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汪国真是怎样流行起来的? | 星期天文学


来源:三联书情

汪国真是在中国当代诗歌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著名诗人,一生只度过了短暂的59个春秋,却留下了许多传奇。他是一位饱受争议的诗人,一面拥有如火的读者,另一面却遭遇诗坛的冷遇和文学评论界的讥评。上世纪90年代初,“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汪国真的诗”,他的诗曾经创造了中国诗坛最为辉煌的一个时期。媒体将汪国真诗歌在当年引发的全国性热潮称为“汪国真现象”,这个现象持续了长达五年之久,五年之后,诗人并未落寞,一直到他在病床上与世长辞。《遇见·汪国真》经由家属授权,全面记录了汪国真的艺术人生,以及艺术背后的情感世界、真实生活,以丰富的第一手资料还原了汪国真多彩的人生。

*文章节选自《遇见·汪国真》(窦欣平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7-9)。经三联书店授权凤凰读书转载。

年轻时代的汪国真下定专门从事诗歌创作的决心

【一篇文章】

对汪国真的追忆

文 | 窦欣平

◎ 诗人的成名作

1985年,汪国真下定专门从事诗歌创作的决心时,朦胧诗等新潮诗还在走红,但他并不想盲目效仿,而是摸索着自己的风格,努力形成自己的特色。于是,在艺术上,他追求短小,只写20行左右的诗;凝练,做到字斟句酌;深刻,富于哲理的韵味;平易,贴近青年,特别是贴近青年人的生活。在题材和内容上,他不写应景的诗歌,而是关注人类情感上普遍与永恒性的主题,例如爱情、友情、亲情、事业等。汪国真曾想,一百年后仍然会有人失恋,仍然会遇到送别的场合,那么自己的诗就会长久存在。

不过,虽然选择了诗歌作为自己文学创作的既定方向,但成功路上的曲折却是无法避免的。虽然《我微笑着走向生活》在读者中引起了一定的反响,但对于诗坛而言,汪国真依旧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尚不为大多数读者所知晓。

汪国真依旧在不断创作,在写诗、投稿、期待发表的循环中等待,等待更多的人读到他的诗,喜欢他的诗。等待的过程是孤独的,但渐渐地,他的诗越来越多地见诸报端以及期刊的版面,水滴石穿,以往面对不断退稿后的勤奋与坚持,终于积累到了今天的收获。可是,尽管诗作不断问世,也总是有读者的反馈信飞来,但对于汪国真而言,尚未有一首全国闻名的代表作,他本人也未步入知名诗人的行列。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近而立之年的汪国真内心多了一份迷茫,无论是事业还是感情,都没有成功的东西可以证明自己,让他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紧迫感。这种紧迫感来自他的内心,却是所有青年人的共同感受,于是,汪国真想要写下一首诗,既为自己,也为其他面临同样困惑的青年人,解答问题、给予鼓励。很快,汪国真的笔下流淌出了诗歌《热爱生命》的美丽诗句,用文字阐述了他对事业、对爱情、对命运、对人生的感悟——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中

为了促成诗歌的发表,汪国真不仅投稿,有时还会拿着写满诗歌的本子跑去编辑部,向编辑们介绍自己一些作品的构思。然而,工作繁忙的编辑并没有对这个上门自荐的文艺青年给予足够重视,对他的诗作也并不认可,包括那首《热爱生命》。后来,《热爱生命》又被汪国真投往北京、四川等多家期刊,但始终没有发表,直到有一天,汪国真幸运地遇到了欣赏他作品的伯乐。

那是1987年夏日的一天傍晚,妹妹汪玉华如约等到了她的哥哥汪国真。此时的汪玉华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从父母在教育部的家属楼里搬到了自己的新家。她的一位邻居就是时任《追求》杂志副主编的杜卫东,一次偶然的机会,汪玉华向杜卫东提到了自己的哥哥汪国真,并说他是一位诗人。作者与编辑,本来就是相互吸引的协作体。于是,在汪玉华的沟通下,汪国真第一次见到了杜卫东。

走进家门的时候,杜卫东正坐在屋子里纳凉,看见两人走进来便站起身。

“这就是我哥哥汪国真!”汪玉华介绍说。

杜卫东一边伸出手来和汪国真握了握,一边仔细打量着他。这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略显腼腆,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镜片的后面则是一双如秋水一样平静而纯洁的眼睛。

几个人坐下以后,杜卫东问汪国真:“你写诗?”

