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莎士比亚致中国北京青年的一封信


来源:凤凰读书

本文为作家傅光明先生应凤凰网邀请写作朋友:您好!您绝想不到,这是一封401岁英国老头儿的来信。是呀,我也没想到,老莎我在家乡出生时受洗的斯特拉福德圣三一教堂[1],已安睡401年,才过忌日[2]没几天

 

本文为作家傅光明先生应凤凰网邀请写作

朋友:您好!

您绝想不到,这是一封401岁英国老头儿的来信。

是呀,我也没想到,老莎我在家乡出生时受洗的斯特拉福德圣三一教堂[1],已安睡401年,才过忌日[2]没几天,灵魂就不消停了,非得给您写这么一封穿越时空的信,闲聊几句。

不管您属于北京土著,还是“北漂”一族,都算缘分吧。说实话,想当年我从乡下跟着剧团跑到帝都伦敦,开始写戏谋生,你们现在叫搞文创,不也属于“北漂”吗?

我成年以后,不时有伦敦的剧团来家乡巡演,耳濡目染,便对演戏、写戏有了兴趣。23岁时,心血来潮,给一个剧团当临时演员,并随它一起来到帝都。人这辈子,有许多事匪夷所思。再有,实不相瞒,我老婆比我大八岁,先后生了三个孩子。您想,若成天窝在家里油盐酱醋的过日子,多烦!不如出去闯荡一番。

我到帝都第二年(1588),女王的海军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我亲眼见证了整个伦敦的沸腾,国人陷入到爱国的狂热之中,并开始关注自家历史,正好为我写历史剧提供了契机。

我经历过伊丽莎白女王和詹姆斯一世国王两个朝代,两位国王对我都挺好。当然,为能顺顺当当地写戏、挣钱,吃得香,睡得踏实,我很会讨好国王。

比如,女王观看《亨利四世》,被剧中的福斯塔夫逗得开心不已,凤颜大悦,演出一结束,便命我三个礼拜之内写一部福斯塔夫谈情说爱的新戏。这便是五幕喜剧《温莎的快乐夫人们》。哦,对了,听说您那儿将该剧译为《温莎的风流娘儿们》,可无论“风流”,还是“娘儿们”,都不仅不忠于原文,且极易令人产生歧义的联想。

再如,为让詹姆斯一世开心,写《麦克白》时,我特意把他说成班柯的后人,并将万世为王。不提也罢!

我在喜剧里写了不少阴差阳错的爱情,是觉得真爱之路永不平坦,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在悲剧里写复仇、写流血,是希望国与国、人与人之间别再发生战争、重演悲剧,祝福世间和平安宁。用心良苦啊!

最后啰嗦一句,我写戏只是为让剧团尽快上演,并不是写给读者的。从没想过我的戏日后会成为文学经典,更没想过不朽。我没留下一份手稿,我活着时出版的一些剧本没一部经我过目,有的版本十分糟糕,还给后世研究我的人添麻烦。

感谢19世纪的德国人将我的戏奉为经典,感谢我的同胞把我定为“国家诗人”。自我感觉超好!话一多就累,就此打住,接着安睡。

上帝保佑,祝福一切!

您诚挚的莎士比亚

2017年4月29日

于斯特拉福德圣三一教堂地下

[1] 莎士比亚时候葬在家乡斯特拉福德圣三一教堂。

[2] 莎士比亚生于1564年4月23日,死于1616年4月23日。

[责任编辑:何可人 PN033]

责任编辑:何可人 PN03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