咯嘣”地嚼上了。

女孩当即有了反应,白了胖子一眼,手里的几颗花生丢在茶几上,转过头隔窗观赏黑夜中的斑斓。

我暗自得意起来,觉得自己用智慧战胜了胖子。

接下来,我向女孩主动发起进攻——约她聊天。女孩满是欢心。我已经知道她是才从卫校毕业的实习生,比我小一岁,她是去乌斯河看望突然生病的姑姑。我投其所好,说的都是校园里的趣闻,惹得女孩笑声连连。

秀色可餐,我觉得有了女孩,寂寞的旅途变得如此美妙,这比起对面的胖子瓜兮兮的吃花生,喝“北京小二”强多了。

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我和女孩只管说自己的笑自己的,已经忘了对面的胖子。胖子也感觉到他不受欢迎,独自吃自己的,喝自己的。

3

到了西昌站,胖子旁边空闲的座位上来了一男一女。他们一出现就让人断定不是一家人。

男的年龄在五十以上,头发和胡子已经花白,穿着也有些邋遢,一副老实相。和他一起的女人尖着嗓子叫他“老唐”。女的年龄三十五六岁,脸上抹着厚厚的粉,画着尖尖的眉,唇上涂着血红的口红,上衣穿的很暴露,叫人看着不舒服。“老唐”叫女人“小马”。

果真,他们刚坐下来,女人就迫不及待地给胖子,我和女孩表白,“老唐”是她的邻居,并补充说“老唐”是很少出门的。叫“小马”的女人话真多,她的嘴上车就没停过,很快,我,女孩,胖子都对这位快嘴大姐皱起了眉头。女人嘴不闲着,手也不闲着,不停的抓起茶几上的花生剥起吃。胖子挨着女人,女人身上像是有刺,扎得胖子一个劲往里靠,最后不得不把肥颈扭向车窗,看外面漆黑的夜。

我有些幸灾乐祸,想,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老唐”和“小马”终于安静下来,他们拿出一副袖珍塑料象棋,铺在座位上对弈。“老唐”的鼻子上架起了老花镜。“小马”的话少了许多。

女人的棋艺明显高过“老唐”。下了几盘“老唐”都输了。本来我,女孩,胖子都在静静地观看,却不想,因为胖子的插话不但终止了对弈,还把他们气走了。

“老唐”又被将住了。“老唐”抓耳挠腮,不知如何应对。女人一个劲催他。“老唐”说:“你莫吹(催)嘛,把我脑壳都吹(催)大喽。”

侧身观战的胖子接话说:“你有两个脑壳,把哪个吹(催)大喽?”说完兀自一串坏笑。

“老唐”突然回过神,丢了棋子,对着胖子发脾气。

胖子把手里的花生丢在茶几上。不屑一顾。挑衅“老唐”:“开个玩笑,啷个嘛!”

“老唐”气头不减,紧握双拳,骂着脏话要找胖子PK。

叫“小马”的女人赶紧对胖子说着好话,把“老唐”劝住了。她已经侦查到车厢内仍有空位。她哄着“老唐”,收了象棋,取了行李,移到前排座位上去了。

我更加看不起胖子。没文化,素质低,粗鲁,没礼貌……女孩也和我共鸣,都不想再跟胖子多说一句话。

列车飞逝,我和女孩变得卿卿我我。胖子闷头吃花生,喝酒。

夜深了,车厢里冷了起来。我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件夹克衫,正准备穿上,却看到女孩双手抱臂。知道她也冷了。把夹克衫递过去,说:“穿上吧,我还有件毛背心,别感冒了。”

女孩真的冷了,笑了笑,接过我递过来的夹克衫,穿在身上。她已经把我当作朋友。

看到女孩穿上自己的衣服,有一种满足。我带着老练的口吻对女孩说:“别看咱们攀枝花已经开始热了,外面还挺冷呐,下回出门一定要带件厚衣服。”

对面的胖子也将一件皱皱巴巴的西装穿在身上。

4

夜深了,列车单调而有节奏地快速行驶着,车厢里的说笑几乎没有了,我和女孩的窃窃私语也停了下来。乘车的人们开始昏昏欲睡。

女孩靠着车窗闭上了美丽的眼睛,我也让瞌睡虫带进了朦胧。唯有胖子仍孜孜不倦用花生和酒充填他的肥肚皮。

女孩也许做梦了。她换了个睡式,身体偏了过来,头正好落在我的肩上,我真实地品到女孩子特有的芳香。

我立即赶走了瞌睡虫,偷偷地欣赏在女孩儿。不禁惊叹:好一个睡美人。美丽的脸庞如一只可心苹果,长长翕动的睫毛象在诉说自己的梦,小巧的鼻子带着挑衅和调皮,两角微微上翘的嘴巴充满着诱惑……

不错,女孩的嘴巴酷像我的女友小乔。接着我就想到了自己和恋人小乔接吻的事。临走的头天晚上,我大着胆子吻了小乔。小乔并没有拒绝。她还对自己说“接吻的味道这么香甜”。我看着女孩想着恋人小乔,心跳不规则起来。我侧眼观察,整个车厢都在昏睡。对面的胖子也像蚕虫一样窝在座位上。

我心猿意马,腾出胳膊,小心地搂住女孩的肩膀,将头轻轻地倚在女孩的秀发上。女孩睡得如此香甜。我彻底的陶醉了。我有了想法或欲望……

我转过头,准备吻向漂亮的女孩......