汪国真很清楚,《追求》杂志是由中国青年出版社主办的一本面向青年读者的文学刊物,作为副主编的杜卫东,接触到的都是有一定影响的作者。在多如繁星的诗人或准诗人大军中,自己尚没有全国知名的诗作,他一定没有读过自己的作品,更不会知道他这个年轻人是谁。但汪国真还是自信而真诚地点点头,微笑着从衬衫的口袋里掏出几页稿纸递了过去:“这是我最近写的几首诗,请指点。”

杜卫东接过去的当口,汪国真又有些腼腆地补充说:“我很喜欢读《追求》,不知道这些诗能不能在《追求》上占一点版面?”

杜卫东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汪国真递过来的几页纸随手翻看着。他的确并不知道汪国真的名字,更没有读过他的诗,所以,面对一个年轻人的自荐,杜卫东并不好回答,只能从他的作品中寻找答案。

那几页纸上是汪国真认真誊写的组诗《年轻的思绪》,其中就有那首《热爱生命》。杜卫东翻看着,竟然被汪国真的诗所吸引,他感到一股清新之风拂面而来,眼前的这些诗不故作高深、不故弄玄虚,而是以白描的手法、质朴的语言来解悟人生、阐发哲理,这些都与《追求》的整体风格刚好一致。

透过杜卫东阅读时的表情,汪国真已经感觉到了希望。的确,杜卫东认可他的诗,并且因为诗的吸引,杜卫东决定打破《追求》杂志不发诗歌的惯例,编发汪国真的组诗《年轻的思绪》。1988年第2期的《追求》杂志上,组诗《年轻的思绪》在显著位置上被推出,其中就包括曾被几次退稿的《热爱生命》。

《追求》杂志将组诗《年轻的思绪》带入了大众的视野,正因为《追求》杂志的刊发,使一些著名的青年类文摘期刊注意到了汪国真的诗。1988年第10期的《青年文摘》转载了组诗《年轻的思绪》,而同一期的《读者文摘》更将《热爱生命》作为卷首语加以转载。这两本杂志都是具有全国影响的文摘期刊,特别是选择将《热爱生命》作为卷首语的《读者文摘》,诞生于1981年4月,是当时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1988年,为进一步扩大读者市场,《读者文摘》进行了分印,以宜人的价格、准确的发行时间,拥有了多达180万的庞大读者群。《热爱生命》在《读者文摘》上一经刊出,立刻在广大读者中间产生了热烈的反响。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汪国真拥有了遍布全国的拥趸,无数青年反复吟咏他的诗、抄录他的诗,记住了他的名字,与此同时,读者的来信如雪片般飞来,数以万计的读者表达着对他的诗歌的喜爱和赞美,《热爱生命》成为汪国真走向辉煌的成名作。

可以说,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充满激情、理想与浪漫的年代,诗歌对青年人的影响远远超过小说等文学形式。作为当时青年人抒发内心情感与理想的最佳手段,写诗已成为那个时代最高雅和最时髦的行为。在无数写诗的青年人中,汪国真能够脱颖而出,完全在于他的诗本身的魅力。汪国真用他的诗轻轻叩开了年轻读者的心扉,让他们从他的诗中获得了一种对自我和生活的感悟与发现。

不过,汪国真也意识到,能够认可、发表自己诗歌的刊物都是一些面对青年的大众杂志,而不是纯文学杂志。这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仔细想来,当时的纯文学杂志正走向高度专业化,有极其复杂的技巧,有独特的语言系统。可是,读者的感受呢?汪国真觉得,诗歌最重要的还是要与读者产生共鸣,既然自己的诗受到了青年读者的欢迎,那么就说明他的创作已经走进了读者的心扉,能够为读者所欣赏,这才是他要执着追求的创作方向。

