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阔佬们告诉你,怎样发大财


来源:凤凰读书

​怎样发大财

 

 

怎样发大财

文 | 斯蒂芬·巴特勒·里柯克

译 | 萧乾

 

 

 


我跟阔佬们一向过从很密。我喜欢他们。我喜欢他们的脸相。我喜欢他们的生活方式。我喜欢他们的饮食。我越跟他们打交道,就越喜欢他们的一切。

我尤其喜欢他们的穿戴:灰色带格子的裤子,白色带格子的坎肩,沉甸甸的表链,以及那可以当做图章使用的戒指——他们就凭那个来签发支票。啊,他们打扮得真叫可爱呀!要是有那么六七位阔佬围坐在俱乐部里,那看起来才过瘾呢。只要他们身上稍微沾上点儿尘土,听差马上就跑过来掸掉。真的,而且做的时候满心欢喜。我恨不得自己也去替他们掸掸呢。

我喜欢他们的饮食,但是我更喜欢他们那一肚子的学问。真是了不起。你留心吧,他们简直时时刻刻都在看书。随便你什么时候跨进俱乐部去,你总会碰上三四位阔佬。瞧他们看的那些东西!你也许想:一个人在公事房里从早上十一点一直工作到下午三点,中间仅仅花了一个半小时吃午饭,一定疲劳不堪了吧,可是一点儿也不。这些先生们办完了公就坐下来看《社会随笔》,看《警察公报》和《桃色》,并且对杂志里的那些笑话领会起来一点儿也不比咱们差。

我顶喜欢在他们那堆人中间走来走去,听到他们说的一言半语。那天我听到一位阔佬探着身子说:“喏,我已经出到一百五十万,并且告诉他说,再多一分钱也不出啦,要还是不要,全随他——”我满心想插嘴说:“喂,喂,一百五十万!啊,再说一遍吧!要还是不要,你问问我看。你试试看,我准能给你个答复。或者咱们干脆说一百万,就算一言为定吧。”

这些阔佬们对钱财并不马虎。不是的,先生,你可别那么想。他们对于大数目自然是不大在乎的,譬如说,一回花上它十万八万的。他们在乎的是小数目。你简直不能想象他们为了一分半分,甚至比那更小的数目,能着急到怎样地步。

那天晚上,两位阔佬进了俱乐部,高兴得快发了疯。他们说小麦的价格涨啦,不到半个钟头他们就各自赚了四分钱。就凭这一注财,他们叫了十六块钱一客的大菜。我真不懂。我给报馆写稿子,曾经赚过比那多上一倍的钱,可是我从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夸耀的。

又有一天晚上我听到一位阔佬说:“来,咱们给纽约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咱们愿意出两厘五。”好家伙!深更半夜花钱给纽约(差不多有五百万人口哪)打电话,表示愿意出两厘五!可是——纽约见怪没见怪呢?没有,他们要啦。自然,这是高等金融,我也不便滥充内行。后来我也叫叫芝加哥看,我告诉他们我情愿出一分五厘,然后又打电话给安大略省的海密尔顿市,表示我愿意出五毛,结果,电话接线员只当我发了疯。

当然,这一切只不过表明我的确曾经仔细研究过那些阔佬的发财之道。我的确下过一番苦功夫,下过几年的苦功夫哪。我心里想,对于那些刚开始工作就盼着大大捞一笔钱退休下来的年轻人,这种钻研也许会有好处的。

你知道,许多人到晚年才发觉,要是小时候对人生就有了今天的认识,他们也许不会干目前干的事,而干起他们当初所不愿意干的事了。可是天下有几个小伙子肯停下来思索一下,要是他们当初晓得现在所不晓得的东西,前途会不会大大两样?这些都是怕人的思想。

不管怎样,我曾经到处搜集他们的成功秘诀。

有一件事我是确实知道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要是想发大财,他对于起居饮食得十分当心。这个听起来也许挺难办到,可是成功总是要经过一番艰苦过程的。

年轻人要是打算发大财,就别以为他还有资格早上七点半起床,早饭吃几个煮鸡蛋,午饭的时候喝杯凉水,晚上十点睡觉,那可办不到!阔佬我是见识多了,对这一点我十分清楚。你要是立志想当个阔佬,那么早上十点以前就别起床。阔佬们向来不那么做。他们不敢起来。晚上九点半他们还在街上荡来荡去,那才跟他们的家当相称。

节制的说法是陈旧的,完全不对头。当了阔佬,你就得喝香槟酒,而且多多地喝,不停地喝。香槟酒以外,还得喝苏格兰威士忌酒加苏打。你差不多得通宵通宵地熬夜,大桶大桶地喝酒。这样才能保持清醒的脑筋。第二天好做生意。我曾经见过阔佬早晨头脑非常清醒,他们的脸肿得像煮过了似的。

自然喽,要照这么生活,必须有毅力。可是毅力这玩意儿现成得很。

所以,亲爱的小伙子,要是你有意从当前在商界的地位再高升一步,那么就改变一下你的生活吧。吃早饭的时候要是房东太太给你端来火腿蛋,就把它从窗口丢出去喂狗,吩咐她给你送凉芦笋和一升葡萄酒来,然后用电话通知你的老板说,你十一点去上班。这样办你一定会步步高升,而且快得很。

