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看透亲人有多少良知,一百天足够| 有故事的人


来源:有故事的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许多年后,如果回忆起某些时刻,那些命运决意锤打我们尚显稚嫩的躯体的时刻,用已经成熟的目光去回望有些朦胧的记忆,大概就会像下面这个故事采用的叙述方式一样——疏离感与

图片来源于网络

许多年后,如果回忆起某些时刻,那些命运决意锤打我们尚显稚嫩的躯体的时刻,用已经成熟的目光去回望有些朦胧的记忆,大概就会像下面这个故事采用的叙述方式一样——疏离感与重温感并行,人间悲欢化为一声喟叹,短暂沉浸迅速抽离,继而戛然中止。

看别人的故事是这样,回望自己的人生,不也是这样吗。

“下面的故事发生在我爷爷去世那年,那年我12岁。12岁的我尚未完全懂事,但我却很清楚地明白良知的重要性。我想以我12岁的眼睛和口吻,写出奶奶那那一百天的悲伤与绝望,伯父伯母那一百天里泯灭良知的行径以及一百天的世事无常。” ——作者的话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027个作品

作者: 张威

原标题:《百日良知行》

 

爷爷临终前握着大伯的手,声音虽细弱游丝且含糊不清,但“好好待你娘和小威”这八个字却吐得十分清晰。

上次这样伤心是在六年前,那时我六岁,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离世。我在哭肿双眼的奶奶怀中嚎啕大哭,如现在一样,她的手会时不时地抚摸我的头,“不哭,还有奶奶呢!”粗糙却温暖。

01

头七

头七后大伯终于来了,打着“问候”奶奶的名义。他猛吸一口烟,“小威不能上学了!他大姐,大哥我都快供不起了。”吐出的烟雾与爷爷平时抽的不同,红皮黄山烟是只有来客人时才会被爷爷拿出来。

我低头继续啃着白面馒头,目光暗自投向奶奶,“我不用你给钱,我能供得起小威上学!”爷爷去世这一周来,奶奶的声音第一次不那么低沉。

“你供?你拿什么供?你还以为你还可以像我爷(父亲)活着时那样种那两亩地呀!”大伯站起身,脸上堆满了嫌弃,像极了电视中的不孝儿女。

“轰隆!”,一声闷雷将我手中的馒头惊掉。七月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风不顾树的情绪,肆无忌惮地刮着。奶奶双眼噙着泪,望着她的儿子,“我不种地,我去要饭也会到你家门口!”那个“你”咬得十分清楚。

大伯将烟头狠狠摔在地上,撂下一句“那你好好养着,只要你养他一天,我就不会给你一分钱!”后摔门而去。

外面的乌云已经压得很厚了,小鸡们“咯咯”叫着,似乎在顽强抗议。一场大雨注定要来,但雨后会晴,可人心凉了还会热吗?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馒头,剥去粘上灰尘的皮,就着咸咸的泪水一口一口往下咽。六年前我就知道,不管你有多伤心,泪都不是苦的。就像你不管多伤心,时间都不会走的快一点。

“小威,只要你好好上,我一定会供你上学。”这把摇椅是爷爷生前唯一的消遣玩意,奶奶躺在上面说着爷爷生前经常对我说的话,让我恍如隔世。那时的奶奶会打趣道:“你供他,他以后还不一定养你呢!”这时我都会停下笔,从昏暗的灯光下抬起头,“我的良心没被狗吃掉!”

天气依然炎热,灯光依旧昏暗,只是三人变两人,对话也不同往日。“我一定好好上学。”满墙的奖状此刻看着好刺眼,“也许没有它们我就可以不用上学,奶奶不用和大伯争吵,一切都会回归平静。”我这样想着。

 

02

五七

三十五天后,爷爷种的花生已熟。奶奶拔了一株放在坟前,“花生熟了,可是今年你吃不上喽!”今年的花生粒粒丰满,我能想象出爷爷那黝黑的脸上看到后挂上笑的样子。

一同来上坟的还有堂哥,比我大四岁,强壮有劲,爷爷生前经常对他说:“你可不能让人欺负小威,他是家里最小的!”

“阿爹(爷爷),我会照顾好小威的,你不要挂念。”我的后脑勺被一只手抚摸着,安全感十足。

“你爸那时候和你叔叔小时候也是这样,只是长大了,有自己的家,就忘了曾经有多亲了。”奶奶的眼眶泛红,旁边我父母的墓好像在提醒她:你只有一个儿子了。而这个儿子,现在也不想认她了。

烈日映照着我们三人的身影,我和堂哥一人扶着奶奶的一个胳膊。这事本该我们的父亲做,如今却无一人在身边。所以在我心中,他俩都是不孝子,一个不爱自己的性命,一个不要自己的良知。

“让你去拔花生,你跑去干什么了!”伯母的嗓门是村子中出了名的大,就连聒噪的蝉鸣在这声音面前都逊色很多。她坐在奶奶家门前的桦树下,啃着苹果,面色红润。手中奶奶那如枯枝般的胳膊,着实让人感到心疼。

堂哥没有回答,他清楚,她的母亲在明知故问。“回家!”他试图拉起地上的伯母,却不料被她推开,“你连你妈的话都不听了吗!”