《热爱生命》成为汪国真走向辉煌的成名作

1988年3月20日的《中国青年报》上,刊发了汪国真的另一首诗《思念》——

我叮咛你的

你说 不会遗忘

你告诉我的

我也 全都珍藏

对于我们来说

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永远不会发黄

相聚的时候 总是很短

期待的时候 总是很长

岁月的溪水边

捡拾起多少闪亮的诗行

如果你要想念我

就望一望天上那

闪烁的繁星

有我寻觅你的

目——光

《思念》刊发后,很快被一家民间文学社团的内部读物转载。一家青年期刊的编辑偶然从文学社团的内部刊物上读到了这首诗,他当时并不知道汪国真是谁,只因为诗好便决定转载。转载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刊物的版面上将《思念》的作者误印成了“汪国英”。因为不熟悉汪国真的名字,无论是编辑还是校对,都没有发现这个谬误,以致刊物面市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段时间,编辑部收到众多读者的来信,都是义愤填膺地指责“汪国英”剽窃汪国真的诗,编辑经过查证,才发现杂志上误将名字印错了,连忙刊登了更正声明,消除了误解。通过这件事,编辑部的编辑们意识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汪国真在读者中很有影响,一首并未在媒体上产生过较大影响的诗,竟然有那么多读者熟悉。而此时,汪国真的成名作《热爱生命》已开始席卷全国。

因为青年读者的欢迎,汪国真的诗越来越多地见诸报纸、期刊。

这些诗中,有引导青年人乐观向上的《我知道》,有劝慰青年人正确面对困难与挫折、选择快乐人生的《假如你不够快乐》,还有鼓励青年人勇敢爱的《只问一声爱吗》……

这首《只问一声爱吗》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后,还曾发生一段促成姻缘的小故事。那是一个县城的青年读者写给杂志社的读者来信,讲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爱情故事。这个青年读者虽然不到30岁,却已是该县县委宣传部长,可以说是县城里的精英。这样一个精英的爱情,无疑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可他喜欢的对象却偏偏不普通,不仅年龄比他大,还是一个单亲妈妈。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传统的保守观念占据了主流,无论如何,这两个人的结合都不会为人们所接受。世俗是一张无形的大网,他们面对家人、朋友的压力和社会舆论的非议异常痛苦,对走向婚姻也充满了疑虑。就在两颗心徘徊、痛苦的时候,他们读到了《中国青年》杂志上刊发的汪国真的诗,就是那首《只问一声爱吗》。他们反复吟咏,觉得这首诗仿佛就来源于他们的经历,写出了他们的感受。于是,他们扪心自问:“爱吗?”当答案是肯定的时候,社会舆论、家庭压力都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们结合了,通过他们的经营,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最终都接纳了他们。如果不是汪国真的诗,或许他们的爱情不会有果实。

为表达对初中老师的感谢之情,汪国真曾写下一首名为《感谢》的诗歌。《感谢》传达了感念之情,感动了无数心怀感恩的读者,其中就包括一位部队里的军官。每次读到《感谢》,这位军官都会心有所动,脑海里浮现出无数在自己人生路上给予过帮助的师长、友人,因为感恩,所以越发积极面对工作、面对生活。然而,不幸的是,这位军官在一次事故中出了意外,虽然保住了生命,却成了一个植物人。他的恋人守护在病床边,眼角挂着泪,却无力唤醒病中的男友。忽然,她想到了汪国真的诗,那首男友患病前最喜欢的《感谢》。于是,她找来一台录音机,伴随着一段深情的音乐,亲口朗诵了汪国真的《感谢》。灌制好的诗歌磁带被带到了病床边,在录音机中流淌而出,日复一日,反复吟咏。忽然有一天,奇迹发生了,她惊喜地发现,病床上男友的眼角流出了泪水——他有了知觉。一首《感谢》,唤醒了病床上的军官,这件事不仅感动了无数认识他们的人,也感动了《感谢》的作者汪国真,令他越发充满激情地去创作能够走进读者心灵的诗。

◎ 开启“汪国真年”