✤ ✤ ✤

“嘭”的一声闷响。惊得很多人不知所措。过道对面的老妪在妇女的帮助下,急忙把氧气管插到鼻子上。“老唐”和“小马”迷迷糊糊地过来连声问“啷个喽?啷个喽?”

女孩如同受惊的小兔,闪动着惊恐的眼睛东张西望。我更是魂飞魄散,急忙离开女孩的身体,正襟危坐。

——是胖子干的,他把酒瓶重重地墩在茶几上。多数人认为他喝醉了发神经,大家都注意到他手头的一斤“二锅头”已经快见底了。

我安抚了下自己心有余悸的心,想开口问:“你怎么啦?醉了?”却被对面射过来怒光挡了回来。我把话咽回肚里看到,胖子的眼睛已经红了,他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他一只肥大的手正将一把花生使劲地碾碎。明白了,这家伙是冲我来的。我心慌起来,害怕那个家伙会猛地扑过来,给自己一个恶虎掏心或是双风贯耳。凭实力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胖子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游来游去让我发虚。我佯装不关自己的事,眯上眼睛,靠在座位上假寐。我最担心的是胖子不知什么时候会对自己突然发起攻击。

我已经想起来《水浒传》里是有个武林高手叫任原。不过他被梁山泊的好汉燕青打败了。可惜自己不是燕青……我观察到胖子的表情依然阴森吓人。

我紧张地想对策:主动跟他打招呼表白一下……要不像“老唐”他们一样换到别的座位上去……

身旁的女孩在轻轻的扯我的衣角,女孩一脸的吃惊,一脸的疑惑,一脸的恐惧,一脸的求助。

我救美的英雄气概陡然提升。挺直腰,对女孩说:“没事,没事,别怕。”我瞟了眼对面愤怒的脸。暗说:“怕个球。兵来将挡,大不了就是血溅列车,命丧旅途。你个死胖子要是敢放马过来,我就与你鱼死网破。”

这时,售货车过来了。我叫道:“来瓶啤酒!”我用牙奋力把瓶盖咬开。“咕咚,咕咚。”猛喝了几大口。本想酒壮雄人胆,却不想酒一下肚,很快就有点儿撑不住了。我在同学中间有个绰号叫“三钱”。意思我只有三钱的酒量。尽管是啤酒,我仍感到嗓子眼有团火,我想找些东西把火压下去,朦胧中看见茶几上有几颗卤花生滚动,有的已经滚到我的手边。我生气地把他们拨开。

紧接着我将一张红脸和一双微微发红的眼睛交给对面的胖子。对峙中,我握着酒瓶,又向肚里送了三次酒,就彻底不行了。连举酒瓶的力气都没了。接着,我的目光恍惚了,头也越来越沉,最后,头一挨茶几就睡着了。

我好像听到对面传来“嘿嘿”的笑声,还好像看到胖子挥舞着肥大的拳头对着我的脸做打击动作。我就骂人了,可谁也没听到。

✤ ✤ ✤

列车“吱吱”的刹车声,让我醒了过来。我发现座位上只剩下我自己。女孩不见了,对面的胖子也不见了。自己的夹克衫披在身上。车缓缓停下来,望了下窗外,第四个车站乌斯河站到了。

我打开车窗,清凉的夜风扑面而来,站内灯火辉煌,我一眼就发现了女孩,她正向检票口走。紧接着我搜寻到胖子,他在检票口的通道里,提着旅行包缓缓前移,像只笨熊。不知怎么我有些失落。

我回过神来,看到茶几上的塑料袋里仍有不少花生,心想肯定是胖子遗忘的。我想到昨晚的事,愤愤地说:“谁稀罕这破玩意!”

提起了准备丢在脚下的垃圾筐里。却发现袋子底下还压着张纸条,是女孩写的。

“谢谢大哥的衣服。那个胖子说昨晚上他真想揍你一顿,没想到你被几口啤酒给灌趴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自己知道。我感到那个胖子特神经。临下车,他非要把花生留给你,还说,要不你记不住他。我们就要下车了,他留花生,我就留句话吧:好人一路平安!再见。”

落款是圆周的一半。

列车又启动了,我迎着清凉的风想昨夜的事,这么多年了,我仍然记得这个真实的故事。


关于【有故事的人 | ifengstory】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的人” 是华人世界知名阅读品牌凤凰读书 (ifengbook) 旗下故事平台,在凤凰读书拥有超过 200 万的读者。我们鼓励普通人写作,发掘普通人的故事、人生与记忆。欢迎关注、投稿。一定要原创哦!

关注 微信公众号“有故事的人”,回复初恋、母亲、人间世、手艺人等关键词,可阅读相关故事。

请搜索公众号ID:ifengstory,关注公众号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稿费头条一篇500元,非头条一篇300元,每个月还有评奖,首奖奖品苹果平板电脑。

扫描 关注 “有故事的人”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 PN099]

下一篇

二十一岁那年,发生了很多事……「有故事的人」

从一个人一下子有了同事。进入科研院后一切新鲜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