“你闹什么呀!”奶奶的声音有些沙哑,毕竟刚哭了那么久。“小生和我去给他爹上坟了。”

“哼!”伯母突然冷笑了一声,然后快速走向我,将我从奶奶身边拉开。当我回过神来时已经坐在了地上,右胳膊被她狠狠地扯着。“你让小生去上坟,你怎么不像养这个畜生一样养小威!”那张脸上充满了怨恨,咬牙切齿,似乎想把我吃了。

“你疯了吗?”当我闭着眼打算接受伯母的那一巴掌时,我又感受到了那只给我安全感的手。“你又没死,凭什么让我奶养我!”

堂哥推开伯母,将我拉在身后,小声低喃着:“别怕!”

转眼间,门前已经围了一圈的人,“小生他妈,你公公五七你都这么闹,像话吗?”周围的指指点点让伯母无地自容,瞪着堂哥撂下一句,“你回家等着!”后便扬长而去。

“好了!”堂哥拍着我的肩膀,“流汗不流泪的,你忘了?”这话,是爷爷教我们的,只是我很少做到。

我摇摇头,擦去眼泪。“小生,你快回去吧,回去别和你妈顶嘴。”奶奶被邻居扶着,心里十分担心堂哥的处境。

“没事的,她又不会打我。”他用右手抓着后脑勺,衣服的左袖空荡荡晃着。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地走向奶奶面前,“阿奶,对不起!我妈不是人……我……”堂哥扑通跪在地上,抱着奶奶嚎啕大哭。

子不教,父之过。可若自己的母亲良知心丢了,就要断臂的儿子为她弥补吗?

 

03

百日祭

奶奶已经卧床一周了,嘴里不断念叨着;“就这样走了吗?”

对呀,就这样走了吗?那我怎么办?

一个月前伯母将奶奶推倒在地,在医院醒来时,奶奶的右半身就毫无知觉。医生说:“脑血栓突发导致半身不遂,回去买点好吃的,不一定哪天就没了。”

伯父伯母听了医生的话,每天都会买猪蹄、排骨、牛肉……来给奶奶“补身子”。可奶奶除了喝汤,根本吃不下一口,但那些补品倒一点都没剩下。

爷爷过世,膝下只有两个孽子的奶奶因无人照料,自生病来奶奶一直待在医院。因有合作医疗报销医药费,伯母倒一点不担心钱,用她的话来说,“这样还能捞来一个好名声。”望着伯母每天当着医生护士面前装作好儿媳的样子,我多想撕下她的面具让世人看到她的丑陋!

“今天记得给你爷爷上坟。”虽然已经病得糊里糊涂,奶奶还是清楚地记得今天是爷爷的百日祭。

“我和大哥一起去的,他待会来接我。”手中的粥奶奶只喝了几勺便无力下咽。一个月来,她已经消瘦得已经几乎没力气说话,全靠每日输液支撑着。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也许死亡是更好的结果,我不该那么自私地“要求”她强撑着。

“你大哥今天没空,你自己回去上坟吧!”伯母抢过我手中的粥,“我来喂!”以往在医院她都会伪装一下,今天却一反常态,言行十分粗暴。

我望向奶奶,她的目光正盯着窗外偏向正南的太阳,“去吧,不早了,上坟要赶早。”

“我……”

“你什么你,你奶奶的话都不听了,良心呢?”这句话从伯母口中说出来我觉得十分恶心,一个没良知的人竟然在和我谈良心。

从奶奶病床站起身,“我一会就回来,有什么事就叫医生。”轻轻放下奶奶的手,准备离开,我不想让这样的人告诉我什么是孝顺。

“自己都要死了还想着管死人!”离开病房的一刹那,我亲耳听到伯母说出这句话。而这句话,却也“不出意料”地应验了。

一路上,我始终心神不宁,脑袋里始终是伯母那恶狠狠的双眼,与临别时奶奶那苍白的微笑。“我愿用十年寿命换奶奶的康复!”

爷爷坟前的草木开始枯萎,萧瑟的秋风掠过枯草发出“哗哗”的声音。“爷爷,奶奶病了。你看不得她受苦,要把她接走了吗?那把我也带走吧,我不想一个人!”我始终觉得,这里更像我的家,我的父母和爷爷都在这。

我实在心神不宁,心头像着火一样难受。草草祭拜完,便急忙赶了回去,一路祈祷着:奶奶一定不要有事!

然而推开病房门的一刹那,才明白无论想得多么“真实”,现实都会给你一个想不到的“意外”。

“小威,拉我一把,我右半身使不上力!”推开门,伯母半跪在病床边,左手扶着床边,双目紧紧望着我。她的声音极小,走到她身边我才听清楚她说的话。

病床上的奶奶正用左手吃力地拉着她,而门外的护士正两两成群,聊的正欢。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阅读更多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责任编辑:廖艺舟 PN16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