1990年前后,一些青年期刊的编辑先后找到了汪国真,邀请他在杂志上开设专栏。

这是汪国真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但如今却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此后,他开始担任《辽宁青年》《中国青年》《女友》等几家知名期刊的专栏撰稿人。

汪国真很清楚,这些专栏都是因为他的诗受欢迎应运而生的。汪国真记得,当《女友》杂志的负责人崔鹏飞约他开专栏时,他曾经问为什么要给他开设专栏。崔鹏飞回答说,很多读者写信给编辑部,甚至有的读者干脆找上门来,都是表达一个意思,就是希望多看到汪国真的文章。他们甚至把汪国真在其他刊物发表的文章寄过来,推荐《女友》发表。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杂志社自然就重视起来,经过研究,觉得既然这么多读者喜欢汪国真的诗,与其零零散散地发,不如直接开个专栏,所以才找到他。汪国真听了,心里美滋滋的,这种喜悦不仅因为杂志社开设专栏的邀请,更主要的是,他从这件事中感受到了读者的认可。汪国真一直是一个勤奋写稿的人,既然杂志社邀请开设专栏,他没理由拒绝。得到肯定答复以后,崔鹏飞很兴奋,说:“你可以给专栏起几个名字,然后编辑部来定。”于是,汪国真认真地想了几个专栏的名字,比如“一叶白帆”等,很快就转给了杂志社。可第一篇文章发表时,汪国真才发现,编辑部并没有采用他起的那些富含文学色彩的名称,而是返璞归真,以他的名字命名——汪国真专栏。

1990年初,几本青年期刊的个人专栏先后开设,汪国真的诗和散文开始有了定期刊发的阵地,由此架起了汪国真与读者之间稳定而及时的桥梁。他很兴奋,写作较以往更加投入。如果说以前的作品能否发表是个未知数,那么如今的创作则都是有的放矢。汪国真不吸烟,也几乎不沾酒,除了写作之外就没有其他嗜好了,因此,工作之余,他全身心地投入创作。

20世纪90年代初,汪国真开始担任一些知名刊物的专栏撰稿人。图为汪国真(左一)参加《辽宁青年》杂志第二届笔会

可以说,诗的传播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是超乎想象的。正是因为诗的传播与影响,汪国真的第一本诗集出版了。

1990年4月初的一天,部门的同事李世耀找到汪国真,向他引荐了一个人。这个人名叫王鲁豫,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一位博士生,辗转找到汪国真,是为汪国真诗集的出版事宜而来。他转达了学苑出版社一位编辑的合作意愿:希望以最高的稿酬、最快的速度和最好的装帧来出版汪国真的诗集。这个消息对汪国真来说,无疑是十分意外的。出版一本诗集是所有诗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现实的情况是,大多诗集是滞销的,所以,诗人出版诗集的形式无非有两种,其一是作者自费出版,其二是自费包销图书,无论哪种形式,都是诗人承担了图书出版的成本。然而,汪国真听到王鲁豫转达的消息,却与上述两种形式截然不同,对于他这个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部门工作、熟悉出版市场的编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学苑出版社的合作意愿却是真诚的,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

学苑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孟光的妻子是北京太平桥中学的一位英语老师,她发现,学生们有几次在上课时并没有认真听讲,而是在下面偷偷抄着什么东西。于是,一次下课的时候,她就找来几个学生,问他们:“你们上课的时候在抄什么?”学生们告诉她:“抄诗。”老师很意外,又问:“你们抄的是谁的诗?”学生们回答说:“汪国真的诗。”当时老师并不知道汪国真是谁,就很好奇地追问:“他的诗很好吗?”没想到,学生们都笑了,他们告诉老师:“每个学校的学生都在抄他的诗呢。”