究竟阔佬们怎么个发财法儿,这问题可不好回答。可是一条路子是这样:口袋里只带上五分钱,就奔一个城去打天下。阔佬们都是这么起家的。他们(家私几百万几千万的阔佬)一再告诉我,头回进城打天下的时候,他们口袋里只有五分钱。这似乎就是他们的本钱。自然,办起来这也不那么容易。我试过好几回。有一回我差一点儿成功啦。我向人借了五分钱,我带着它出了城,然后飞快地折了回来。要不是在近郊碰上一家酒馆,把五分钱花掉了,此刻我也许真的发了财呢。

另外一条路子是创办点儿什么,规模大大的,创办点儿从前没人想过的事。譬如说,一个熟人告诉我,有一回他身上一个钱也没有(他到美洲中部打天下的时候,把五分钱丢啦),就来到墨西哥。他看到那里没有发电厂,于是,他开办了几所发电厂,赚了一大注钱。另外一个熟人有一回困在纽约了,身上一文不名。哦,他灵机一动,发现那里需要比现有的高楼大厦更高出十层的建筑。于是,他就盖了两座,转手卖掉了。许许多多的阔佬们就是这么毫不费力发迹起来的。

自然,还有比这些更简便的路子。我几乎舍不得公开出来,因为我自己也正想尝试一下。

这是一天晚上我偶尔在俱乐部里学来的。那儿有个老头儿,他非常非常阔。在阔佬里,他的脸长得算是顶漂亮了,活像条土狼。我一向不晓得他是怎么阔成这个地步的,所以有一天晚上,我就请教一位阔佬,布洛哥这老家伙的财是怎么发的。

“怎么发的?”那个人冷笑了一声说,“他是从孤儿寡妇身上抢来的。”

孤儿寡妇!哦,这真是条高明不过的办法。可是谁料到孤儿寡妇身上会有财可发呢?

“但是,他是怎么发的呀?”我小心翼翼地问,“他是扑到他们身上硬抢过来的吗?”

“很简单,”那个人回答说,“他只不过把他们放在脚后跟下面碾,就这样。”

瞧,这多省事呀!从那以后,我时常思索这段谈话,并且有意试它一试。要是我能弄到些孤儿寡妇,我会很快就把他们碾碎的。可是怎么把他们弄到手呢?我所认识的寡妇,看来大半都很壮实,不好碾;至于孤儿,那得弄到一大群才成呢。我目前还在等待着。要是我能弄到一大批孤儿,我一定要碾碾他们看。

后来一打听,原来牧师身上也碾得出东西来。据说他们的汁水还特别多。可是,也许孤儿们更容易碾一些哩。 

 

 

  赏析  

作为北美洲继马克·吐温之后最著名的幽默作家,里柯克具有非常独到的见解,并且语言风格犀利,文辞辛辣讽刺,善于揭示生活中的一些不合理现象,在阅读的时候让人不禁莞尔,但又引人深思。这篇《怎样发大财》就是作者讽刺揭露资本家丑恶嘴脸和糜烂奢侈生活的经典力作。

 

文中主要描写的是那些阔佬们是如何聚集财富的,并将这些成功的“秘诀”逐一阐明。

 

首先作者从阔佬的外表开始讲起,总体来说这些阔佬的着装都非常严谨,一丝不苟地将自己包装得光鲜亮丽,即便有灰尘落在衣服上,也会马上有听差为其掸掉。而这些人实质上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他们“那一肚子的学问”,其实都是各种八卦杂志和低俗文章中得来的笑话。他们的饮食也比较讲究,大多只是追求时尚和阔绰,对于佐餐的酒类要求甚高,每日要饮用大量的香槟,并且还要喝加了苏打的苏格兰威士忌。而他们的创业行为也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样高深,他们秉承的信条只是“规模大大的,创办点儿从前没人想过的事”。

 

由此可见,作者虽口口声声说羡慕并学习这些阔佬,但实质上这些都是反语,是在讽刺这些人华而不实和低级趣味。

 

文章后半部分对于阔佬们如何敛财的描写则更加深刻地揭露了这些资本家罪恶贪婪的嘴脸,他们从孤儿寡母身上抢来财产,将这些人放在脚后跟下碾,形象生动地说明了资本家血腥剥削的本质,可谓一针见血,入木三分。

 

选自《最美的散文,世界卷》(《经典读库3》系列).江苏美术出版社

  作者简介  

斯蒂芬·巴特勒·里柯克是著名的加拿大幽默作家,也是加拿大第一位享有世界声誉的作家;在美国,他被认为是继马克·吐温之后最受人欢迎的幽默作家。他于1869年在英格兰汉普郡的斯旺穆尔出生;1876年随父母迁居加拿大并。1891年他在多伦多大学毕业后当了8年中学教员;1899年进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与政治学;1903年获得政治经济学的哲学博士学位,开始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任教,先后担任政治学讲师、政治与历史副教授、政治经济学教授及政治与经济系系主任等职;1936年从教学岗位上退下来,担任该校的名誉教授;1944年在多伦多去世。

 

 文字之美,精神之渊。关注凤凰读书(ifengbook),品读经典好文。

[责任编辑:危幸龄 ]

责任编辑:危幸龄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