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雨啊,何时交女朋友?” | 吴钧尧专栏


来源:凤凰读书

我想起参加过的一场喜宴,鱼池乡,台湾南投县,晶园渡假村,在知名的九族文化村隔壁。晶园渡假村,孩子,你也造访数回,我们且与主人成为好友,你当时小,必不知道原委。

 

 

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本该是风雨无阻


文◎吴钧尧

 

听到爷爷问你,“小雨啊,何时交女朋友,赶紧结婚?”我既惊且喜,一眨眼,你已是大学生,渐渐来到适婚年纪,要在茫茫人海,遇你的人生伴侣?我总开玩笑,“得选个英文、数学都好的,改善我们家的遗传基因。”每一个人的婚事,都是际遇的交集,孩子,挑个宜兰姑娘好不好?或者到对岸,找个北京美女?

 

曾会议海南岛,在海边跟鸟巢渡假村,见新婚情侣,于海于山,拍下它们的海誓山盟。我想起自个儿的婚礼,繁复的迎亲与祭拜,以及来不及参加的他人喜宴,之后收到的谢卡。新娘穿裸肩小礼服、挽发髻,娟秀脸蛋杏仁眼,故意洗做黑白照,美丽风采却更彩色了。侧脸的她犹如隐喻:婚姻以外,该有别的婚姻……比如父母对她的期待、自个儿的企盼,而不是埋入婚姻,从此酱米油盐。

 

我想起参加过的一场喜宴,鱼池乡,台湾南投县,晶园渡假村,在知名的九族文化村隔壁。晶园渡假村,孩子,你也造访数回,我们且与主人成为好友,你当时小,必不知道原委。

 

有一年,我参加经济部参访活动,行程中一个住宿地,就在晶园。入住时,招待人员解说创办人王先后生长澎湖,幼时到台湾旅游,因缘际会爱上桧木香,发愿要盖纯桧木体的渡假村,“晶园”即为一生结晶。澎湖地贫、风大,物资低于台湾,根本不产桧木,年幼的主人深记桧木香;这香味,澎湖没有,这香味,却一生缭绕。

 

凌晨了,游泳、歌唱的旅客都已歇息,关了电视,屋里屋外尽是虫鸣。夜深深,桧木气息浓郁,我撤下思绪,想像枕在大片树林里,思绪终于慢慢不见,直到隔天闹钟警醒。

 

参访后数月,晶园发出邀请,预告九月中旬王家娶媳,举办典雅婚礼跟晚会。节目单上写着,“男方团乘坐欧式马车至总统别墅,循传统礼仪迎娶新娘”、“新郎、新娘上马车后,由迎亲舞者于马车前方展开快乐迎宾舞,一路上有花瓣浴及彩色泡泡相随”、“马车缓缓前进,象征一对新人朝向人生重要城堡大门入口处”……婚礼的叙述,构筑了一种浪漫,怂恿我前往。这场婚礼,不单是王家结婚,也是吴家与王家,结缘的线头;茫茫人海,我们所遇的岂止是另一半?

 

再访晶园,不同前回安静悠闲,气球、花朵、以及不断涌进的宾客,把渡假村妆点成嘉年华会。专车分从台北跟高雄出发,抵达时,正见新人下了骨董礼车,音乐演奏下,迎进饭店大厅,拜见王家长辈及奉茶。宾客来自台湾各地,或盈盈祝福、或闲坐咖啡吧台,吃汤圆、喝咖啡。

 

饭店提供澎湖黑糖糕、咸饼,以及金门特产贡糖,浓烈的地方味,并非偶然。王先后是澎湖人,妻子李美雪是金门人。我恍然大悟。南投是台湾唯一不靠海的县,来自离岛的主人在此为孩子举办婚礼。亲友团多来自澎湖、金门,咸饼、贡糖是吃惯了,在此时地咀嚼,多了些海风、海水,甚至是汗水。在听不到海涛的山间,故乡在心田,孩子,这一家的男、女主人都不忘本。

 

我的下榻处正对游泳池,办筵席的师傅忙着整理桌椅,绿油油的草皮铺着一桌一桌红色桌巾。池畔架音响,小孩瞧着、大人瞧着,都比寻常多了一份期待。新月氤氲雾霭之后,高挂椰子树稍,它是早起了,还是晚归?吧台旁,厨师精烤山猪,木炭炽热,师傅翻滚猪身,或以刀划肉、或以水泼炭火,俐落的技术让人看得忘情。烤肉香四溢,倒成了生理时钟,不断告知宾客,宴会时间就要到了。

 

月色更明朗时,筵席开始,池畔边,雷射灯球闪耀,主持人祝福新人,证婚人叙述新人,主婚人则说,要把最好的留给子嗣。一场婚礼岂只攸关新人?在这一场婚礼中,结婚的不只新人,而盈注了长者的期盼,犹如新月等待月圆。

 

我对酒品特别好奇,海尼根啤酒、金门高粱、威士忌跟红酒,我应该每一种都喝一点吧,那怕混酒会醉?萨克斯风演奏、曼妙情歌,以及舞蹈家李昕,热情的佛拉哥舞。多年前,曾造访李昕新店住家,她在居家顶楼练舞,逐梦有成,组了李昕舞蹈团;舞台上,舞动的是理想,也是梦?孩子,梦想该随机、随缘孳生,不要怕,婚姻若是阻力,就该化为移动,一起往前迈进。

 

入夜,月色愈见清晰,数十桌次,湖畔蜿蜒,像一圈喜气围绕,把不圆的湖都画作圆圈。我看着对面的年轻女孩,来自宜兰、金门或澎湖?这样一个浪漫婚礼,会是女孩的梦吗?如果这样一个户外婚礼,风雨搅局呢?出发前一天,我烦扰婚礼能否顺利举行,因为台风来了,它究竟偏北移出台湾,或偏西横扫而过?我发函问晶园,他们答覆,“婚礼该是风雨无阻的,赶着大风大雨参加婚礼,似乎也很有意义啊”。

 

局外人关心气象,新人不就更担心了?台风轻轻切过岛屿边缘,带来些许风雨,此时此刻月明天晴。筵席上有人说,真是好运气;有人说,这是福报。孩子,关于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本该是风雨无阻。

 

“小雨,何时交女朋友,赶紧结婚?”爷爷逗你,但也有鼓励跟期待的意思,想起你五、六个月,我喜欢躺着抱你,你以我的肚皮当操场,跳啊跳,始终在我的怀抱。当我无法抱你,你也不再牵我时,孩子,你长大了,但你学会拥抱、并且牵握自己了吗?婚姻的起初,需得跟自己结婚。

 

筵席已歇,宾客未离去,池畔边欢情高歌。我持海尼根回房,走出阳台,仰头再喝。后来,我参加各样婚礼,筵席上,仪式越多、花样越新,科技与传统并进,都在述说,一个人怎么遇见另一个人。

 

隔天,台风还是来了,这多像一个隐喻,一个人遇见一个人以后,风雨跟着来了。

 

 


 

 

责编:糖糖

凤 凰 读 书

知识 | 思想 | 文学 | 趣味

主编:严彬(微信 larfure)

合作邮箱:yanbin@ifeng.com

 

[责任编辑:严彬 ]

责任编辑:严彬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