一个似乎并不知名的诗人的诗竟然在校园内有如此广泛的流传,这令老师颇感意外。她记下了汪国真的名字,回到家中,便把这件事告诉了在出版社工作的丈夫孟光。孟光听后也很意外,出于职业的敏感,他觉得这么多学生抄这个人的诗,而且那么疯狂,连课也不认真听,如果他的诗集能够出版,很可能就是一本畅销书。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细致的孟光很快做了一些调查,他发现,喜欢汪国真诗的青年读者大有人在,他们一直想买汪国真的诗集却买不到。此外,一个出版界的同行还向他讲述了一段亲身经历。在不久前的一次书市上,出版社的发行人员发现,展位上先后迎来很多目的一致的青年读者。最初来的一个年轻人来到展位问:“有汪国真的诗集吗?”发行人员回答说:“没有。”不一会儿,展位上又来了一个年轻人,还是问:“有汪国真的诗集吗?”原本并未引起注意的发行人员摇摇头,可是在心里揣摩开了,这个汪国真是谁啊?怎么都在找他的诗集呢?这时又走来两个年轻女孩,目光盯着展位上的书,一副寻找的样子,发行人员忍不住问:“是找汪国真的诗集吗?”女孩子一听,以为这里有汪国真的诗集,一下子兴奋极了,连连点头,可是听到的却是发行人员否定的回答,不禁露出了极为失望的表情。看着两个女孩准备离开,充满好奇的发行人员问道:“这个汪国真是谁呀?”两个女孩子听了,瞪大眼睛,十分意外的样子看着他们:“你们连汪国真都不知道?亏你们还是出版社的……”

很少有哪个诗人像汪国真一样,在诗集出版之前就拥有那么多的读者,而读者的需求就是出版社行动的方向。孟光急忙将出版汪国真诗集的想法向出版社领导做了汇报,得到认可后,随即开始寻找汪国真,正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的王鲁豫便起到了桥梁的作用。汪国真爽快地答应了这件事,随后便和学苑出版社的编辑孟光见面、签订协议,一切都进展得快速、顺利。孟光告诉汪国真,出版社十分重视这本书,作者交稿以后,他们争取一个月就完成出版。

接下来的日子里,汪国真开始为诗集忙碌起来,写诗、选诗、誊写,紧张而有序。4月20日,汪国真将齐、清、定的诗稿交付出版社。6月,汪国真的第一部诗集《年轻的潮——汪国真抒情诗选》由学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由此掀起了一股猛烈的“汪国真潮”。

汪国真诗选《年轻的潮》

第一本诗集问世之前,汪国真的抒情诗都是零散发表在不同的期刊、报纸上,却已经以手抄本的形式广泛流传于青年读者之间,收集、摘录、互赠、朗诵,影响巨大。首次结集出版的《年轻的潮——汪国真抒情诗选》首印2万册,很快售罄,同年8月、11月连续两次加印,印数达7万册。此后几年不断加印,累计销售数量超过60万册。其实,诗集刚刚出版的时候,汪国真是心怀忐忑的,甚至担心首印量难以销售出去,毕竟2万册的印量打破了多年来诗集出版的最高印数。于是有一天,汪国真决定亲自去书店看一看。

那是6月的一个下午,汪国真骑着自行车来到了王府井书店。在文学读物的柜台前,他迫不及待地问:“有《年轻的潮》吗?”售货员看了他一眼:“是汪国真的吧?”汪国真点点头。售货员没说话,指了指柜台上面贴着的一个纸条。汪国真这才注意到,因为他刚才太急切,并没有看到那个粘贴在明显位置上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汪国真诗集未到货,何时到货不详。”汪国真心想,这里可是北京数一数二的大书店,出版社怎么还没有将书送到呢?售货员看着汪国真一副不解的样子,就说:“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汪国真是谁啊,书来了以后一下子就卖没了,可是还有很多读者来问,问的人太多了,一个一个回答太麻烦,就挂了个纸条来解答疑问。”汪国真这才明白,并不是自己的诗集还没有销售,而是书店已经脱销了。听到这些,汪国真心满意足,笑呵呵地向售货员致意,离开了王府井书店。

几天之后,出版社的孟光找到汪国真,颇神秘地告诉他:“告诉你,《年轻的潮》火了。”

汪国真笑呵呵地看着他,孟光继续说:“你知道吗?前几天可吓坏我了。”

“吓坏了?”汪国真颇感意外地看着他,“是诗集卖得不好吗?”

孟光摇摇头:“是卖得太好了。”

原来,《年轻的潮》一上市就迎来了销售热潮,读者蜂拥而至,许多书店很快就销售一空。但纷至沓来的读者越来越多,发现书店没有货,却难耐心中的热情,纷纷找到学苑出版社,想在出版社买汪国真的诗集。人多得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几乎把出版社包围了。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这些读者是来买书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慌慌张张地报告了社领导。社领导带着编辑部主任孟光急忙跑出来应对,一了解才知道,这些读者都是来购买《年轻的潮》的。虚惊过后,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喜出望外,如此火爆的购书热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孟光意识到,他对汪国真的判断没有错,实践证明,这本诗集已经一炮而红了。

1990年6月,汪国真第一部诗集《年轻的潮——汪国真抒情诗选》出版后,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汪国真热”。

面对热情高涨的读者,一些书店纷纷通过学苑出版社安排了汪国真的签售活动。每一次签售活动,都会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读者。这样火爆的场面不仅出现在北京、天津、东北等北方城市,即使是汪国真从未有过接触的上海,读者同样对诗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诚,上午两个小时的签售时间,4000多册图书一售而空。书已售光,却还有很多读者在排队。《新民晚报》记者真实地记录下了汪国真签售《年轻的潮》时的情景。

尽管细雨迷蒙,昨天一早就有无数读者在书店门口恭候,那份神情不亚于费翔和谭咏麟的崇拜者。临近9时,店门刚一打开,事先得到消息的读者涌进书店,清一色的俊男靓女,清一色的梦幻年纪,幸亏书店有经验,有意识地堵住了一些通道口,人流自然地在二楼绕上几圈,拐上几个弯,这样一条排队长龙就不费力地形成了,否则玻璃书橱非挤破几个不可。

当汪国真开始签名的时候,记者发现这条长龙总共拐了9个弯,穿过了20多根柱子,几乎把书店二楼每一个空间都填满了,有二三百米长,约有数千人。经理说,在南东书店,中国作家为读者所做的众多签名活动中,这是最热烈的一次。

这些诗随着诗集的发行走向了大江南北,进入了千家万户,影响之大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一位女军官告诉汪国真,她在生日之际收到了8份礼物,全是他的诗集《年轻的潮》。汪国真在暨南大学读书时的一位女同学,有一天在打扫女儿房间的时候,无意中在床铺垫子下面发现了一本用报纸包了书皮的书。她心里一沉,很担心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受到不健康的书的影响,可是拿起来一看,她却意外地发现,那是一本名为《年轻的潮》的诗集,都快被翻烂了,而作者正是她的大学同学汪国真。大学时期的汪国真内敛低调,因为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诗歌而小有名气,加之勤奋刻苦,同学们都觉得他会在文学领域小有成就,特别是他的诗,只不过,那时同学们觉得他很可能会在诗歌界产生影响,但没想到的是,如今,汪国真的诗已经风靡全国。

被青年读者包围的汪国真

诗集的传播形成了一股汪国真诗的热潮。汪国真的所在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收发室,原来只有一个人值班,因为汪国真的读者来信太多,只得增加到3人。来信的内容无奇不有,有畅谈感想的,有请求指正的,还有求爱的……不管来信的内容如何,汪国真都会抽出时间阅读,因为他知道,虽然只是薄薄的信笺,却饱含着读者的信任与鼓励。

应该说,第一本诗集的出版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不仅使出版界收获了一本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双丰收的好书,也极大地满足了读者的渴求。不过,真正受到震撼的还是当时的诗坛,汪国真的诗集创造了当时国内出版界诗集发行史上的最高记录。媒体有感于“汪国真热”,将1990年称为“汪国真年”。事实上,《年轻的潮》的问世,只是开启了“汪国真年”的辉煌,接下来,还有许多精彩将要在这一年上演……

《遇见·汪国真》 窦欣平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7-09

ISBN: 9787108059246 定价:49.00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 

主编:严彬(微信:larfure)

投稿邮箱:book@ifeng.com(需原创)

[责任编辑:严彬 ]

责任编辑:严彬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